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半仙归来的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6、京都:修行圣地

  杜衡在床前静待天明,但那颗躁动的心确始终没能平静下来。

  “沐青黛居然还有那么大的来头,平时也没暴露啊,她究竟是什么来头啊?”想到这,杜衡一阵头疼,“唉,可惜,我这一身实力不能暴露!如此,倒是我高攀了啊。”

  今夜洛城的月光格外皎洁,让杜衡想起了苏轼与张怀民间的故事,现在的“怀明”也是亦未寝啊!

  恋爱是会让人失智的,哪怕是已经成为半仙的杜衡在这方面亦是没能避免……

  他在构思着明天见面要准备的诗词,在幼儿时期被提点过一句的他明白,该拿出点带有“思念”与“盼望”之类的带有儿女情长的情诗才能精准的触人心弦,

  可那首“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却被杜衡早早拿去献给了母亲……

  杜衡现在算是知道他当时的行为有多尴尬了,诗不达意啊。想到当时母亲拿到诗时那震惊而古怪的眼神,杜衡颇感无奈。

  第二首被杜衡想起的是王维的《相思》,那颗王维诗里红豆可是在地球风靡一时,连影帝都做不到那么演啊!隔了千年的红豆给世人上了一课。

  只是,“它”已经被杜衡在诗词大会上给用了啊!杜衡此刻只感到抓狂“我当时怎么就那么贱啊!”

  确实,当时对她避之如虎,现在对她却是爱之入骨……

  谁又能想到,回首过往,想起少女那种种行为,杜衡的心中对她有何其深厚的爱意。

  当年少的行为被抽丝剥茧后,一切目的都浮出水面,而所做的这些,只是因为那时的怦然心动……

  想到王维,杜衡只有敬佩,与他同一时期的李白还在翘课游玩到河边听得那句“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时,

  王维就已经写下了那首《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了,

  成年后的杜衡对这首诗并无更深的理解,但唯独蓝星有了家人后,在灵界的杜衡才知道那“遍插茱萸少一人。”的深意……

  对了,想到李白,杜衡想起了“小李杜”,商隐啊,对不住了哈,杜衡在心中道了声歉。

  “系统,上香炉!”杜衡在心中喝到。

  “叮,沉香炉已送到,上好的灵香也给你带来了。”被冷落了半天系统终于出现。

  手里抓着三根香,杜衡开始了他的祭拜……

  系统这时看到这千年未做过的行为再次出现,想起他上一次的祭拜暗笑,

  当时他说的话深入系统之心:

  “杜甫您老人家啊,我在这蓝星要是不写诗可能有生命危险,你就看在我们是本家兄弟的份子上,让我抄抄您的诗吧?

  您老人家放心,我杜衡是不会让我们中华传统古诗在蓝星上落没的!

  何况,在地球上我可能还有您身上的血脉呢,所以您放心,蓝星上杜家的振兴就靠我了,作为杜家目前的中兴之主,我定不失您的厚望!”

  系统当时觉得我要是杜甫听到这话后非得被气死不可,“老子怎么可能会有这样不要脸的后代?”

  而当时的杜衡拜完杜甫后并未结束,而是顺带祭拜起了李白他们那些被杜衡抄过诗的诗人们:

  “太白兄啊,我给你商量个事呗……”

  杜衡此刻开始了重操旧业,几经斟酌后对着香炉开口道:

  “商隐兄啊,你的《锦瑟》写的确实是好啊,那‘一弦一柱思华年’没动琴弦一下,我那颗心也被同时波动……

  看到这份共情上,您不妨吧诗让我抄抄吧?您为晚唐中兴而努力,我为蓝星诗词‘中兴’而奋斗啊……

  您瞧,您的诗词在我心中如涛涛江水滚滚来,一浪一浪又一浪,一浪更比一浪高!

  我在万般敬佩之下借您的诗,实属无奈之举,我也是为了自己的‘感情’啊!……”

  祭拜完后,杜衡心满意足的点点头,

  “李商隐的情诗可谓是千古一绝,这次我可不会再翻车了!”杜衡在心中暗道并盘算着

  “这次就想起《锦瑟》与《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两首,不过这次交差应该是够了的,至于《无题》系列还有不少,唉,只是暂时想不起来啊!”

  杜衡心里也很无奈,在地球看过记过的诗太多了,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更多诗句啊!

  “对了,还有礼物。”杜衡突然想起,“这次差点又翻车了啊。”

  “送钱什么的还是算了,太俗了,

  衣服?算了,她除了我选的那些衣服可能穿什么都好看……

  送一架琴之类的乐器?不,等到时见面我手里突然变出这类东西,对她来说可能就不是惊喜而是惊吓了……”

  为了扩大选择面,杜衡进入了系统空间,而后看着眼前这在灵界千年积蓄近万的储物戒指,陷入了沉思……

  最后杜衡还是选择了一个俗礼物——将一块上品灵石切割打磨成一小块晶体,并在其中布下一个小型聚灵阵,而后系上细绳,一个可以作用于修行的吊坠便成了。

  杜衡看着这精致的吊坠,脑海中浮现那句歌词,谁还没点副业啊!“窗外的雨滴滴答答连续三天三夜都还在下……”

  咳咳,是在心想我的这些东西要是流入市场,修行一类的辅助用品怕是会被我给全包了。

  “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境界了,这东西她应该会喜欢的吧?”

  处理完感情上的事情,杜衡终于开始干起了灵界归来蓝星后的第一件正事。

  飞到高空,杜衡喝到:

  “看我分身,忍法·大苟狗分身术。”杜衡使用来自系统与大道联名的分身术,分出三千个分身。

  “唉,境界被压的太低了啊,元婴修为不过只能分身三千,如若我还是是半仙修为,单是分身就能塞满目前的蓝星地表!不过三千个也够用了。”杜衡感叹着。

  “大天苟分身法作为杜衡大道第一个创立的神通,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

  哪怕是本体破碎,但只要还有一个分身存在,使用者也能靠着分身继续存活。”杜衡在保命方面可是下了血本的。

  至于为什么它会和系统联名,杜衡只能说呵呵了,

  在灵界,当杜衡还是个化神期小修士时,看到一个童颜的老怪物,

  第一次见到驻颜如此有方的人,杜衡盯着他好一会才感慨道:

  “咳咳,这人可真是可怜啊,境界虽然不知,但一看这相貌就明白一把年纪了还难以经历男女之事。

  可怜他啊,修个仙而已就这般绝了后,看这想来应该不过花生米般的大小,倒是不如去佛门……”

  “你说什么!”未等杜衡将话说完,那童颜老者直接怒喝,散发出来的一身修为竟然达到合体境后期!

  他这模样被别人看到从来只有羡慕或同辈嘲笑他一把年纪童颜模样好不知羞。

  可杜衡却是第一个在这方面嘲讽他的!

  作为八岁筑基后就基本保持相貌的天才,后来他又吃过一延寿驻颜神药成了六岁模样。

  虽然修为有成但却只能看着那花生米小兄弟默默自卑!

  于是被戳中痛点的他果断对杜衡出手,一身合体修为全出要置杜衡于死地!

  杜衡当时那叫一个冤枉啊,本来想着找到了一个同病相怜的兄弟都不能碰女人,结果却……算了还是赶紧逃命要紧……

  作为化神境的杜衡逃不过去,在系统要求在接受了一个“在灵界苟满千年”任务后,就获得了这门分身法,

  当时化神期一万分身在方圆万里齐出,那老者直接傻了眼,之随手一拍打掉周围杜衡的几个分身之后愤然离去。

  待他走后仅仅失去几个分身杜衡几乎毫发无损。继续苟了百年成为了大乘期修士的杜衡看到他宗门不过他一个合体境感到颇为可怜,想着唇亡齿寒的道理,把他干掉后顺便帮他把宗门一并给灭了,

  为了避免他们被敌对势力打压。在系统的帮助下杜衡甚至还多花了一周时间来斩草除根!

  ……

  杜衡看着三千分身一个念头安排下去,将这些分身的面孔都换掉,他们都可控制实力从通脉到天级宗师不等,平时并不显露过多实力,之后以龙国为主安插在世界各地,并留下一个实力控制在半步天级的分身在身边。

  “以后你就是我的师父了。”杜衡对着一个中年模样的分身笑道“自己撒的谎还是得自己来圆啊!”

  “从今天开始,我们便是逍遥盟的成员了……”

  “逍遥,取自庄子的《逍遥游》,达到一身境界自然功名均无。并与老子一道,只为清静无为,逍遥齐物。”

  成为半仙的杜衡,显然视功名为无物……

  五点时分,天不过蒙蒙亮,杜衡却已经到达了洛城车站上,

  “你自己上车去吧,行李以前都帮你都先运过去了,到时候收拾一下,还有,在学校可别给我惹麻烦出来啊……”父亲虽然嘴里嫌弃,可这为了孩子却早早起床并出来相送的行为如何不是充满爱意。

  父爱总是匿藏于无声的……

  刚刚相见的家人此刻却是又要分离,

  想到刚出家门时父母的嘱托与面对高考紧张学习氛围要去上学的却妹妹早早起床,之后死死缠住自己的行为,许久未经历离别的杜衡心中怅然若失……

  蓝星的高考也并不容易,实力不是一切,文化好的武者大学在文化方面也有巨大要求,

  当然对杜衡这种作弊保送的老贼来说倒是简单不少。

  通往京都的动车终于到了,按照现在灵能电车的速度,从洛城直达京都的动车竟然还要两个时辰!

  “有着灵气的蓝星可真可怕啊,龙国版图竟然涨了那么多!”杜衡心惊着。

  所以面对四个小时的行程,杜衡只能早早来到车站,苦十三的候车党啊……

  “大概要十点才能到京都啊,还是我飞过去的快,不过也不知道蓝星上的京都是什么情况,在网上被吹的神乎其神的。”杜衡在心里想着。

  动车里,杜衡座位周围没有一个同龄人,周围人见他这戴着口罩仍显得脱俗的气质也没有问什么。

  倒是坐在杜衡旁边的一个阿姨似是无心地攀问起来:

  “你这孩子怎么看起来年纪轻轻就往京城去啊?你是第一次去京城吧?是在洛城发展的不好,想去京都找找机会吗?可惜了,不过阿姨看你这气质绝不会是池中之物,将来一定会熬出头的……,

  算了,阿姨我也不是第一次去京城了,在京城有些事得跟你先交代一下,别坏了那边的规矩……”这个热心的阿姨显然有些话多。

  “那个,阿姨,我其实是去上大学的,这半年因为身体原因没能去学校,今天才来得及去报道。”未等她把话说完,杜衡急忙打断她并一口气把话说完。

  “啊?对不起啊,不过小伙子你是京城哪个大学的?成绩应该很好吧?”那阿姨继续问。

  “一般一般,我不过是华夏大学今年的新生。”杜衡谦虚的说着。

  “那正好,阿姨我的女儿也是华夏大学的,不过她比你要大一届,我过来就是为了去看她的,你要不要和阿姨来一起吃个饭?年轻人也好认识认识一下”

  看到那阿姨看女婿一样看自己的眼神,怕是自己答应下来要被查问三代户口,杜衡果断说出:

  “不了,阿姨,我得先去学校报道,下次一定”

  “那流个电话给阿姨吧,你们年轻人多交流交流好啊。”

  我就客套一下你还真就当真了?杜衡无语至极,被迫送出手机号。

  单纯的杜衡却没有知道她一早就看上了这个气质脱俗的“女婿”,想将杜衡拐回家中……

  “对了,阿姨,京城那边的情况和我说说吧,我确实是第一次去那边。”

  ……半个小时后。

  “阿姨,这动车出发的太早了,今天起太早我先补个觉,到了麻烦您叫我一声啊?”

  问完京城情况,杜衡看着对面座位还在找着话题的阿姨,明白再不找个理由退出话题,就会被攀谈一路,想着还剩下三个小时的车程,杜衡赶紧打了个呵欠说道。

  “好好好,你先睡吧,到了以后阿姨会叫你的。”达成目的的阿姨终于消停了下来。

  她看着杜衡闭目养神装作睡着,即便睡相也是那么的好,心里越发对这个自己选中的“女婿”满意。

  京城的情况比杜衡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建国数百年,那边的格局早已定下,除了沐,林,王这御三家外,还有几个一流家族值得杜衡注意。

  “没想到啊,沐青黛她竟然是从作为御三家之首的沐家中出来的啊,看来我这软饭是被迫得吃了。”杜衡心中无奈的说着。

  ……三个小时后,京城车站,

  “说好了以后和阿姨一起吃个饭啊!你们孩子间见个面,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嗯,嗯。”杜衡应下。

  接连四个小时的车程,杜衡身了个懒腰后幽幽走下车,走出车站之后,杜衡开始感受着周围灵气,

  “不愧是京城,即便是车站这一片的灵气也不是洛城能比的!

  难怪龙国的宗师基本都聚集在京城,在这种浓度的灵气长期滋润下,就是普通人都能延年益寿,不愧是号称龙国第一修仙圣地的京城!”

  杜衡在心中感慨着。

  在地球上的京都过去的天气很差,经常有雾霾天气,可在蓝星上的京都却是环境优美灵气充足的一个修行圣地。

  杜衡走出车站,想拦一辆出租车,可就在这时,他看到了车站对面上,一张熟悉的脸正迎面走来……

  “沐青黛?她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来接我去学校?不对啊,这个时间她不应该在上课吗?”杜衡看着脸上带着微笑的少女走来,即便心中疑问,可那颗心仍然在加速跳动着……

爱撸串的侯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