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冒险:从黄皮子开始得道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七章 一路向东

  在思索间,黑白色的字体还在冒出。

  【与危险相对的是机会,在烧香客群体的刺激下幽冥变得更有活力,平静的水面上暗流涌动,隐藏的牛鬼蛇神逐渐浮出水面】

  【烧香客,这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为了守护地盘,囍神和丧神暂时停止了斗争,分别返回了鸳鸯城和白事城,你出现在一片空地上,四周只有几个花童和纸人在盯梢,看到你出现后,它们离开此处向主人报信】

  【看样子,幸运的烧香客,你暂时安全了】

  【请注意,你在老房村的所作所为,惹怒了囍神,你拒绝交还哭丧棒,惹怒了丧神,你的通缉令已经贴满了两地的大街小巷,一旦你被发现,极可能被群起围攻】

  暂时要避开白事城和鸳鸯城了,阎有福下了决定,好在幽冥很大,这两座城池也只是偏安一隅,去别处谋好处就是了。

  【烧香客,你离开老房村废墟,来到一处路口,请选择前进方向】

  【向北——北方路两边种着红枣,花生和桂圆,有些树木枝头还挂着红色绸缎,看起来喜气洋洋】

  【向南——南方路上正常了许多,都是些常见的杨树槐木,只是仔细查看,能看到一些黄纸钱散落地面】

  【向东——这是一条沿着河边铺设的黄泥路,上边能看到不少车辙印和脚印,看起来经常有人通过】

  北方应该是囍神所在的鸳鸯城,南方则是白事城,阎有福准备暂时避开。

  东边这条路虽然通往未知,但是像是商业发达交通便利的样子,应该还算安全。

  【烧香客,你选择向东】

  【你沿着河一路走去,中途时不时有商行的车队经过,有来有回,你发现他们看你的眼神有些可怜,像是看赶赴刑场前吃了顿饱饭的杀头犯】

  【除了这些车队,你还遇到许多同样去往东方的衣衫褴褛甚至干脆赤着膀子的贫民,他们有的赤着脚,有的穿着破烂的草鞋,在黄泥里踏出一个个瘦巴巴的脚印】

  【但是你感觉他们眼里有光,似乎对未来充满希望,虽然长期缺乏营养身材干瘦,但是一个个步伐却积极有力】

  【在幽冥中,你的力量实在弱小,面对异常情况,请及时做出应对】

  【向商队搭话,向贫民搭话,谁也不理会走自己的路】

  在幽冥中,阎有福一庙建立,且还是泥胎神像,起码在牛鬼蛇神中,这应该是最弱小的牛鬼蛇神的等级。

  阎有福认为,起码在当前阶段,足够的信息才是自己生存的保障。既然有机会探查,他选择挨个询问。

  【烧香客,你向商队搭话。高傲的商队管事嫌弃你的满身土腥味,捏着鼻子让你离远点,你有些恼怒准备上前理论,旁边的车厢里钻出几个膀大腰圆的护卫,你转换思路,决定金钱开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用一梦黄粱术幻化出一袋子香火铜钱,孝敬给商队管事】

  【看在钱的份上,商队管事提醒你不要继续向东了,赶紧离开这里】

  【你问他为什么,他不愿继续透露什么,哪怕你又塞了鼓囊的褡裢,他犹豫了下,建议你可以去黄泥路边的河里看看,随后他闭口不言】

  【烧香客,你无法从商队管事处获得更多信息,随后,你选择向赤脚贫民搭话】

  【赤脚贫民见到你过来,老实巴交的面容上显露出警惕之色】

  【待你向他搭话,他本还随口应付你几句,直到你暴露对这条路尽头的兴趣,他一言不发,不论你怎么搭话都不开口】

  【随后,他试图的远离你,一不小心被石子绊倒,挎在腰间的酒葫芦顿时洒出大半,露出来的液体只有一丝酒味,这在你看来,连掺酒的水都算不上,最多只能说是酒葫芦的洗澡水】

  【可这些液体的泄露让赤脚贫民心疼不已,趴在地上舔。见状,你选择取出猴儿酒(凡品),这壶酒你只在拜堂时喝了一杯,现在还剩下大半】

  【你给赤脚贫民赔罪,用猴儿酒将他的葫芦倒满,随后将剩下一半的猴儿酒塞回自己的袋子】

  【赤脚贫民是个识货的,只是浓郁的酒香就让他陶醉不已,他用树叶子沾了点放进嘴巴,陶醉地闭上眼睛】

  【片刻后,他小心盖上盖子,睁眼看你,警惕心消失不见,连声夸你是个好人】

  【你再次问他这条路的尽头,以及此行的目的】

  【他犹豫片刻,低着声音要求你不许告诉其他人】

  【待你答应后,他声音低着,表情却亢奋地说,他是要去发大财,老婆在家里等他带钱回去给孩子治病,老母亲等自己买粮下锅,自己也能带些好酒孝敬给老父亲,他生前就爱喝酒……这一趟过去,这些困难将迎刃而解】

  【你问他从哪里知道的消息,他信誓旦旦地告诉你——在梦里,老父亲给他托梦了!】

  【他告诉你,之前不理你,也是怕你抢了他的发财机会,你告诉他,你绝对不会抢他的发财机会……】

  【随后,你又巧妙得向几个衣衫褴褛的贫民打探消息,他们的答案互相印证,这群贫民都是要去发财的,消息来源差不多,都是和赤脚贫民一样被亲人托梦……他们每个都说的有鼻子有眼,对消息深信不疑】

  阎有福分别向商行和贫民打探消息,得到的结果却完全不同。

  商人让他赶紧跑,贫民则告诉他尽头是财富。他应该相信谁?

  一般意义上,商人总是狡猾的代表,贫民则往往憨厚老实不易骗人,似乎应该相信贫民的话跟着发财。

  可两者不在一个阶级,信息的掌握差异很大,贫民往往困于眼界,被轻易煽动。

  阎有福往上翻了翻信息,忽然发现一个细节——

  这条路上,商队是有来有往的,可贫民却只有向东的没有返回的,难道尽头真的能发大财?

  这些贫民都不愿回家定居在那里了?还是说,回不来了?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继续求证,刚才商人告诉他可以去河里看看。

  【烧香客,你选择来到一片平静的河边】

真的没油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