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半仙归来的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9、原来我小时候听过的故事都是你写的啊。

  杜衡从地上站起来后,看到一个皮肤黝黑身高近一米八的家伙开口向自己问道:

  “我说兄弟,你不会是608宿舍的吧?”

  “巧了,你也是?”杜衡疑惑道。

  顾决明大呼一声:“我靠!”

  “老白你真是神了,连这一句玩笑话都成真了。”

  “我当时真是为了气林旭随口一说。”余广白也震惊道,

  “不过这也是缘分啊,杜衡兄弟,我叫顾决明,这个预言家叫余广白,咱们都是608宿舍的。”

  顾决明一把靠住杜衡的肩膀说道。

  杜衡默默把他的狗爪子从肩膀拍掉:

  “那还真是有缘啊,刚刚的事多有得罪,我只是想这样不会伤到你们。”

  “嗨呀,都过去了,咱们这也是不打不相识嘛。”听到杜衡说刚刚的事,顾决明只为自己原本想做的阴险事感到尴尬。

  然后一扭头看见神色平静的余广白,“这家伙天生就是个干坏事的料!”

  “我们宿舍还有一个林旭,不过我们都跟他和不来。毕竟人家出身高贵嘛。”余广白转移了话题,并伸出了三根手指挥了挥。

  “不过我想他和你应该也是和不来的,毕竟兄弟,他可是你女朋友的头号舔狗啊!”

  顾决明讥讽道,并把上午在餐厅看到杜衡后发生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现在看到论坛上都是关于沐校花和你恋爱的帖子,人家可是巴不得你出事啊,

  不过最近几天除了宿舍和教室,他应该找不了你的麻烦了,你刚刚可是给他扔了个大麻烦!”顾决明最后说道。

  “晦气,怎么宿舍里还有个舔狗啊!”杜衡心里极为嫌弃。

  不过知道学校论坛上被他们霸榜的事,杜衡才发现有点小瞧沐青黛在学校里的影响力了。

  ……

  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杜衡没有去看同学们切磋,而是三人一起说笑着回到了宿舍,只是刚一进们,便被地上的手机吸引了注意。

  “哎呦哟,他应该是刷到你们的帖子后急了,哈哈哈,我就喜欢大少爷恼羞成怒的样子。”顾决明嘲讽了一波,发泄了心中的不满。

  “舔狗不得好死,杜哥你不但杀人还诛心啊!”余广白精辟的总结道。

  “在这待上半年,兄弟们的抗战辛苦了。不过你们就想过搬出去住吗?”杜衡问道。

  在灵界呆了千年,杜衡明白有一个神经病待在身边真的会让人抓狂,他的系统可是一天不来嘲讽自己几句就憋的慌。

  不过说到系统,来到蓝星后这几天它出现的次数倒是越来越少了。

  “是传送过来伤到了本源吗?还是被天道给针对了?”杜衡在心里想着。

  一天之内连续招惹两个世界的天道,这系统可是比他还能作死。不过这段时间系统的安静还是让杜衡感到不习惯。

  “说好的苟一辈子呢,狗儿子系统?可别比我先挂了啊。”

  “喂喂,本系统可没那么容易消失,我不过是被天道给针对了,作为一名成熟的宿主,你也应该学会依靠自己苟下去了!

  这段时间有我大事要干,应该不会出现了。不过以你的实力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系统说完之后就没了声响,杜衡知道能被系统成为大事,一定不会简单,但还是隐隐觉得它在做什么大死……

  “当然想过了,只是觉得就这样走了有些不甘心,学校里的条件可比外面好多了。”顾决明回答道。

  以杜衡的境界做到一心多用并不困难,所以一并听着系统与顾决明的话。

  也是这时,杜衡才注意到,宿舍里貌似有类似聚灵阵的阵法在聚集周围灵气,这里灵气的浓郁程度比学校内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这是学校内的安排,算是激励学生修炼吧。所以我们才不愿意出去住。不然这半年下来我怎么也不可能达到通脉。”余广白怂了怂肩膀无奈的说道。

  “你们倒是能忍,改天带你们去洗脚放松放松啊。”杜衡说着想起了老家地球那边对兄弟的定义。

  一起干过坏事,一起睡过觉,一起导过那啥,一起嫖过……,咳咳。

  “衡哥你不正经啊!我们可是清清白白会能去那种地方玩呢?”顾决明满腔正义的开口,可是他脸上猥琐的笑容可是没能遮下去……

  “不过,我看只是去玩玩的话应该没什么的……”

  “我看还是算了,我余广白发过誓,绝对不能对不起我的未婚妻。”余广白正色道。

  “什么?广白,你竟然有未婚妻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藏的可真严啊?”顾决明大为震撼,

  “难怪白哥你到现在都没有谈恋爱,感情是被安排好了啊!

  罢了罢了,你们就留我一个单身汉吧。”

  但就在这时,杜衡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你这未婚妻不会连你都不知道是谁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我也想知道我的未婚妻是谁啊,上天给我发货发的未免也太慢了。”余广白推了推眼镜后再次开口:

  “既然未婚妻都不存在,那去放松放松也没什么的……”

  “我靠,没想到你们两个都那么闷骚啊。”杜衡心中大惊,默默与这对卧龙凤雏拉开了一点距离……

  ……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此刻的大一(1)班上,众人看到杜衡三人的到来可是轰的炸开。

  听到一声声的一拳超人,杜衡只能说呵呵,老子已经免疫了。

  因为沐青黛的原因,倒是除了王雪见之外真的没有女的来招惹过自己,只是在默默欣赏。

  至于原因嘛,还不是沐青黛开学的时候把他们都揍过一遍了……

  男生里倒是有人羡慕嫉妒杜衡,不过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在暗地里诅咒了……

  杜衡是卡着点过来的,可明明已经要上课了,林旭还是跑过来威胁杜衡道:

  “我知道你也许在这个班里面也许很强,但那又如何,没有女人的帮助你能走到这一步?这半年来你早该去死了!

  她和你本就是云泥之别,如果让我知道你还是缠着她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京城御三家的本事!在京都,可不是什么不知名的阿猫阿狗都能瞎蹦跶的!”

  胡胜与刘卓也在一旁说道:“上一个得罪旭哥的,到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大哥这是给你卖面子,你小子可别不识好歹!”

  “……”杜衡也很无奈啊,我都已经避开你了还过来嘲讽,舔狗都那么可怕的吗?

  不过对付舔狗有对付舔狗的方式,他今天就是杀了人还要诛其心,于是杜衡稍一沉思便开口道:

  “旭哥是吧?好,我听你的,绝对不缠着她了,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那都是她缠着我啊!

  我也很绝望啊!至于御三家的本事,我也是知道的,你瞧瞧当时他们找我的那阵仗,我在地里也得被翻出来啊!

  可也没办法啊,我那天级宗师的师父不放我走啊!这不,作为他唯一的徒弟,我也是失踪了半年才回来。”

  杜衡即表明了他被重视的程度,也适当的暴露了自己的后台,

  天级,林家不是请不出来,但是请来对付这个林家后辈的情敌吧,他们又不是闲的蛋疼……

  “什么,天级的师父?难怪他提升的那么快啊!原来还有天级的一对一指导。”

  周围的同学已经看开了,人帅后台还硬,完全就比不过啊!

  “好,好一个天级的师父,我倒要看看他护不护得住你!”

  林旭遭多次诛心后已经疯狂,不除此人,怕是道心不稳。

  “……”也得亏同学们是从开头听到尾的,不然单看后面几句,还不得脑补出自己仗势欺人,林旭喊出“莫欺少年穷”的画面?

  “算了,还是把他做掉吧,不然这家伙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对自己的家人动手。”

  杜衡心里想着,手指微微一动,对着林旭离开的后背打出一道灵力,最多一周,这位林家大少爷就将成为过去式了……

  林旭放完狠话,带着小弟回到了座位。

  不过他们才刚一落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就拿着教案走了进来,不过他的神色并不太好,显然是听到了刚刚的那些话。

  杜衡一看这位老者,顿时心感不妙,感情自己还认识他啊!

  果然不出他所料,老者放下教案后一扶眼镜,脸色青铁的看向林旭三人那边的座位开口道,

  “京城确实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瞎蹦跶的!不过,你们可能把双方的身份给搞错了,

  杜衡就算是没有这些背景,也能仗着我们这些老家伙在京城里横着走,对吧,小衡?”

  老者说完慈祥的看向杜衡,越发的像是一个长辈关心他的晚辈。

  “什么,这可是王老啊!华夏大学好不容易才请过来的名誉教授,他和杜衡是什么关系?”

  杜衡的同学们又绷不住了,怎么随便一个高层,都能和你扯上点关系啊?

  “王老开玩笑了,我不过就是写过点诗和故事罢了,可不敢顶着您的名声干坏事啊”

  杜衡微笑着回应,知道王老这是怕他受欺负了。

  “什么,杜衡你还会写诗”顾决明hold不住了。

  “略懂略懂。”杜衡谦虚回应。

  今天这堂课我们就来讲讲诗和故事吧,老者开口说道:

  “这第一首诗,是杜衡同学的成名之作,要知道他写这首《古朗月行》的时候,不过只有四岁……”

  说着,屏幕上赫然显示出了全诗。

  “然后第二首,是他第一次上台所作的《春晓》……

  第三首是杜衡他游玩山间所写下的《竹里馆》……”

  王老每说一首,屏幕上便放出诗中内容,后来发现实在是太多了,干脆就直接把《杜公诗词三百首》一书搜索了出来。

  在周围同学的惊呼下,杜衡只能在心中默默祈祷这些诗人别托梦来找自己的麻烦……

  低调不下去了啊!

  但这堂课明显还有大半时间,于是王老直接把杜衡写的故事给扒拉了出来……

  “什么,这些故事是杜衡他写的?”这反应可比知道他写诗的震撼还大!

  “我,我从小就是听着《杜公童话》才睡得着觉的。”一个女孩子害羞的说着。

  “那啥,《一千零一夜》竟然是你写的?我从小就想要有一个能喊一声‘芝麻开门’就打开的秘密基地。”顾决明说着,

  “不过现在倒是迷恋上里面那些黄金了……”

  ……

  诗词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无法共情,可这些故事可都是满满的童年回忆啊!

  “原来小时候我听过的故事是你写的啊!”余广白也说着,

  “我这深情可是听着王子与公主就这样没羞没臊的生活在一起……了以后才练出来的!”

  林旭看着旁边同学如有杀亲之仇的看着自己,脸色越来越差,可却不能发泄,自己这是犯了众怒,

  “可恶,回去我就举报你这个教授,就这样在课堂上吹嘘学生的?成何体统!”

  林旭心中像那些老顽固一般一般骂到。只能想着让这堂课早些结束。

  “可别那么就受不了了啊!我可还有更过分的呢!事情,可是你惹出来的啊。”

  杜衡看着林旭那比吃了那什么还难受的表情,心里暗道。

  听着周围的感慨声,杜衡突然站了起来说道:

  “感谢大家喜欢我的那些故事,今日历经如此一幕,杜某心有所触,特此献上几篇故事……”

  看到杜衡站起来还要搞事,林旭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找人搞死杜衡了……

爱撸串的侯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