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宗显灵,子孙保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虚妄之眼

  炼化道心碎片,陈阳得到了第一个异于常人的能力。

  虚妄之眼第一层。

  能看破能力范围内一切虚妄与破绽。

  啥?你说衣服算不算虚妄?额,那得分情况。

  拿着祖宗系统给的两万大洋,陈阳喜不自胜。被李婷背叛的不爽,也随风而逝。这种能背叛自己的女人,不是啥好女人,越早发现越好。晚了,恐怕得帮别人养孩子啊。

  有了两万大洋,加上得到了虚妄之眼的能力,陈阳迫不及待走上大街,运起虚妄之眼,向四周看去。

  入眼的景色,与寻常时日所见,完全迥异。

  这……

  这是梦境还是真实的世界?

  啊——

  陈阳大吃一惊,赶紧收起虚妄之眼,不敢再看。

  景色恢复正常。

  迎面走来的那个女人还是女人,中等身材,容貌普通,三十来岁。不是虚妄之眼下那个眼珠突出,舌头伸出老长的鬼模样。

  女人经过陈阳身边,忽然扭头对着陈阳一笑,笑得陈阳毛骨悚然。

  不远处,那个胖墩墩的白猫还是白猫,也不是虚妄之眼下,那个周身留着绿色油腻液体,一幅恶心模样的史莱姆。

  也没有汽车张开大嘴,吞掉别人的汽车,从五菱进化成奥迪五菱。

  更没有是兄弟就来砍我的祖玛教主,兄弟lol中的河道蟹。

  我想,我是在做梦,要不就人格分裂,精神了。陈阳喃喃自语。

  “虚妄之眼下,才是真实的世界!”

  脑海里的祖宗及时提醒。

  “我才不信呢。怎么可能有系统嘛,怎么可能嘛?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陈阳大受刺激,一时之间胡言乱语。虚妄之眼看到的东西,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手上的那沓钞票,随着陈阳的自言自语,不停晃动,在阳光中,红的如此耀眼,如此夺目。

  半晌,陈阳才从疯魔中缓和过来,一时之间,只觉得眼睛生疼,仿佛有无数根钢针在扎眼珠一般。想抬起眼皮,都觉得非常吃力。

  “系统。”

  “额,祖宗,我是不是要瞎了?眼睛好疼。”陈阳不停的揉着眼睛。

  “不会瞎。你眼力不够,如此大范围使用虚妄之眼,眼力受损而已,回去睡一觉就好了。记得,以后对单个目标使。你才第一层!”脑海中的声音不以为意道。

  这个老六,不尼玛早说。

  好疼。

  无比费力的忍着疼痛,打了一辆曹操,飞速朝出租屋驶去。还好今天休息,不上班。

  路上曹操司机看他难受还好心问他要不要去医院。到地儿后,看他不方便,又好心把他扶上楼。

  还是好人多啊,素质真不错。

  等陈阳醒来时,四周一片漆黑。他内心恐惧,赶忙摸出手机。

  手机屏幕亮起。

  还好,他还没瞎,只是天黑了,没开灯而已。

  起床,开灯,一看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了。睡了这么久啊,陈阳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

  有两个未接电话,李婷的,想来她已经出来了。微信上也有她发来的信息,问他分手礼物是什么意思?自己和刘龙只是玩玩,又不当真,更何况还没背叛他陈阳呢。

  陈阳无语,这女人。

  懒得理她,直接拉黑了事。

  居然还有王若涵的信息,告诉他,李婷已经出来了,和刘龙一起走的,那个水果18max plus已经给她了。

  陈阳回了一个谢谢。

  没想,王若涵立马回了消息。

  “就这?”

  “明天青菜鱼,我请。”陈阳回道。

  “哈哈,明天再说。你那女朋友,哦前女友,好看是好看,就是那啥不好。”王若涵回道,还打了几个表情。

  陈阳却懒得回了,因为他肚子饿了。

  洗漱一番,又穿上衣服,准备出门。

  这时外面的楼道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还有明显接电话的声音。

  “啊?黄鹂小区?”

  “是什么情况?”

  “什么?有怪物?我们是警察,要相信科学!”

  “好吧,我来。记得把监控录像保存好,不要和前几次一样,都是雪花,啥也看不见!我马上来。”

  当陈阳开门时,发现居然是熟人。

  和王若涵一起的那个璇姐。

  此时陈阳才发现,璇姐的身材真好,两条大长腿,噔噔噔几步就是一层。

  怪物?

  陈阳来了兴趣。

  他可是有虚妄之眼,有祖宗系统的男人。

  可惜璇姐身高腿长,这些许时间,已经下楼了,眼见是赶不上了。

  黄鹂小区,陈阳倒是知道位置。离这里不远的一个老旧小区,在省博物馆后面,大约建成与00年左右,现在都几十年了。

  哪里白天时还算繁华,到了夜里,基本上鬼影都不见一个。不是位置偏,纯粹是因为老旧,住的人少。

  到了楼下,没有看到璇姐身影。陈阳想了想,给王若涵发了一个信息,问她是不是在黄鹂小区。

  “在开车,马上到黄鹂小区。你怎么知道我要去黄鹂小区?”王若涵回了信息,还附了一个十分可爱的疑惑表情。

  “算的。天师神算。”

  王若涵没回,可能已经到了,在处理事情。

  陈阳骑上自己的雅迪小电驴,向黄鹂小区赶去。他十分想看看璇姐电话中的怪物和他虚妄之眼下看到的东西是不是一样。

  天街夜色凉如水,八月的深夜,已经有了些许凉意。迎面风吹来,陈阳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天空中星星稀稀落落几颗,一闪一闪,犹如镶嵌在幕布中的宝石。

  月亮很圆,很润。柔和的月光,自天空洒下,让黑夜变得不在那么漆黑。

  在西边,天尽头,隐约可见一大片黑色的乌云,缓慢移动。

  遥望那乌云一眼,陈阳皱眉,可能要下雨,家里一大堆东西还没洗呢。本来打算今日洗,结果眼睛受伤,只能明日。这老六,迟不下早不下,非挑自己打算洗的时候下。陈阳暗骂。

  他却忘记了。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那些东西已积攒十余日了。

  黄鹂小区已经遥遥在望,里面有不少红蓝光柱闪烁,想来是有许多警察在里面,陈阳加快了速度,向小区大门驶去。

艾薇党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