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1章 你好,我是姜菡

  工作不温不火地推进。虽然项目全都竣备,不再有不能如期交付的恐惧,但商业地块销售业绩不佳,项目没有回款,必然使项目相对于集团处于更加劣势地位,现金流被集团限制,被拿捏住命脉。

  项目开始进行改造,迎合市场,吸引客户。姜菡忙着和设计部门核对图纸做法,和招采部门对接清单,和工程部门对接技术要求。

  这时,正在电脑前看图纸的姜菡,收到工程部好哥儿们夏珣的微信通知。姜菡点开一看,对方无不以吃瓜的态度告诉她,宁总发怒了,她要被罚款了。

  姜菡心想,宁予悉生气和她有什么关系。

  一问,喏,还真有那么点关系。

  起因是宁予悉和设计工程俩部门去现场看施工效果,结果被宁予悉发现一个月前他向设计部门提出的变更logo字体颜色,至今未施工。于是问设计总监朱旭晨原因。工程部在场,朱旭晨自然说是成本部门没有测算出来金额。宁予悉问是谁,朱旭晨自然回答,“姜菡。”

  “宁总当即就说你不作为,要罚你500元。”

  姜菡听完,心下又凉了。才被骂完不久,这下又被罚款。还都是从其他部门东窗事发,偏又和自己真的有关。真是“人在公司坐,锅从天上来。”

  姜菡打算认栽,她确实遗漏这件事了。没人过问,她也就没有处理,测算金额这事一拖再拖。

  如今终于着手开始测算,她找来两家施工单位报价,和他们谈价格。当下就定好了由哪家单位施工,还有总金额。

  可知晓这事儿后,季明远可不认。

  他问姜菡到底什么情况,图纸下发是设计部的事,现场施工是工程部的事情,怎么会罚到成本部头上呢。

  姜菡也想知道,宁予悉怎么就知道自己不作为了呢,设计总监怎么就这么锦心绣口了呢。

  姜菡不认吧,可是没测算是摆在面前的事实,她又做不出诡辩这事儿;认吧,又白给工程部设计部背了锅,本就关系微妙明争暗斗的仨部门,岂不白让季明远名誉蒙灰,不战而降。

  季明远和姜菡说,让她放心,明天他就找宁总去说,还她清白。

  姜菡阻止不了,她只是他们权利争夺的工具人,季明远的棋子罢了。于公,季明远要为了成本部的名誉出战;于私,他要拉工程部设计部下水,还要在宁总面前刷新爱护下属的印象。事实是什么,不重要。姜菡的问题解决没有,不重要。

  果然,第二天早上,姜菡在成本办公室,就听到了公司另一端的总裁办公室传来的争吵声。季明远果真到宁予悉办公室为姜菡请命。好了,总裁又怒了。这下姜菡坐实了不作为的罪名,再加个无担当的罪名。

  季明远不忘再到姜菡这里刷一波好感。他转发和项目总的聊天,说是替姜菡感到冤屈,才忍不住和宁予悉吵起来。项目总安慰他说,“都知道姜菡委屈了,但是老大发出的命令什么时候撤回过的,等他气消了我再和他说一下这件事。姜菡那边以后替她补上就是。”

  姜菡向季明远表达了感谢。尽管季明远这样做让她被越描越黑,甚至有被总裁当作不作为没担当的废物的风险。但让季明远以为自己是个没有担当任他拿捏的废物,才能对自己放心吧。

  姜菡转身就向宁予悉发送了微信添加好友请求。

  “宁总,您好!我是姜菡。以后工作请多多指教!”

  许凌不可靠,他总是背着季明远给姜菡布置很多任务,用委以重任的假象削弱季明远在项目上的影响力。又在背后说季明远坏话来试探姜菡。

  季明远不可靠,他只会把自己当作权斗的棋子。

  姜菡心下了然,两位都是领导,但是这两派她哪边都得不到好处,她谁也不站。明面上季明远是她直属上级,她和季明远一队。但又少不了许凌的挑拨离间,季明远对她心有提防。

  姜菡选择了向宁予悉靠拢。高处抛来的石头,如何不能成为垫脚石呢。

  可宁予悉迟迟没有同意姜菡的好友申请。

  她承认自己有点紧张,甚至还有点难言的期待。她对屏幕对面的这个人充满好奇又感到害怕。

  她已经被宁予悉精准击中两次。这种正中靶心的攻势,无疑让人肾上腺素飙升。她心跳有点加快,她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胸腔跳动的声音。一声又一声,扰得她心烦。姜菡有点不敢看手机是否来了消息。

  同样害怕的还有那边厢收到好友申请的宁予悉。

  看到姜菡两个字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时,宁予悉被刚喝进去的一口茶呛到了。有一种被债主找上门,躲也躲不掉的宿命感。这小家伙心眼实,不会是上门找他理论的吧。上午,季明远找他理论,不过是借题发挥,别有所求,被他轰走了。转念一想,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每次他想拿捏这个小家伙,都是自己反被拿捏。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一点都不带害怕他的。是了,被骂也不低头,受不了了也是高傲地转过头去,藏起自己的狼狈样。她会是来干什么的呢。

  索性不理,先放着吧。

  这一放,就放到了宁予悉下班回到家里。一看墙上滴答滴答的挂钟,晚上七点半。

  宁予悉微笑着点了同意,对话框上显示姜菡的自我介绍,“宁总,您好!我是姜菡。以后工作请多多指教!”

  他满意了,心想,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没有人会这么没有眼力劲儿,下班还找他吵架吧。于是,他扔下手机,心情愉悦地去沐浴。洗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他的眼角眉梢都带着轻松喜悦。微笑着又打开手机,却发现真的没有一条消息更新。

  宁予悉的笑容逐渐消失。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刚才还觉得喧嚣的世界,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醒悟,刚才喧嚣的好像不是世界,而是自己的心。

  宁予悉的家里一直都是安静的。以前地产行情好的时候,工作忙碌,应酬频繁。回到家就想不被打扰,只想静静躺着。所以他才将房子买在郊区的临湖别墅,开车半小时的时间足够他从工作中抽离出来。

  小区里安静极了,夜幕降临,亮着灯的独栋别墅像浩瀚的星空里点缀的星星,看着近,但又永远无法靠近。他像独自居住在一颗孤独的星球上,在这里的一举一动,和深深浅浅的情绪变化,都无人回应。

  突然,他觉得有点孤寂,有点无所适从。

采茶山中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