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九星独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独行起步(2)

  一群人拱卫着诺克昂博士来到了医疗仓外,现在按照帝国标准历法是深更半夜,但是每个人量身定做作息表都让他们精神饱满。

  “四副被泼了一脸一头实验体碎块啊。”“那可不是,老惨了,换我那种场合直接失禁。”“就是监控没电了,好奇发生了啥”“多亏了他上次的提议,古神项目周围多了几门炮,对该娅造成了致残打击,不然修理的活直接要累死我。”“那块区域是可以直接弹射出去的,根本要不了多余的炮”“我看主管准备的第八套好像不太标准啊,该不会要拿四副来赌了吧”

  “嘘,闭嘴!”

  诺克昂停在了一个床帘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床位前。周围身体状态还不错的都投来目光,想看看谁让舰长亲自来请。

  听着后面跟班群里面的骚动,偶尔听清的两三句让他面色冷上加冷。

  脸色冷归冷,但是仍旧亲自伸手去拉开床帘,去“邀请”他一起来。

  不由的,刚刚古神暴乱那一幕幕划过眼前。

  “诺克昂教授,可能我这么准备有些夸张,但是在我去调查的过程中,大家都告诉我,古神最可怕的是她的无限进化的潜力,带来了极高的恢复能力,如果不能及时在暴动后物理压制住她,用最小的伤害换来最大的控制,那么弹出整个扇区和打开自爆系统将是唯一的选择,作为负责安全的副手,我认为,没有折中项是很危险的。”

  这是一周前,舰桥上演出了一场荒诞剧的那份文件的末尾总结的一段话,虽然这份文件确实戳痛了他的心头肉。

  但是,高级知识分子毕竟是高级知识分子,有人都替他把漏洞堵上了,一个和漏洞大小一模一样的补丁都递到面前了,他自然也不会感情用事。

  认真审阅了一番,不由让他嘴里蹦出了诸如术业有专攻和愚者千虑必有一得之类的话。

  于是便臭着脸安排上了。

  今天早些时候,做完研究并给手下划分好研究项目的他来到了简陋但俱全的舰桥上,巡视一番后,准备前往生活区补个下午茶。

  前脚刚踏出舰桥那双开的,印着舰徽的大门,后脚就听到了舰桥里面刺耳的警报声响起。

  一回头,就透过监控看到自己最宝贝的实验体已经完成了控场,古神的基因十分强大,一波波红色的波纹溢荡,旁边还有几个士兵的死亡回放。

  绝对的秒杀,霸道的控场,惊人的效率。

  诺克昂脑袋里面的杂念一扫而空,目不转睛的盯着主监视器群,在他刚好走到舰长台旁边时候,透过监控看到,自己的宝贝实验体翘二郎腿坐下。

  两个明显是被精神控制的实验室技术人员开始着手解除实验体锁定悬浮在腰部与脖子上的银色弧形控制圈。

  刚解开腰上的,二副接到警报匆匆赶来,抬眼就是舰长放任暴乱头子解开自己身上的禁制,还解开了一大半。

  这?

  “舰长”二副直接看不下去“我们就干看着?”

  像是被点醒了,但又像是一切都在我掌控之中,诺克昂开口:“神经舒缓气体和麻醉气体准备好了吗?”

  下方控制区有个声音应答道:“已经准备好了并且超额准备了十倍,突击队也马上就位,都是选的纯机械队伍,没有智械,最后一组将在20秒后就位。”

  “立刻提前释放标准浓度4倍气体!”

  在下达了这个命令后,诺克昂扭头斜视二副“你还站在这?”

  二副行了一礼,去到了指挥扇区,过会他将指挥突入行动。

  监控中,古神生命体抬头,她能靠直觉感觉到,那个无情的男人,在通过摄像头看她。

  当然,好像也不是太需要直觉,摄像头本身较少,他要是现在不看着自己才有鬼了,外围那几个一起暴乱的低级改造体根本和自己在父亲大人心中的地位根本没有可比性。

  麻醉气体还是晚了一点点,两个被控制的技术员强忍着昏睡感,完成了最后一步,监控中,禁制弧掉在了地上。

  “啪嗒”这是诺克昂在脑海中脑补的,这时候监控并不能传声,大概是之前的冲击将收音设备冲爆了,不论是否有这声音,这一刻还是让他有些发愣。

  监测到舰长站立在台前超过一分钟,舰长台缓缓开始升起,一堆文件簇拥着凯里的文件缓缓靠近教授的胸前。

  屏幕中,古神实验体起身试图避开监控,但是还是不敌睡意缓慢躺倒,也是一片连绵的监控中最后躺倒的活物,睡姿倒是没漏出啥不雅的画面。

  新布置的凯里款漏洞填补器和女武神同屏,反光刺到了诺克昂的眼。根据设计与用途来看,舰船上自带的舰内武器可没有这些新装上的特制武器在威力和范围上精准可控。

  底下,二副声音响起“突击小组,控制自己的单位进入。”

  这时,升降舰长台也升到了最高点。一声微弱的提示音:“钉~”

  诺克昂低头,这是他第一次把目光移开监视器群。

  扫过唯一翻开的文件,仿佛是被下定了某种决心,他开口打断底下的指挥,道:“启动新的系统,让最熟练的操作手操作,打穿所有四肢关键点,还有锁骨......一定要准确,我亲手标位置,不能误差大于一毫米。”

  抬手虚点,调出一张关于实验体细节最少的图,标点时候,诺克昂除了手其他都在颤抖。

  在颤抖之中,几十个点被他准确无误的标出来。

  根据屏幕里面的姿势,能打到的点都标记完毕,当然可能在小腹上留下贯穿伤,尽管诺克昂清楚古神实验体变态的恢复能力,标了出来,但仍旧心如刀割。

  监视器中,几乎是刚确认指令,立马整整齐齐的出现了血洞。下方传来报告声音“已执行完毕,请确认,武器已进入待机。”

  “关上吧”诺克昂声音中也带上了一点点颤抖“应该足够了。”

  鱼贯而入的机械体们,迅速为倒下的改造体带上更严的限制器和为受伤的科研人员输送正常空气并转移他们。

  在机械体靠近最核心的暴乱区域,该娅突然睁开眼,红色的冲击波让要靠近他的机械直接与操作者失联。

  但是显然,这最后的挣扎因为物理层面破坏身体导致运动功能的丧失,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原地死鱼般的蹦跶几下。

  诺克昂感觉每次该娅与地面的拍打都像是撕开自己的心肺然后重新拍在一起。

  一道道红色的浪被推出,但是很快就力竭,红色特效散去,该娅就躺在那,比起刚才唯一的区别就是面目狰狞。

  后续来的机械体抢过前面机械体手中的休眠剂,在发现合金针头难以扎破皮肤后,就立刻顺着血洞灌输。

  通过其中一个机械体的视角,大家都清楚观察到了血洞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愈合了内部。

  底下响起了少许窃窃私语“恢复真快”“幸好采取了极端的措施”“要是刚刚她继续反抗,摧毁了机械体,说不定就要派人进去了”“这还是人类吗”诸如此类,只能让诺克昂的脸色更加臭冷。

  警报解除之后,舰桥声音最大的是诺克昂的喘气,虽然是由于舰长台自带的扩音功能放大了他的喘息压过了所有杂音,所有人感到压抑,底下的窃窃私语也被压小,渐渐趋于虚无,只留下报点和电话交流代码声。

  诺克昂大手一挥“善后工作自行安排,另外本次参与暴乱的实验体全部强制进入深眠,包括古神实验体”

  舰桥双开门缓慢合上,舰长甩给了一众人一个轻微颤抖但是坚定的背影。

  手摸到床帘了,闪回的记忆也就此断开,“走吧凯里,我亲自来操刀你梦寐以求的改造”诺克昂振作起精神,但是刚热起来的脸就贴到昏睡的,满身是血的白腾的冷屁股上。

  诺克昂眉头大皱“他难道累到连激活医疗床自带的清理功能都做不到吗?”

  抬手去翻记录眉头更深了“这里显示他只受到了轻伤,算了,反正过会也是要清理的”

  挥了挥手,后面一群人中后面出来了俩技术员,连人带床一起推走。

  刚被拉开床帘,白腾就醒了,但是他头脑中混沌的感觉还没有消去,于是决定装睡然后静观其变。

  白腾悄咪咪地把眼睁开一条缝,这条,只能看到天花板。耳朵也不敢转动,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随着医疗床浮在诺克昂和他的一大批跟班之间。

  合金材质的天花板倒印出一些画面,一群亮点跟随着一块大的,白色的,有黑色人形轮廓在中央的方形,前面独有一个亮点。

  凯里告诉他,那是走路也不忘在移动数据终端上办公的科研人员。

  凯里也告诉他,这条船上只有舰长一个算人,其他人舰长给脸才是人,不给实验品都不如。

  虽然所有人都是自愿在加入这个部门后自己选择项目、纯自愿进来的,但是奇异的制度导致舰长的权限高的离谱,哪怕是立马让机械卫兵把船炸了这种命令,只要简单的十位确认码,就能立刻执行。

  确认码输错了都没关系,输了十位后点确认照样执行,只是确认一下罢了,避免随口一说或者气上头时候降智自刀。

  所以,被盯上,而且是不好的那种盯上,等于必死局,除非能在舰长非清醒的时候溜到逃生舱走人。

  但是,从一开始到现在,白腾没有任何机会,命运裹挟着他踏在这唯一的道路上。

  话说回来,如果是真正的凯里得到这个机会,怕不是都抱着亲爱的舰长大人冲向了古神实验区了吧。

  虽然凯里不是科研人员,但是对这个的概率还是有一定的了解,他存活几率完全是取决于什么方案。

  最普通的方案,效果最低,百分百成功,百分百存活,但是太低了,不像是强化过。至于更高的,到没有成功可能的方案都有。。。。。。。

  周周转转,进出电梯,借着凯里对飞船的熟悉,白腾判断出,马上就要到了。

  这种像是案板上的鱼肉的感觉十分难受,但是每次经过闸门两侧都能听到清楚的,来自激光武器激活待发的声音,很显然,诺克昂知道了什么,或者,他准备的肯定不是百分百成功的那套。

  突然,医疗床自带台罩升起闭合,麻醉气体直接扑到脸上,医疗床本身的注射通道中针头也尽数伸出。

  眼前最后一幕,舰长弯下腰来,低头俯视他。隔着台罩也能听见那句兴奋话语:“真是隐藏的宝藏啊,以前咋就没发现捏”

  这下好了,真的昏了过去。

  --------------------------

  仿佛充满诗意的海边,或者悠闲的午后,也不知道上一秒的场景是什么,梦的短暂性注定他不会在记忆里面留任何痕迹。

  轻松愉悦的感觉被火山喷发而打破,极致的热麻感觉从表皮向内喷发,这是来自自己神经系统极致的警告将他从沉眠中唤醒,但是并不能控制自己,仿佛单向的信息传输已经到达了神经细胞的极限。

  耳边也传来了诺克昂冷静的指挥:

  “束缚器降低刚性,稳步继续注入试剂。”

  “提高预判肢体挣扎动作精确度,禁用规律总结式预判,必须实时演算,调配更多算力过来”

  “奇怪,怎么好像基因与预设的不符。。。推入速度增加,启用红线标准第七套参数,触碰红线立刻放血,替换维持剂。”

  机械合成音插入“红线已到达,开始介入”带着高频且无变化的提示音。

  仿佛冲淡了麻药,这次挣扎的更加清晰,还能发出痛苦的嘶吼,不过剧烈的嘶吼和挣扎只换来诺克昂更频繁和冰冷的指令。

  各种提示音渐渐和耳鸣还有嘶吼融为一体,白腾感觉自己在离自己的身体远去,所有感觉都在同步减弱,嘶吼也停了,大概是得意识在才能做这种高级挣扎,就像是灵魂渐渐远离,直到感觉不到任何事情。

  从虚无的纯黑之中开始了一幅幅画面闪烁,但是不是凯里或者白腾的死亡回放,而是宇宙壁纸。

  [就像自亘古而存在,时间没有磨灭它反而给了它灵智,然后又赋予了它肉体,再次自视,突然发现,自己是生命体]

  古神的由来?

  [突然,梭状银色物体打破了空而静的宇宙]

  就像进入星空壁纸的屏保电脑弹出了登录界面

  [主炮的蓄能打散了这个奇异的生命]

  登录界面的密码输入框越来越亮,然后进入了,蓝屏。。。。。。

  [和行星相比仿佛沙子般渺小一团物体破散但又保持自己的活性]

  显示屏在蓝屏后四分五裂裂开,但是还能显示。

  [破散之中,溢出了奇异的蓝色弧光]

  显示屏碎块之间冒出了夸张的电弧。

  [蓝色放大沾满屏幕]

  不知道怎么描述,就当是忽然转场。

  [蓝色部分淡化,最后,是一个站在海边的视角,视角下,伸出一只小手,拉向大手,稚嫩的声音从画面底下传来:“妈妈怎么不来”]

  真是割裂的感觉,肯定是融合了两个生命的记忆。

  [一个男人的大脸挤满了镜头:“她去为帝国效力了,过段时候就能回来”前半句还能注视画面,后半句目光明显游离。]

  那时候就献祭了是吧?出生啊!

  [画面突然加速,直接快到看不懂了]

  不是,就这记忆印象最深啊?

  [画面静止,一片黑暗中,无影灯光照亮了对面该娅-维克,突然睁眼]

  被注视的感觉袭来,宛若利剑贯穿,紧随其后,是一种复杂的欲望涌来,虽然不知道欲望包含什么,但是它的源头所在却和涌来的感觉一样清晰。

  细品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对我的欲望到底是什么?

  捕食

  这让白腾产生了如图遇到天敌的恐惧,但是很快就被跌落的感觉掩盖。

  当然,高级的智慧生命不可能沉浸在低级的恐惧中无法自拔。

  跌到底了,悬浮在培养中的白腾如同刚刚看到的该娅一样,瞪开了双眼。

  不能说如同,因为该娅在也和他睁眼的同时间,睁眼!

狈头军师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