三国:我的初恋是吕绮玲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65章 袁术要攻孙策

  袁术听陈年这么说,神情骤然紧张。

  他是比较怕曹操的。

  他和曹操交过手。

  之前徐州牧陶谦还在世的时候。

  结果,自己和陶谦的联军,都被曹操击败!

  如果,真如陈年所说,曹操还要联合吕布、孙策的话,那自己绝对毫无胜算的道理!

  袁术看向陈年道:“所以,你觉得,朕该怎么做?”

  陈年吐了口气。

  果然,袁术虽然纨绔,但是还不至于蠢死。

  想想也是。

  袁术其实在汉末大乱之前,可也是一方游侠,手底下有很多刺客的。

  历史有记载,袁绍曾经和刘备作战之时,甚至派遣过刺客刺杀刘备。

  不过,刺客见到刘备仁义,对待百姓不像其他诸侯一般残忍,因此没有下手。

  这至少说明,袁术其实还是有些脑子。

  只是,不多。

  可也够分析当前局势了。

  陈年继续道:“办法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保存当前实力,甚至趁曹操南征宛城之时,袁公可以向许都附近出征。”

  “这样,可以逼迫曹操从宛城撤军。”

  “只要有宛城在,曹操就不敢放心全力征讨袁公。”

  “而放弃和我岳父的仇恨,舍弃一个广陵,得到我岳父的同盟,共同对抗曹操,保下袁公全部家业,难道不划算?”

  “再说,广陵是徐州一部分,并不是袁公的领地。”

  “为了这一座郡城,而丢失我岳父这么强大的同盟,实在是不值得。”

  袁术沉默下来,在车辇上度着脚步。

  陈年见状,又道:“还有,袁公,孙策这里,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存在。”

  “如果袁公现在还坚持攻击广陵,到时候,孙策必定进攻濡须港,抢夺庐江,继而北上寿春。”

  “一个庐江郡,难道还不如广陵郡重要?”

  “如果真让孙策抢走了庐江郡,那袁公你就真的四面楚歌了。”

  “北和西有曹操。”

  “东有徐州。”

  “南有孙策。”

  “瓮中捉鳖,何处可逃?”

  袁术停下度脚步,恶狠狠地瞪着陈年道:“别吓唬朕,朕不吃这一套!”

  陈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话说到这份上了。

  袁术还无法取舍,那就是脑子有病了。

  等曹操从宛城回来,首当其冲灭亡的必是袁术。

  袁术沉吟许久。

  终究,他还是立马勒令大军停在原地。

  之后,他让士兵将陈年和陈矫带下车辇到一个单独的角落。

  而他则将他手下数个大将都叫了过来,并且让他们看了曹操和孙策给吕布回的信。

  数个大将面面相觑。

  商议了好一阵,他们也对陈年的看法表示赞同。

  袁术这才再次找来陈年和陈矫,确定了只要他愿意放弃进攻广陵,吕布则放弃和曹操、孙策的同盟。

  当天晚上,袁术甚至放陈矫回江都,明日让吕布来相见,双方签下同盟协议。

  而陈年,则留在袁术大军中充当人质。

  陈矫赶回江都,诉说了陈年和袁术的谈判。

  陈宫和吕布都颇为震惊。

  他们之前着实是不相信陈年能够游说袁术进攻广陵成功的。

  毕竟,袁术此次可是出动十万大军。

  这中间消耗的粮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袁术不拿点好处回去,怎么可能撤兵?

  却没有想到,陈年居然做到了。

  次日黎明,吕布留陈宫守城,他亲自带着陈矫和三百铁骑赶往和袁术相会。

  两人在袁术大军前三里处的空地上签下了同盟协议。

  袁术放弃进攻广陵,并且承认广陵是吕布领地。

  而吕布则和袁术同盟,并且放弃和曹操、孙策联合。

  双方签订同盟协议后,各自撤军。

  袁术却没有立马回寿春!

  却也没有听陈年的,直接往陈国进攻,然后进攻许都。

  他带着三万将士回寿春,并且向陈国的王发出邀请,邀请对方来寿春会面。

  同时,勒令纪灵为统帅,率领七万大军,从濡须港出发,直攻吴郡区阿港口!

  之前他一直放任孙策不管,那是因为他以为孙策不敢背叛他。

  孙策进攻江东得到的领地,也是他袁术的。

  如今却发现,孙策早已经有叛变之心,竟然妄图联盟曹操和吕布,合围自己!

  甚至,想要趁自己进攻吕布之时,偷取庐江。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年和吕布看着纪灵率领着大军朝着濡须港浩浩荡荡进去,都松了口气。

  两人目送袁术带着三万将士离开之后,才往江都折返。

  吕布看向陈年道:“女婿,我们要不要出兵区阿?”

  陈年摆了摆手道:“我们出兵过去作甚?”

  吕布一脸不解道:“我们和袁术同盟,自然是要帮他啊!”

  陈年有些无言以对。

  这吕布,还是太单纯了一些。

  这个乱世,所谓同盟算什么玩意?

  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

  大家都有共同利益之时,那自然遵照同盟协议,互不侵犯。

  可如果没有共同利益,那这同盟协议就是个屁!

  陈年耐心道:“我们现在全力发展徐州!”

  “趁曹操、袁术和孙策打得不可开交之时,我们打造各种兵器给三方。”

  “同时,以低价购买粮草,高价出售给这三方。”

  “打仗消耗最多的,就是粮草和兵器了。”

  “用这三方购买到的钱资,我们快速武装自己的军队。”

  “而且,我们始终要保证,这三方都保持一个相对稳定,不断争斗的局势。”

  “一旦有一方式微,甚至要被灭,我们就要暗中相助。”

  “只有他们互相争斗,我们才能更加增强自己,而不至于被灭。”

  吕布一个头两个大道:“太复杂!什么弯弯绕绕的,不能整简单一些?”

  陈年哭笑不得道:“岳父,想要称霸,只能这样。什么都简单,那天下不早就注定是谁家的吗?还要争斗什么?”

  顿了顿,陈年又认真道:“岳父你不擅长这个,无所谓,听我的,听陈公的。这些,由我们来做。而岳父你,只需要做好两件事情即可。”

  吕布疑惑道:“哪两件?”

  陈年举起一根手指道:“一,相信我,相信陈公。”

  “你是我岳父,我的长子跟着岳父你姓吕,是吕家血脉。”

  “不管发生何事,岳父你都要相信,我不会去坑自己家人,不会坑自己孩子。”

  吕布点了点头。

  陈年举起第二根手指道:“二,岳父全力训练将士。”

  “智谋不是岳父你所擅长,但是,岳父对练兵很有一套。”

  “训练将士,将来统兵作战,这个岳父来管就行。”

川崎于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