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半仙归来的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11、以一敌十之勇

  有道是: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杜衡却觉得用来形容这两个兄弟可能再好不过,当然这并不是贬义说杜衡看走了眼……

  而是一个身行高大正直,看起来是黝黑憨厚的老实人模样,

  另一个白静儒雅戴着副眼镜,看着像一个儒雅的白面书生。

  可结果却,一个比一个……算了说兄弟的坏话不好,虽然这是客观评价……

  “可恶,你们有本事的话从那龟壳里出来!看老子不打死你!”一位真罡大骂道。

  “你也知道小爷我出去后被你打啊?哈哈,我就不出去,你来打我啊!

  怕我的反甲了吧?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窝囊样子!”

  顾决明开着嘴炮连连嘲讽,直接把他说蔫了气……

  “可恶啊,一群废物!”林旭在心里骂到,可还是说道:

  “兄弟们,也许他这东西很快就散掉了,

  这防御刚刚真罡巅峰的一位兄弟说过了,怕是至少黄级宗师都破不开。

  这样吧,真罡境的兄弟们用术法轮流攻击,通脉境的先休息着吧。”

  这是林旭与那几个真罡商量过后的决定,所以他不怕被人记恨。

  “听你的旭哥,等会这防御散了我先撕了那两个家伙的嘴!”

  稍远处,杜衡听了林旭的话后心中一喜,对着两人使了个眼色,

  然后装作一慌,故作镇定的开口道:

  “呵呵,林旭,你要是觉得行的话就上吧,这防御可是玄级宗师都破不掉的!”

  林旭看出了杜衡刚刚的表情一变,急忙让兄弟进攻,

  ……

  十分钟后,林旭看着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的杜衡后,心中一喜。

  大声说道:

  “杜衡,撑不住了吧?哈哈,还以为我没发现你神色的不对?我猜猜看你还能撑上多久?

  五分钟?十分钟?等着被我打死吧,这就是得罪我林旭的下场!”

  “呵呵,你本事的话就上吧,连防都破不了的垃圾!”

  杜衡说着还让顾决明竖了个中指……

  ……

  沐青黛原本还握着吊坠在想着杜衡现在在学校做些什么,

  但是很快她就听到手机响起的特别关心提示,

  于是打开手机后就在大学论坛上看到了一个现场直播:

  “震惊?疑似沐校花的男朋友在校门口被林旭压着打……”

  沐青黛看到这个标题后,愤怒的点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画面上,几十个人乌泱泱的围在杜衡身边二十米外。

  来不及看到其它,沐青黛手机差点从手上滑落……

  不过片刻,沐青黛便匆匆的下楼开了车,往华夏大学开去

  “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我说过的,你只有我能欺负的,杜衡!”

  ……

  周围的人群倒是越聚越多,保卫可是却没人上前阻止,

  废话,谁敢和林家作对啊?

  至于保卫那边?林旭早早就打好了招呼,送了不少东西,

  即使学校把他们开了,也能转去林家接着做事,当然,薪资翻上五倍……

  ……

  又是十分钟过去,林旭已经感受到结界的范围缩了一米,而杜衡的脸上以无半点血色……

  “衡哥,要不我们还是跑吧?这样下去你会撑不住的!”顾决明戏精上身,开口说道。

  “其实,跑了以后衡哥我们可以去阴林旭的。”余广白本色出演。

  林旭听到余广白的话不知为何觉得胯下一紧,于是更加下定决心今天留不得他们三个。

  “兄弟们轮流上吧,我看他们还坚持的了多久!”林旭说着率先出了一拳砸在结界上,

  就在身边人准备接他时,去发现预想中林旭被弹飞的一幕并未出现……

  “哈哈,我就说他要撑不住了!兄弟们一起上啊!”林旭说完就发现先前被弹飞的那名真罡冲到了最前面……

  “轰!”的一声,众人合击砸下,

  只见杜衡在结界内“哇”的一声吐口血,而结界则又往里缩了几尺……

  “衡哥真是,准备充分啊!”顾决明对杜衡越发佩服,

  往水杯里装满血浆,这还真是狠人啊!

  余广白看到这一幕,心想高啊,实在是高,学到了,下次就该这么阴人……

  ……

  又是十分钟过去,林旭看着杜衡站立着的双腿已经在微微发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很快了,今日之耻,很快就能报了……

  “杜衡,你要是现在放开这结界跪地求饶,我还能考虑考虑留下你一条腿!”

  “我呸,你也配威胁我衡哥。”顾决明替林旭回答道。

  “你不会以为衡哥就这点本事吧?待会挨揍了别怪物我没提醒你!”

  “呵呵,我等着呢,不过你那衡哥应该要撑不住了吧?”

  林旭说道,又加大了攻击的力度。

  “我倒要看看你待会该怎么收场,毕竟衡哥,可是比我还阴啊!”余广白在心里想着。

  ……

  又是五分钟过去……

  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杜衡终于开口:

  “林旭,大家都是同学,你现在收手还来的及,以后我们各不相犯……”

  未等他把话说完,林旭看到他那都快要站不稳的样子直接嘲讽道:

  “哎呦哟,想要我收手,你先把这东西给撤了,让兄弟们揍你一顿,这事就算过去了,怎么样啊?”

  “呸,不要脸,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就算你是林家的人又怎么样!老子打的就是你!”

  旁边一个通脉境界的学生终于看不下去,直直往林旭一群人这里一冲,

  林旭看到这一幕刚想说一句不知死活,可是现在看到这人形“炮弹”撞来,还是先往旁边一避……

  “靠,给我弄死他!”林旭大哄道。

  “敢拦我们做事,今个就一块收拾收拾你吧。”一个通脉巅峰的家伙说着就往他扑去……

  然而他人还未到,杜衡的声已先至:

  “我一直在想,人人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为什么有些人却是一出生就待在罗马?

  人们说,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最好的出生,我们普通人就该努力去奋斗去与他们的起点齐平……

  可是,为什么这些出生就待在罗马的人,明明就没有做出任何努力,不过是吃了父辈或者更老的祖宗什么的传承罢了。

  他们当中有些人把这份传承越做越强,如同滚雪球一般越发的做大,得到人们的佩服,不愧是某某某的后人……

  当然,这样的人,向来值得尊重,因为他们不只是守财,更是将手上的一切都努力去变得更好。

  但是这些出生就在罗马的人却是不尽如此,他们当中存在有很多像林旭这样的人,

  他们觉得对我们这些平民打一声招呼我们就应该献出更重的谦卑……

  他们觉得我们拥有一些他们认为我们不能得到的东西,就合该被他们抢走……

  ……

  他们始终站在人民的头上说着‘啊,我多伟大!’

  当人们好不容易找到一条上升的道路时,却被他们生生踩碎!

  我思寻了好久,才得到了一个可能骇人听闻的答案。

  为什么他们要来粉碎人们的上升的希望呢?因为这是他们这些纨绔子弟刻在骨子里的害怕!

  他们害怕啊,害怕人们站起来后,达到与他们一般的高度,而那时,不足够让雪球越滚越大的他们会被我们从现在的位置上赶下……

  于是我明白了,没有人,能够延续一个永不衰落的家族,因为会有这些纨绔,生生的毁了他们数辈人越做越大的雪球!

  他们自持拥有这些血脉,便可以俯视人民,

  可却不知,迟早有一日,人民会让他们从背上摔下……

  生而在罗马,不是指他们那高贵的血脉,而是指那可为让传承延续下去的奋斗精神。

  而显然,如同林旭他们这般的畜生,并不拥有这份精神!

  古人云:‘匹夫英雄,当有以一敌十之勇!’

  而今天,我愿舍生去取这个义,生之所在,当是义之所存。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今日杜某为同为白丁的人们,留一首诗,以此诛那纨绔。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今日把君试,谁有不平事?

  杜某今日就以此身,求道义!”

  说完,杜衡“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血,只听周围“噼噼啪啪”的破碎声响起,结界已经彻底消失……

  而结界外,刚刚还在扑向胖子的人已经被震飞……

  “这,这不可能!”林旭说着直接震的昏了过去,

  而他的身边,那些所谓的兄弟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经脉被毁,已然成了废人……

  这是响彻云霄的破碎声,为万千白丁在世间留下了一道光……

  而事情的始作俑者杜衡,已然“昏”了过去……

  “我去,要不要演的这么狠啊!”顾决明在心里震惊着。

  这时,余广白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顾决明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险些惊掉下巴。

  只见一个冷艳的女孩子眼睛微红,匆匆跑过来将杜衡抱起带上了车……

  “高,实在是好,我今后谁也不服就服我衡哥!”顾决明今天已经不是第几次被震撼到了,已经认定当死死抱住杜衡的大腿。

  ……

  而论坛里的直播,却是炸开了锅。

  “这小子谁啊那么猛,兄弟我谁也不服就服他了!敢和林旭作对,这个兄弟我认了!”

  这位网友也是被林旭恶心过的人,想到几个月前,自己不过撞到了他一下,就被他身后的人打了一顿,伤筋动骨一百天,自己被打折的一条腿到现在还没回复好……

  而现在看到林旭被揍,现在正直呼痛快……

  “好一个十年磨一剑,今天倒是砍得好!我就看不惯他们那群纨绔子弟!”

  “那个,我有一个不平事,你能帮我把女澡堂的门给拆了吗?

  要知道,当裸体成为一种真正的艺术时,才是真正的高尚……我现在需要欣赏这艺术,但这墙太……”

  “6,上边那位别太过了啊。”

  “巧了,俺也挺想欣赏这艺术的!”

  ……

  眼看弹幕评论被带偏,一个人忽然来了句:

  “你们看到最后来的那个女生没?那不是沐大校花吗?”

  “诶,等等,直播下面那篇最火的文章好像就是关于他们的!”

  众人后知后觉道。

  于是话题从一个角度偏转到了另一个角度……

  ……

  “若若,你看这个学弟说的好有意思啊!”

  某个女生宿舍内,一个可爱女孩对着最出众的那个女生说道。

  “是挺有意思的,还好我们不是纨绔呢,不然得挨一顿骂了,不过这诗写的倒是有趣……”

  名叫冷若的女生说道,她说话的语气倒是没有姓氏中的那般冰冷……

  “不然改天我们去见见他?也能顺带看看沐家的那个小姐。”

  “还是算了吧,倩倩,他们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参活……”

  “好吧,我还挺想去见见他的,一个男的竟然长得比我还好看……”

  被称作倩倩的女生说道。

  如果学校里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怕是会对杜衡的桃花感到震撼……

  这两女分别是京城白家与冷家两个一流家族的人。

  而在校园内更广为传播的是这两个女的谈了恋爱,所以两人住一个宿舍半夜好那啥……

  这不过是二女厌烦被人纠缠后自己传出去的谎言罢了,住一个宿舍倒也却是是她们关系好。

  不过自从女潼的事情传出去后,效果倒是不错,也没有那些人对她们缠来缠去的……

  不过如果让他人听到她们刚刚的对话,可只会想到杜衡不愧我辈楷模,连性取向都能给揪回来……

  ……

  此时,沐青黛的车上,

  杜衡正躺在副驾驶座上,不过却没有半点虚弱的样子,脸色渐渐的恢复了红润……

  沐青黛看到这一幕,直接把去京都第一医院的方向调转,改为自己家中,

  “真不知道改说你恢复的快呢?还是装的像呢?”

  她在心中道。

  杜衡为了真实性,真的选择了昏上两个时辰,不过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自己身体的恢复速度……

  沐青黛看着昏过去却是像熟睡一般的杜衡,默默靠近路边,停下了车。

  只见旁边的杜衡即便睡着都有那说不出口的美感,

  愣了半响,似是想起了什么,手往杜衡的胸前伸去。

  沐青黛将杜衡身上的吊坠举到眼前,看到那后半句诗:

  “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少女的脸色忽然的一红,将两人身上的吊坠对调。

  “这样才对嘛。”感受着过吊坠上杜衡余留的温度,少女说了一句,然后才重新的开了车……

爱撸串的侯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