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半仙归来的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7、别让我知道他是谁!

  “你,你怎么来了?”杜衡看着眼前的少女,面色微红的说道。

  沐青黛今天穿搭很是亮眼,少女的脚下穿着一双黑色的靴子,身上穿着一件蓝粉色的裙子,裙子外披着白色的纱衣,如若是九天仙女下了凡尘。

  微风吹过,少女并未绑起的青丝在空中微微飘动,精致的脸上带着丝丝灵气,

  少女仿佛夺走了周围所有的光彩,一起事物在她面前都显得黯淡无光……

  这一幕让杜衡看的出神“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古人诚不欺我。

  “当然是来接你啊,不可以吗?”少女的回答理直气壮,一双桃花眼眨巴着看像杜衡,带着一丝疑惑,仿若是在质问杜衡做错了事一般,她甜美的声音里也没有昨日电话中夹杂的那一丝冰冷……

  杜衡没有在意少女的回答,而是回过神后,看着眼前灵动的少女,拿出了吊坠。

  “感谢沐小姐在百忙之中抽出身来相接,姑娘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只得以一宝物相赠。

  哝,只有此物才配得上你,所以送给你了,修行之道,就在其中。”

  吊坠上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在现在的蓝星上绝对是能让人们抢破头的至宝。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怎么送我那么贵重的东西?你送给我了的话你用什么啊?”

  沐青黛问着,她的家族里也有几件助于修行的法宝,这类物品本就珍贵,跟别提这吊坠散发的灵气是那些物品远不能比的。

  “我就知道你不会收下,这东西是我在外边偶然得到的,而且看,我手上还有一个呢。”杜衡说着从怀里又拿出了一个吊坠,在沐青黛眼前晃了晃。

  “还好老子准备充分啊……”

  “这还是太贵重了。”少女虽被杜衡的行为感动,心里却极为惋惜:

  “这可他第一次主动送我的礼物啊!真该死,为什么他不是以身相许啊,干嘛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啊?这样让我怎么好意思收下?”最终她的理智还是胜过了想要收下的冲动。

  “我说送你就是送你了,你就别推辞了,收下吧。要是你真觉得过意不去,那就好好修炼以后在我作死的时候护着我吧。”杜衡开着玩笑,并直接把吊坠塞到了沐青黛的手上。

  “那就谢谢你了。”

  不过不用你说我都会这样做的,毕竟从小时候开始,你就应该知道,你只有我能欺负!沐青黛在心里说着。

  沐青黛在昨晚想过杜衡看到自己来接他后会做出的行为,想象中他做出的举动,可能有冷漠、害怕、道歉,质疑却唯独没有见到喜欢的人的那种欣喜。于是少女在枕边越想越生气: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才理解人家的意思嘛?真讨厌,这种不清不楚的关系要持续到什么时候?难道他真的打算让女生来告白吗?这个榆木脑袋真该死啊!”

  可是想过种种可能,并早已压下心中怒火的少女却唯独没有想过,再见面之后,少年会做出如此举动。

  “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先帮我把这项链带上。而且你也必须戴着,我会不定期检查的,听到了吗?”沐青黛看向杜衡说道。

  “好好好,我这就来帮你戴上,以后随意您来看看它的另一半。”杜衡嘴里开玩笑的说着,可拿着吊坠伸向少女的手却在微微颤抖。

  另一半,沐青黛听到这三个字后有些害羞,“这是在指我们吗?”不过看到杜衡那颤抖着的手,微微发红的脸瞬间恢复,

  “他这是在害怕我吗?难道我在他心里留下的阴影太重了?”沐青黛在心里想着,淡淡的眉头一皱。

  可俯首干着“正事”的杜衡却没能看到这一幕。不然心里肯定会说“她怎么会连皱眉都那么好看啊?”

  少女露出白皙的脖颈很是干净,即便是仰着头,也没有任何的青筋的露出,

  几乎贴着少女的杜衡,强忍着想吻下去种个草莓的冲动,将手伸向少女的颈后。

  鼻子靠近,杜衡闻着少女身上的淡淡香味,想起地球上一句话“如果你能闻到一个人身上的体香,那么这是你的基因选择了那个人……”

  除了这淡淡的幽香,还有少女发丝上好闻的香气传来,

  “你这是在考验干部啊,不过哪个干部是经不住考验的?”

  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杜衡加快速度帮她戴上吊坠,手指在少女的脖子上一触即逝。“这手感真是好啊。”杜衡心中感慨着。

  沐青黛听到少年快速跳动的心声,嘴角微微勾起,刚刚皱着的眉头很快便舒展开来,

  “还好是误会了……”

  沐青黛张开手臂把刚要抬头离开的杜衡一把抱住……

  “啊!你在干什么……”杜衡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被紧紧抱住的他,脸便被一团柔软的东西捂的说不出话来……

  少年沉醉在少女温暖的胸怀之中……

  良久,

  “呜呜呜……,我喘不上气了!”在杜衡的挣扎下,少女才缓缓的松开了手臂。

  “……”

  经历了刚刚的暧昧之后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此刻周围除了两人心脏飞快跳动的声音外,唯有周围树叶被微风扫过的沙沙声……

  “你怎么来了,不用上课的吗?”杜衡率先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我可不用和他们一起上课”沐青黛说着外放出体内的一道灵气后说着。

  “看,黄级大宗师的我都可以做你们的老师了。学校四年的考核我已经早就通过了,

  现在在大学的四年里我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就算是给你们上几堂课都可以,怎么样啊,还在通脉巅峰的杜衡同学?”

  沐青黛没有说出是因为杜衡不在的这半年在学校也没有意义,于是在这半年里拼命修行才争取到了这样的特权。

  “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啊?这速度我们就是乘火箭都追不上啊!”杜衡虽夸张的说着,但心里也确实是大为震惊:

  “哪怕是在灵界,十九岁筑基都算得上是个天才了。”

  “现在带我去学校转转吗?反正我今天也不急着去上课。”杜衡开口问着。

  “嗯,现在才是十点,我们去学校转转然后一起去吃个饭,你下午再去上课没问题吧?”沐青黛问着,一双乌黑的眼睛带着杀气看向杜衡。

  “当然没问题了,那现在赶紧去学校看看吧。”杜衡急忙答应下来,

  “该死,我怎么还会那么害怕她啊?”

  “上车吧。”沐青黛走了几步,来到一辆粉色的车前对杜衡说道。

  半个时辰后,从车内走出的杜衡看着面前豪华至极的校区,心中越发震撼。

  “不愧是龙国第一大学啊!要是没有你带着我,我自己进去铁定会迷路。”杜衡对着沐青黛说着。

  “这是,沐校花?沐校花来学校了!”

  未等沐青黛开口周围的声音便传来。

  “等等,沐冰山旁边的那个男的是谁啊?沐冰山竟然在对他笑哎!”

  “哪里?真的,完了完了,这座冰山怎么就这么化了?我的白月光这么快就这样被别人抢走了?!”

  “你们快看,那个男的好帅啊!”周围喝着奶茶的女孩子注意点与男生们不同,对着旁边的闺蜜说道。

  “是啊,是啊,而且他不仅帅,那气质看着还像是仙人一样。”

  “啊,华夏大学什么这么一号帅哥了?”

  “对啊,他们一定是兄妹吧!”周围的一个男生听到这句话后说着,

  “没错,他们一定是兄妹。”他旁边肯定着。

  “那个,你能不能给我你的电话啊?”一个听到这句话的女生红着脸跑去对杜衡开口道。

  “抱歉,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哦!”沐青黛听到她的话后挽着杜衡的胳膊开口说道。之后便牵着杜衡往学校内走去。

  “啊,对不起,对不起啊。”那女孩在尴尬下红着脸跑开。

  可这一幕直接让周围的人如遭雷击!

  “他们真是情侣啊!”

  一个餐厅里,一个宿舍的兄弟们正在聚餐着,可是气氛却明显有些不对。

  “总之,你如果不收敛收敛,我们也不会和你这个林家大少爷……”

  不过透过餐厅透明的玻璃看到刚刚外面的那一幕,他们的话题却是从刚刚僵持的气氛中转移了。

  “这世道是怎么了?连沐校花这座冰山竟然都化了,我不信,那个男的肯定是被包养的小白脸!”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看到这一幕嘴角一笑,装作愤愤地改口说道。

  “不对吧,他如果是被包养的话,那失的可是沐校花的名声。”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推了推眼镜后理性的开口道。

  “呵呵,广白啊,我看你就是急了,在遗憾怎么被校花被包养的不是你?

  不过看那个男的的相貌,广白你可是比不上他啊!哈哈。”

  “呵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在打击我?”

  第三个男生听出他在指桑骂魁,心中暗自嘀咕。听到这些话后他说话的语气极为冰冷,可在后边几句说的却越发激动。

  “不过我看可他们未必是情侣,我知道,她可不是如此一个随便的人!而这个世上能娶她的也只有我!”

  “咳咳,林旭大儿啊,我知道你从开学起就喜欢上沐校花了,可是人家有和你说过一句话吗?”肤色偏黑的男生看到他把我不高兴写在脸上,继续挑衅着。

  “有啊,半年前,开学的时候,她和我说过,‘这位同学,麻烦请你让一下。’啊。”

  “噗嗤。”那个叫广白突然笑了一声,舔狗舔到最后,只会一无所有啊。

  “抱歉,林旭,不过我们四人宿舍不是少了一个人吗?如果是刚刚那个男生是我们最后一个舍友的话,阁下又当如何应对呢?”

  “余广白!”那个叫林旭的人显然生气了,大声对这位舍友开口。

  “诶,旭哥你急了啊!你不是不相信他们是情侣吗?我想也是,他们一定是兄妹吧?哈哈哈……”皮肤黝黑的男性还在火上浇油。

  “顾决明!你别太过分了!”林旭开口喝到,“砰”的一拍桌子,之后转身愤怒地离开了餐厅。

  “唉,白哥啊,摊上这样一个舍友,真是人生一大悲剧啊,

  平时就仗着家里有人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可人家当好他那个大少不好吗?还tm的来学校俯视我们这些平民,最恶心的是,他竟然的是个不折不扣的舔狗!这反差真的是恶心啊。”

  “决明,别说了,毕竟我们还是一个宿舍的。背后说的话传出去还是不好……”

  “呵呵,一个宿舍的,人家可不这么认为,无非就是对我们的态度稍微好一点,就觉得是对我们的宠幸了,还需要我们懂得感恩呢!

  这半年来我真的受够了!难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闹得不够僵吗?”

  “唉,我也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是林家的少爷呢?京都御三家之一,我们的那点小家产可比不上啊。”余广白再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继续开口:

  “实在不行我们还是搬出去吧?我们合租也没什么困难。”

  “算了,白哥,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不是他搬出去,堂堂林家少爷竟然舍得和我们这些平民住在一起……”

  ……

  校园内的街道上,沐青黛正手里正抓着一串糖葫芦往杜衡的嘴里伸去

  “呐,刚刚拿你当挡箭牌补偿你的。”

  少女虽是这样说着,可牵着杜衡的手却迟迟没有松开。两人也默契的没有提着这件事……

  校园内时不时有人惊叹这如从仙宫中走下凡间的两个如何般配。

  也有认出沐青黛上来询问他们关系的人,每当这时沐青黛都会看着杜衡微笑道:

  “对啊,我们是情侣呢。”

  这样如在热恋期幸福的微笑是造不了假的,

  得知“真相”的人们也都是祝福几句,而后把刚刚偷拍到的照片发到学校论坛美其名曰:

  “看到白月光谈恋爱了,我的心碎了,什么?你的心也碎了?哈哈哈,那真是太好了!”

  果然,悲伤只会从一个人的脸上转移到另一个人的脸上。

  而沐青黛的带着杜衡逛校园的目的正是如此,让别人知道他已经是“名草有主”了,

  “这样下午他去到教室应该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女孩子去招惹他了吧?”想到这些,沐青黛的嘴角又微微上扬……

  校园中的时光无比美好,而却又同样短暂……

  一家西餐厅上,沐青黛将切好的牛排放在杜衡的盘中,

  “吃完饭后你就先去宿舍看看吧,到时候有什么需要的都跟我说,

  如果有哪个不长眼的人招惹你了也要告诉我,在华夏大学还没有人会不给我这个面子!”

  “嗯嗯,”吃着盘里被切好的牛排,杜衡幽幽开口

  “我在大学这份实力也能横着走了,这方面的事就沐大小姐费心了……

  当然,如果遇上打不过的,我一定跟你说,让你帮我揍他们!”

  杜衡说到一半,看到沐青黛那冰冷的眼神急忙改口。

  “你还是抓紧修炼到真罡境吧,到了这个境界,学校里才是没有学生敢招惹你,真罡,是华夏大学教师的最低水准。”

  “真罡而已,我打个喷嚏就到了。”杜衡说道。

  “呵呵,那你倒是表演一个给我看看啊,你要是做到了,我就……”

  “啊嚏。”杜衡突然打了个喷嚏,一身通脉境的气血忽然翻涌,片刻之后,便跨越了通脉,达到真罡,毫无半点瓶颈。

  “你就什么啊?”杜衡看着眼前的少女开口问道。

  “我就向你说一句早就想跟你说的话……”这是少女没能开口说出的话

  “没什么,你吃完了吧?吃完了就赶紧去学校吧。”

  ……

  从车上下来,再次看到华夏大学的校门,杜衡开口道:

  “又要经历一次了啊!开始吧,蓝星上的大学生活!”

  之后,早已经联系完导师知道宿舍号和课程的杜衡,开始迈步向着208训练室走去,

  “也不知道这节实战课会不会有些意思,华夏大学,可别让我失望啊!”

  ……

  这时的校园倒是比上午安静的多,毕竟待会就是下午第一节课了。

  但路上还是有走去教学楼上课的人认出了杜衡,在他们开口询问前跑掉的杜衡只恨自己没有戴上口罩……默默加速向训练场的方向走去。

  如果杜衡选择的是先去宿舍看看的话,就会发现他所在的宿舍中,发生了一件与他有关的大瓜……

  男生608宿舍中,

  “靠,这,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打开手机看着校园论坛刚刚出现火爆的一条条帖子,林旭的脸色越发青铁,

  直到看到一张照片,“怎么可能!”“砰”的一声,林旭一把将手机摔到地上,,原本还算清秀的那张脸此刻却是显得有些扭曲。

  “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原本想打电话让家里人调查这个贱民的林旭,看到地上有些暗的手机只得放下一句狠话。而后在快要熄灭的屏幕上踩了一脚。

  做完这些之后,林旭看了看时间,心中一惊,便面色极为阴冷地跑出宿舍,往训练场的方向赶去。

  ……

  在宿舍地上,那微微发亮的手机的屏幕已经有些碎裂,可在这发裂的屏幕上,一张照片在放大后有些模糊,可却明显能看出那上面两个人极为亮眼。

  那正是沐青黛举着糖葫芦喂着杜衡的一幕,……

  即便画面有些模糊,但照片上,两人脸上洋溢着那幸福的笑容,却是清晰可见,造不了假。

  与他同宿舍的两个人却没能看到这一幕,不然定当大呼痛快……

  校门外,目送着杜衡的背影远去,沐青黛甩了甩发酸的胳膊抱怨道:

  “真是的,人家开了那么久的车也不知道帮忙按一下,真是榆木脑袋。”

  可伸回的手却碰到了胸前的吊坠,少女看到项链后一笑,脸上不见刚刚的惋惜。

  举起吊坠,这时才来得及打量饰品的沐青黛,才发现在灯光下,那颗水晶内还影影透着半句诗:

  “晓看天色暮看云。”

  沐青黛看着这只有半句的诗,心中疑问,“他身上戴着的吊坠上,会有那后半句诗吗?”沐青黛想着,越发期待着下次的见面……

爱撸串的侯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