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半仙归来的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0、堵我?先和我兄弟唠上几句吧!

  倒也不是杜衡非要搞事,只是神识感受到了林旭这家伙刚刚一直在用手机搞鼓着什么……

  而现在,他叫过来的人已经聚在了校门外,

  “应该不只是林旭摇过来的人,只是这手机换的可真快啊。”杜衡神识在班上一扫,便发现了那两只“老鼠”,

  只见林旭身旁的胡胜与刘卓正在桌底下拿着手机按着什么,往屏幕上一看,只见他们把刚刚一幕添油加醋的发给了一个叫“东叔”的人。

  “搁着演《破冰》呢?林家是靠贩那啥做出来的?”杜衡吐槽道,不过心中还是暗自留意着他们的举动。

  林旭的这两个“小弟”,竟然只是这个“东叔”派来监视他的。也不知林旭知道这件事情后,会作何感想。

  不过在王老“讲课”的半个小时,杜衡便感受到校外起码聚集了二三十个通脉到真罡境的人,杜衡饶是再平静的内心都还是来了火气!

  “如若我真的只有真罡,可能真的要被留下来啊,林旭,很好,这是真想把我给留下啊!正好新仇旧账一起算。”

  这里的旧账自然就是指“杜郎才尽”这个成语的出处了,不过现在拿来当找林旭茬的理由刚刚好……

  待到周围安静下来,杜衡心中冷笑说道:

  “林家无驴,有好事者载入,无可用……

  他日,驴一鸣,虎大骇……断其喉,尽其肉,乃去。”

  听到杜衡以文言文做寓言,王老眼中一亮,一边听一边拿笔记着,

  不过坐着的一些人可听不懂这些,他们是纯靠武学天赋被录取的,谁知道现在有故事都听不懂?这时只能听着旁边的人小声翻译了……

  在说着故事的时候,杜衡在心中暗暗下达指示,一个念头下去,便叫来附近的几个分身,前去监视林家……

  林旭以目前尚存的元婴实力,其实神识完全可以用来监视林家甚至是整个京都的一举一动,不过那样做的话,可就不好玩了……

  好不容易回来,打打杀杀的多不好啊,费心费力,这样的事情让分身去做就行了……

  “泥和尚尚有三分火气,今日,就先拿你林旭开刀吧……”

  一篇《林之驴》结束,王老才后知后觉发现这是一篇寓言,

  不过同学可不管这是什么,而是纷纷往林旭的方向看去。

  “林之驴,你怎么不叫了?”顾决明开口嘲讽,大呼痛快。

  “对啊,林驴技穷,林驴技穷!”班里大半同学开始起哄,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平日里看不惯林旭作风的。

  “你们!很好,我都记住了,给我等着!”林旭大哄着冲出座位,也不顾王老的劝阻就匆匆离开教室……

  若如不是王老他们那辈人他不能得罪,不然今天怎么也得让这些家伙少块骨头,

  不过现在不过是自己演的一出戏罢了,待会,就有杜衡的好看了……

  “旭哥等等我们啊!”胡胜与刘卓说了一句后匆匆赶上……

  “可惜了,背景,天赋,什么都几乎在顶端,可偏偏是个舔狗,还跑去招惹了杜哥啊!”余广白说道,

  想到不过一天,林旭便经历大起落落落落落,余广白暗自发誓今后阴谁都绝对不能再阴杜衡……

  未等王老总结,杜衡又幽幽开口:

  “一日大雪逾京……林家之犬,皆苍黄吠噬狂走者累日,至无雪乃已。

  林犬吠雪非差事……”

  这篇故事倒是早早结束,其中意思倒也符合起了林家。

  人家林家家族内设大阵,族内四季如春,好不奢华……

  这一次,连王老都觉得有些过了,骂林旭可以,自己保得下杜衡,可如果是整个林家的话……

  不行,绝不能让这两篇故事传出去。王老暗自下了决心。

  “同学们,今日杜衡同学不过气愤至极才做此二篇,诸位还是莫要当真……”

  “是,老师,我们就在教室里笑笑……”顾决明憨笑到,那黝黑憨厚的模样,看起来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不过可惜也痛快的是,那篇林驴技穷已经被林旭那卧龙凤雏小弟传了出去,

  不过杜衡说的那个师父,他们可不相信也就没传到那位“东叔”手上……

  ……

  林家某座大厦内,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正在锤这办公桌面。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好一个杜衡,原本还打算让我请过去的两名宗师打手留你一条命的,现在看来,还是算了吧!

  林驴技穷?看来我林家这些年还是太过收敛了,竟然让外人忘了我们的手段了。”

  中年男子正是那位“东叔”,他同时也是林旭的父亲。

  “你帮东叔激励他的儿子,东叔很高兴,但是你惹他生气了,东叔很不喜欢……”

  这是他半小时前说过的话,不过现在?刚刚还有几分的儒雅已然全无,不过发泄完后倒是恢复了神色,并且坐等杜衡身死的好消息……

  ……

  华夏大学校门外,怒气冲冲的林旭前脚刚走出校门,便听到一声“少爷”,于是林旭一喜,便钻入了声音传来的巷子里。

  片刻之后……

  “好啊,不愧是我哥们,你们竟然来的那么快,那么杜衡,你一定会为招惹我林旭的行为而感到后悔的!

  今天兄弟们替我出了这口恶气,晚上咱们一块去喝两个……”

  看到自己的兄弟与保镖数十位通脉以上强者,林旭只为自己的手段感到满意。

  被仇恨冲昏头脑后,心里只有复仇的他,可没想到过杜衡暴出来的某个师父……

  “还有多久?应该快了吧?老子迫不及待的想把他打残了!”

  林旭请来的一个打手迫不及待的问着身旁身旁的林旭。

  “快了,马上就要放学了,待会就能送给全校的学生一个惊喜了,

  哈哈,新人天才杜衡,开学第一天就在校门外被人打残,我看还有谁崇拜他……”

  “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十九岁真罡有多少本事,今天就是黄级宗师过来都得留在这里!”那名真罡巅峰回答道。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就在离他们不远处,那位“东叔”请来的两名宗师,正看着这一切……

  “唉,这位少主还是太沉不住气了,报个仇都亲自下手,还是太年轻啊……”一个矮些的宗师说道。

  “不急,他可是家主看好的继承人,这份天赋还是不错的,

  而且今天这事做好了,将来就算我们武学再无寸进又如何?

  这个未来家主不还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说的好听点,我们可是他的第一批得力下属,那待遇,咳咳咳……”

  另一名宗师说着,对未来充满向往……

  “对啊,所以我们就甘愿当一辈子的狗吗?”

  “当然,等等,你这个榆木脑袋说什么呢?我们这得力下属怎么能说狗呢?”

  他拍了拍胖宗师的脑袋说着。

  “可是,俺刚刚没有说话啊!”那名胖宗师答。

  “对吧,我们怎么会是……等等,你说什么?啊……”

  未等他把话问说完,杜衡的“师父”就将往他们两人的脑袋上各敲了一下……

  “遭了,好像下手太重了一点……”

  杜衡的分身看着他们两个人头顶各有的一个关节大小的伤口说道,

  “不过也就是看着吓人,这伤口也不深啊,又没致命呢?不过也就能让你们昏上几天罢了……真没想到你们那么不抗打……”

  ……

  (1)班教室里,王老上完课后每每都是准时离开,不过这次,他叫上了杜衡。

  “小衡啊,林家最近可能会找你的麻烦,不过需要我带你去吃个饭吗?

  他们林家还不至于不卖老爷子我一个面子,实在不行,我把沐家的那老头儿也给叫上……”

  “不用了,王老,您这好意我心领了,我们年轻人不过就打打哈哈,不劳烦您废这点心,

  不过如果上面那些家伙对我或者我家人下手,那可就麻烦您了!”

  杜衡回答道,不过后面那些也不过是让王老不丢面子,真要是发生了,杜衡能让林家隔天就换上一个家主……

  “这你就放心,如果他们敢拉下脸对你动手,我就是拼了这老命也得给你讨个公道……

  不过小衡啊,你和沐家那位谈恋爱了?如果没有的话,你觉得雪见那姑娘怎么样?我帮你撮合撮合?”

  “不用了,王老,我发过誓这辈子就喜欢青黛她一个女孩子……”杜衡随口就扯来一句深情,

  原本对王老的感动,一想到王雪见那姑娘,就直接化为对她的抵触,他可不想和一个武痴有多大交情……

  想到这,杜衡决定还是不把林旭给打残了。

  “把他那些小弟通通打飞算了,至于林旭?等着让王雪见她慢慢对付去吧……”

  杜衡阴险道,慢悠悠的离开教室,往校门外走去……

  ……

  “遭了,你看那家伙是不是林旭?他竟然敢叫人来校门口堵衡哥!看等会我不去教训他……”

  顾决明说着,掏出了兜里的手机,给杜衡打了个电话,

  不过几息,杜衡便接了电话:

  “衡哥,不好了!林旭那孙子叫了不少人来校门口堵你!我看最弱的都有通脉境!

  你赶紧先在学校里躲躲我和广白过去找你……”

  顾决明匆匆忙忙的说着,视杜衡性命与自己相连……

  “我知道了,现在就去校门口。”

  杜衡说着,心里倒是一喜,

  “这小子能处,回头给他点丹药什么的吧,至少这几天先帮他提升到通脉……”

  “那就好,等等,你过来校门干嘛?!别来送啊衡哥!”

  顾决明急忙说道,生怕慢了一步,就看到杜衡被群殴……

  “不怕,我已经到了,待会让你看看你爸我的一拳超人进化版……”

  杜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只留顾决明拿着电话一脸懵逼的僵在原地。

  “衡哥快要过来了。”顾决明说道。

  “嗯,我已经看到他了。”余广白幽幽的回答。

  “什么?”顾决明还没说完,肩膀便被杜衡拍了一下,

  “好兄弟,待会让你看看真罡巅峰被揍飞的模样!”

  “哥,我没猜错的话,你只是真罡一重吧?”余广白发现了盲点。

  “对啊,今早刚成的。”杜衡回答。

  “那你能打得过真罡巅峰?算我求你了啊大哥,别去送啊!”

  顾决明听到这两人的一问一答,刚刚还有的一丝希望直接散去。

  “走吧,带你们去见见世面,待会一起吃饭去。”

  说着杜衡不由分说的拖着两人就走……

  校门外,

  “大哥,那小子来了,还带着两个兄弟!”

  “呵呵,没事,都是我舍友,待会一块打残,晚上去吃顿好的……”

  林旭特意在舍友二字上咬了重音。

  “他们出来了,快,兄弟们一起上啊!”

  一名通脉巅峰喊到,直接冲到了最前面,好给林旭留个印象……

  “哥,我怕啊!”顾决明看着一片人冲过来,已经双腿发软。

  “不急,他们过不来的。”杜衡慢悠悠的回答。

  只见他们一群人冲到了杜衡的身边,然后

  “哎哟,怎么回事?”

  “什么鬼东西?怎么过不去啊!”

  “……”

  他们吵吵嚷嚷的声音响起,已经急躁不堪。

  “蛙趣,这是什么情况?”顾决明看着一群人被拦在外感到大为震撼,

  不过看到杜衡胸前一个吊坠在微微发亮,就知道这是杜衡的法器能力,于是开口道:

  “衡哥,我就知道你有本事!现在小爷我替你报一嘴之仇!”

  说着顾决明竖起中指对着林旭一群人喊道:

  “你们这些垃圾,和起来都破不了我衡哥的防?回去再喝上几年奶吧……”

  “你这臭小子说什么!”一名真罡红了眼袭来,撞在了看不见的结界上

  然后,顾决明和余广白就看到他飞了出去,飞了出去……

  “这,衡哥还没出那一拳吧?”

  “所以才说这是升级版啊。”余广白替杜衡回答道。

  杜衡只是借着这次机会测试一下自己做的吊坠,

  结果等了半天他们破不了防就算了,连能把他们打死的能量都没攒够……

  “早知道就把那两个黄级宗师留下了。”杜衡在心中叹息道,

  这群家伙除了最开始还卖力砸了结界几下,结果那名真罡飞了以后就没人动手了,

  “害,顾决明的嘴太贱了,晚点再开嘴炮不行吗?”

  杜衡感到惋惜,不过还是说了一句:

  “决明,好好骂,今天让你骂过瘾,最好把他们八辈老祖都骂上一遍,

  明天我给你带一瓶丹药,吃了过后一周内绝对够你冲击通脉……”

  “衡哥你真是我义父,义父放心,今个儿看我把他们祖坟都给说塌掉……”

  顾决明激动着回答道,然后继续开始了对对面的精神攻击……

  余广白看到这一幕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推了推眼镜后,也开始加入了战场……

  ……

  不过片刻,杜衡看着他们把对面三十几个都骂了个遍后,陷入了沉思……

爱撸串的侯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