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国倾城的少爷是女扮男装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章就跑了五公里

  次日一早

  莫言还在睡觉,外面响起铃声

  应该是起床铃,他们该起来训练了,莫言烦躁的把被子拉过头,想以此隔绝外面的声音,但并没有什么用

  啊,艹,服了,熟悉莫言的人都知道,莫言有急重的起床气,上辈子除了祁容,任何人敢打扰莫言睡觉,都免不了一顿揍,最轻的都得在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

  莫言被铃声彻底吵醒,眼底的猩红还没有褪去

  莫言愣了愣,压下体内的暴躁因子,走到卫生间,看着镜子里漂亮的小人眼底的红色

  “艹”

  莫言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然后捧起水,洗了把脸,过了一会儿,莫言眼底的猩红褪去,又变回了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孩

  莫言没有衣服换,所以穿的还是昨天的那一身,外套被莫言扔到地上

  莫言走过去捡起外套,放在单人沙发上

  顺了顺自己拿不安分的头发,总有一两根显眼包头发吊呆的翘起来

  这时候门也被敲响

  莫言走过去把电子方块收了回去,打开门,看见傅沐琛一身训练服,手里面还拿着好几套训练服

  傅沐琛把那些训练服递给莫言

  “以后你跟他们一起训练,穿跟他们一样的训练服”

  “哦,好的”

  莫言冲傅沐琛甜甜一笑

  拿过衣服后,关上门,走进卫生间换衣服

  傅沐琛昨天想了想,不管自己到底是什么想法,都得等小孩成年了再说

  莫言换好衣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帅气的歪了歪头,眼神一变,瞬间变成了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

  走出卫生间又变回了昨天的安静美少年

  走出房间关上门,莫言发现傅沐琛在接电话等自己

  莫言走过去,就静静的等着他打电话,傅沐琛见人出来了,摸了摸莫言的头

  发现手感特别好,软软的,很蓬松

  莫言听得到电话的内容

  “不是,你真的同意了”

  “嗯”

  “艹,你什么身份,你什么脾气,居然能同意”

  “嗯”

  “你能不能换个字回答我”

  “哦”

  “算了算了,把我弟照顾好,别老让他受伤”

  “嗯”

  “挂了挂了”

  傅沐琛挂了电话,把手机收进兜里,带着莫言往训练场走去

  傅沐琛注意到莫言手上的手链,但没有说什么

  傅沐琛时不时就看一眼莫言,生怕小孩丢了似的

  路上傅沐琛找话题和莫言聊天

  “昨晚睡得好不好”

  莫言懒懒的回答

  “还行”

  莫言内心已经没有多大变化了,昨天让她已经明白了

  死对头跟传闻中的不一样,不需要惊讶了,管他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又不管自己的事

  到了训练场,很多人已经开始进行跑步,后到的自觉做完俯卧撑在加入跑步的队伍

  傅沐琛朝莫言伸出手

  “手机,上缴”

  不是吧,真的训练啊,不知道可不可以偷懒

  莫言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手机教给傅沐琛

  “江意景,过来”

  江意景从队伍里走出来

  “老大”

  古关和左影偷偷往这边瞟,保持着第一线吃瓜

  操场的大多数人也看清了莫言,纷纷内心感叹这个小少年的漂亮

  “你带着他跑”

  “是,老大”

  “那个怎么称呼”

  “我叫莫言”

  莫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莫言,跟我走吧”

  莫言跟上江意景开始跑步,莫言保持着跟着队伍要掉不掉的样子

  跑了大概五公里,热身完成

  休息两分钟

  莫言直接倒在地上,天呐,累,上辈子就拼死拼活的训练,这辈子想偷懒都不行

  幸好这具身体以前的主人有锻炼,居然还有马甲线,不至于那么狼狈不堪

  古关和江意景两人一人带着一队训练,莫言是跟着江意景的二队一起训练

  但莫言看着这泥潭,下不去腿啊

  她是个女的啊,下去了可能就会暴露了

  还有就是自己有着轻微洁癖,能不脏就不能脏,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让自己不要触碰这些

  江意景见莫言迟迟不肯下去,以为他不敢

  “二少爷,这没什么的,不用怕啊”

  莫言回头看江意景,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莫言求助的看向站在阴凉处监督训练的傅沐琛

  她才不想进泥潭

  傅沐琛看到了,有些心疼,于是冲莫言摆摆手,让他过来

  莫言瞬间挂上笑脸,跑了过去

  傅沐琛丢给莫言一瓶护手霜

  “擦擦,别晒伤了”

  莫言擦完后迟迟不肯过去

  傅沐琛就看着莫言蹲在自己脚边耍赖

  莫言仰起头,可怜巴巴的望着傅沐琛,扯了扯傅沐琛的裤腿

  “哥~哥~我不想训练嘛~好累”

  本来傅沐琛听见莫言叫他哥哥还挺开心的,但一想到昨天他也是这么叫姜旭哥哥,就想知道谁教他这么叫人的,见到人就叫哥哥姐姐的

  傅沐琛蹲下来,掐着莫言的下巴

  “谁教你这么叫人的,嗯”

  莫言被掐得疼,湿了眼眶

  “哥哥,疼”

  傅沐琛反应过来,松了掐着莫言的手,看着白皙的小脸蛋上留下了红痕

  “啧,细皮嫩肉的”

  然后警告莫言不能乱价别人哥哥

  “不要随便这么叫知道吗”

  莫言不回答,她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对傅沐琛的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莫言做了下来,摸着自己的脸蛋,好好的一张脸他这么舍得

  不论如何,莫言铁了心,反正就是不愿意去训练

  傅沐琛也没有反对,跟着他们这群老兵训练确实挺为难他的

  到时候开学了,就有新人过来,到时候在让小孩跟着他们一起学习,一起训练

  莫言就跑了五公里,然后就什么也没有干了,就坐在傅沐琛旁边看他们训练

  训练的人老是往莫言这边瞟,眼底就写着羡慕两字

  但同时都没有想不训练的想法,他们到时候是会经历战争的,不训练跟送死没区别

  他们昨天都传遍了,莫言是莫家从小宠到底的宝贝,送过来只是为了让她学点保护知识

  不会参加什么危险活动

  在过十几天,就又会有新人过来报道了,估计到时候小少爷得去新人训练区去训练,这边的训练区不适合他

谢奈北是只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