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力者和他的玫瑰色青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章 入学

  四月,初春。

  天王寺打着哈欠结束了洗漱,开始准备早饭。

  他搬进这座房屋半个月了,也已经开始习惯这懒散的生活。

  随着平底锅内的煎蛋散发出香味,天王寺也从早晨的困倦中渐渐清醒。

  啊,还有一件事要做啊。

  将两份煎蛋倒进盘子里,天王寺才想起来还有一件事没做。

  懒散、平和的生活能够习惯,但是叫那位大小姐起床什么的……

  天王寺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习惯不了。

  来到二楼,轻轻敲门,没有回应。

  和昨天、前天、大前天,以及之前半个月一样的情况。

  “白羽同学?白羽?白羽瞳美!”

  毫无反应。

  也在天王寺的预料之内。

  “白羽同学,我要进来了。”

  轻轻扭动门把手,卧室并没有锁门,这也是白羽瞳美本人的强烈要求。

  “早上根本起不来,所以天王寺一定要来叫我啊!”

  房间里,用凌乱二字来形容都算过于温柔的光景看得天王寺直皱眉头,避开随手扔在地板上的内衣与常服,直接放着脚步走到了床前。

  “……啧。”

  不得不承认,即使是房间乱到了天王寺几乎不能忍受的地步,在看到这副景象时,他的心跳还是不争气地加速了几分。

  睡相很差的少女如八爪鱼缠在她心爱的抱枕上,散乱的白发下,精致的脸庞上带着宁静的微笑,似乎梦到了什么美梦,微微敞开的胸口里,少女发育的象征正散发出强烈的存在感,再往下,短裤样式的睡裤根本遮挡不住白到耀眼的大腿。

  深呼吸,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天王寺轻轻推搡了下能碰的部位。

  “白羽同学,起床吃饭了,今天是开学日,我们得去学校的。”

  “唔…再睡五分钟……”

  过于经典的赖床借口。

  白羽瞳美也说过这种时候该怎么处理。

  天王寺轻轻拿住白羽瞳美怀中抱枕的上端,然后,猛地一抽!

  “大姨妈!”

  在将神情中满怀智慧之意的抱枕抽走之后,白羽瞳美直接跳了起来,蓝色眼瞳里依旧迷糊,却盯着天王寺死死不放。

  准确地说,是看着天王寺手中的抱枕死死不放。

  “醒了就去洗漱吧,早饭刚做好,洗漱完温度应该刚刚好。”

  将抱枕轻轻放下,天王寺迅速离开了房间,无他,只是现在的白羽同学对男人的刺激太强了。

  天王寺有些承受不住。

  几分钟后,依旧一身睡衣的白羽瞳美来到餐桌旁,看着桌子上散发着香味的早餐,两眼发光。

  “天王寺的手艺怎么这么好,明明是个男生欸?”

  “可能是因为我来自蜀道山吧。”

  “蜀道山?”

  白羽瞳美歪了歪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天王寺没有多说,转而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今天参加完开学式后,下午似乎是不用上课的,晚上的话,在家里做火锅吧,毕竟,今天可是人到齐的第一天啊。”

  “还有两位!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果然,天王寺暗中点了点头,白羽同学有些太好对付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然呆?

  不过,那两个人今天能不能按时到,也是天王寺头疼的事啊。

  “啊,说起来,我和天王寺会分在一个班里吗?”

  白羽瞳美突然想起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我生活能力很差的!没有天王寺肯定会死在学校里!”

  “学校不是那么危险的地方啦……不过我们俩肯定在一个班上的,毕竟是执行部去办的手续,分在一起理所当然。”

  不过有一位本土人士,她的情况天王寺就不太清楚了。

  吃完饭,将餐具清洗,天王寺依旧没让白羽瞳美进厨房。

  除非他想在开学第一天承受家里厨房爆炸之苦。

  即使只是洗碗,白羽瞳美也能搞些让天王寺哭笑不得的狠活,像是她天生和厨房相冲一样,于是,自然而然地,家务事落在了天王寺的头上。

  换好制服,天王寺静静站立在玄关,等待白羽收拾完毕。

  今天,就是开学第一天了吗……

  他不是第一次成为高中生了,在原来的那个世界里,他在那支独木桥上挣扎了三年,如履薄冰,最终踩着百万乃至千万人的尸骸走到了对岸。回顾往事,那三年回忆起来自然是不差的,忙碌、充实、没有迷茫的空间。

  但,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青春吗?

  天王寺还是不太明白,好好享受青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久等啦,天王寺。”

  白羽终于收拾完了,直接从二楼冲下来,身上已经换上了订购的制服,蓝色西装与裙子,将她那双健康且白嫩的大腿骄傲地展现出来,套着白色船袜的美腿轻轻踩着小皮鞋,像是画里走出的jk一样。

  “很好看啊,这一身。”

  天王寺十分诚实。

  “……谢谢。”

  被突然袭击搞得有些羞涩的白羽,也打量着天王寺的模样,挺拔的背脊,合身的西装,俊逸的脸庞,以及那股温和的气质,看不出来他曾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实习执行者,反倒会觉得是什么模特或者演员。

  “那,我们就出发吧。”

  “嗯!”

  初春的早晨,只有几缕阳光,天王寺与白羽踩着轻快的步伐,向他们的崭新生活前进。

  ……

  “A班吗?”

  扫视着贴在布告栏里的分班名单,他轻松地找到了三个熟悉的名字。

  天王寺清歌、白羽瞳美、神户羽海。

  但……

  他的视线移到另一张名单上。

  上坂雨,E班。

  “呼……”,他长出了一口气,放弃了思考,“总之,先去教室吧。”

  教室里,已经零零散散坐着些人了,看到天王寺与白羽走进来,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了他们脸上,盯得天王寺有些不太自在。

  “天王寺,我们坐这里吧!”

  但白羽似乎完全没察觉到那些视线,拉着天王寺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原来这就是高中!我之前查了好多资料呢,不过这样的话,融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她似乎有些兴奋,不过天王寺完全能理解。

  白羽瞳美,代号【薪炎】,能力为【永不熄灭的薪火】,以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换取非人的身体素质与奇异能力,十岁加入执行部,服役六年期间战功赫赫,闯下了偌大的名声。

  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首先,白羽没有上过学,这就是她激动的理由之一。

  其次,以生命为薪柴,战斗六年,她的生命可能早已如风中残烛,再强行战斗下去,受到伤害的只会是她自己。

  最后,由于在发育期动用了太多太多次能力,她的能力已经濒临失控,一旦点燃,就再也无法停下,如同和魔鬼的交易,落入了无底的深渊,只能默默计数,幻想着自己会在何时摔死。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被交给天王寺负责。

  只要能【封禁】白羽的能力,她的状况就会缓解,也不会无限制地向下坠落。

  对天王寺来说,这次任务可能只是两世人生中短短的三年,可对白羽来说,这说不定已经算得上临终关怀了。

  所以,天王寺会尽自己的全力,让她快乐、幸福、满脸笑容地度过这三年。

  这样想着,天王寺嘴角也微微上扬,可他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他的思考。

  联系人,神户羽海。

  “是天王寺清歌吗?”

  “神户,出什么事了?”

  “快,快来救救我,我在天台上面!”

  “学校的?”

  “嗯!”

  来不及和白羽打招呼,天王寺直接冲出了教室。

  神户羽海的能力,可是三人中最危险的一个啊。

  【绝不可控的心想事成】

  通往天台的门被锁上了,也来不及思考神户到底是怎么进去的,天王寺直接一脚,将有些锈迹的铁门踹开,赤手空拳冲了进去。

  蓝天之下,少女躲在天台的角落,而一只有着巨大眼睛的怪物正漂浮在天台上空,对着少女虎视眈眈。

  这种已经成型的怪物,天王寺的能力只能压制,而不能直接抹除,且,他身上没有带任何能对这只怪物造成有效杀伤的武器。

  还真是给我出了个大难题啊,天王寺将神户护在身后,叮嘱道。

  “神户,你先走,这里交给我就行。”

  但少女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明明已经害怕地发抖了,却还是站在了天王寺身后,小声说。

  “不行……这么大一只怪物,留你一个人在这里,这种事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略有几分惊讶,但天王寺只是一笑。

  “没事,放心交给我就行了,毕竟,我可是专业人士啊。”

  神户咬了咬下嘴唇,犹豫再三,还是听从了天王寺的指挥,离开了天台。

  怪物看着神户的背影,似乎受到了刺激,猛地俯冲下来,想偷一个背身,却被天王寺一拳给掀翻。

  “不能直接抹杀你,不代表不能一点一点湮灭你啊。”

  天王寺缓缓举起拳头,眼里有青光闪烁。

  “毕竟,我这幅肉身,可是被望的各种试验用药锻炼出来的啊!”

  ……

  遥遥地,能听见体育馆里已经传来校长的讲话声,天台上,天王寺与怪物都是遍体鳞伤。

  在没有得到许可的情况下,天王寺不能解放自己最根本的力量,而怪物本就没有能量支持它继续活动,早已是无根之水。

  主打的就是一个半斤八两。

  “这样下去,可没完没了了啊。”

  天王寺叹了口气,还是不太想呼唤支援。

  用屁股想都知道,求援总部也只会让白羽就近前往,可她的身体比现在的天王寺还菠萝菠萝大,天王寺可不想她再折寿了。

  既然如此,就让自己来解放吧。

  “寂灭……”

  “你在拖沓什么,特派专员?”

  就在天王寺念出解放语的时候,突然有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行动。

  穿着制服的女生缓缓走上了天台,看着天王寺。

  “开学式都开始了啊。”

  女生视线落在怪物上,神色毫无波动。

  “我就说怎么有微弱的气息流露,还以为是自己感应错了。”

  她的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神乐铃。

  再迈出一步,制服就在流光中化作了巫女服。

  随即,铃响,舞起。

  那一天,天王寺清歌第一次看到了所谓的神乐舞,也是第一次见到了那位巫女。

  其名为,上坂雨。

  天王寺的第三位负责对象。

  ……

  一年A班教室,天王寺瘫倒在桌子上,有些疲惫。

  不仅是和怪物来了场哲学的肉搏,还被巫女小姐猛批一顿。

  乏了。

  开学第一天还翘掉了开学式,嗯,真是个完美的开场啊。(棒读)

  “天王寺!”

  神户羽海急急忙忙跑回教室,看见天王寺还是完完全全的,松了口气,眼角有些泛红。

  “我还以为你……”

  “好啦,回去再说。”

  其他同学也开始回到教室了,天王寺示意神户不要再说,神户也只好闭嘴。

  白羽坐回到了天王寺的前桌,小巧的鼻子微微一嗅,皱起了眉。

  “嗯~总感觉有……”

  “有?”

  “有女人的味道!”

  “啊?”

  白羽一脸严肃地指着天王寺的领口,又嫣然一笑。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为什么你会唱这首歌啊!”

  吐槽的时候,天王寺也松了口气,没发现自己刚刚和怪物干了一架就行。

  至于女人的味道……

  天王寺也不免心虚地移开视线。

  那是上坂雨帮他治疗时留下的。

  不得不说,上坂雨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清香。

  呸呸呸,我在想些什么。

  收敛心思,天王寺也开始听指导老师讲些开学的注意事项。

  因为今天举办了开学式,所以下午不用上课,老师讲完事情后就直接放学了。

  确实宽松啊。天王寺感叹,自己上辈子开学,那可是分秒必争开始上课的。

  放学后,神户与白羽都跟在天王寺身后,神户是今早才到的,行李直接寄送到家,这样的话,天王寺已经见过三位负责对象了。

  可他实在没想到,在校门口,他还迎来了一场伏击。

  “你们好,我叫上坂雨,是本地的巫女,也是超自监的成员。”

  面无表情的少女拦住了天王寺三人的去路,语气平淡。

  “让我们谈谈吧,关于这三年。”

三截朽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