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2章 暴躁的总裁

  第二天早上,宁予悉赶到公司楼下时,电梯厅已经站满了人。他看见姜菡也在人群中。菡者,莲也,亭亭玉立矣。宁予悉脚步很轻地走到姜菡边上,和她一起等候电梯。

  察觉到身边走来了人,姜菡几乎没有迟疑地抬头,对宁予悉说早上好。和他们往常打过的照面一样,熟稔得仿佛知道来的人一定是他,像约好的一样。但接着,宁予悉就被晾在一边。

  来者是客,宁予悉感觉气势被压了一头,带着总裁的高冷气势问姜菡,“你怎么在这里?”

  此话一出,宁予悉和姜菡都有点震惊。

  一定是没睡醒,姜菡心里想。嘴上却从善如流,“我...坐电梯啊。”就差回复好巧您也在这里。

  “喔...”

  电梯来了,宁予悉保持着镇定走了进去,不管姜菡有没有跟上来。姜菡不知道往哪儿站,抬眼就看见宁予悉身边有个不大不小的空儿,刚好可以塞下自己。于是在人群里挤了挤,站到宁予悉身边。

  宁予悉抬了抬手臂,负在身后,姜菡才觉得舒服了些,好像没那么挤了。黑着脸的宁予悉余光一瞥,刚才这小家伙分明就是在往他怀里钻!可他居然还让她站到了自己的臂膀里。

  宁予悉突然觉得周围很吵,大脑嗡嗡的,全身的血液都在加速流转。

  “叮!”楼层到了,姜菡听到宁予悉在耳边轻轻说“走”,她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竟然这么近。浑厚又刻意压低的声音,带出一丝尾音,挠得姜菡心里痒痒的。

  这一天,办公室的同事都觉得宁予悉比往常兴奋,决策时比平时更加杀伐果断,音量也更高更具威慑力。

  成本办公室在会议室边上,会议室的隔音一向不错。姜菡都能听到宁予悉三场会议下来,依然气宇轩昂、中气十足的声音。

  快下班的时候,江湖百事通夏珣来成本办公室聊天。自从项目上的人都搬到了区域办公室,夏珣每天在现场就没人陪他说话解闷。他已经连续来好几天了,聊到下班时间就打卡走人。夏珣偏又是嗓门大、能说会道的,把一屋子里的人逗得哈哈笑。

  这时大家刚乐完,就听见宁予悉在公司前台和司机说话的声音,“小魏,走!”语气听着十分不悦。老大心情不好,大家条件反射地紧绷起来,还好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大家松了口气,这才散了。

  姜菡想起昨天下班后宁予悉通过她的好友申请。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是下班后。如果是上班时间,她可能会诚恳地和宁予悉认错,确实是自己遗漏了工作事项,但现在已经补救了,请他放心,自己下次会注意。可当下,理智告诉她,下班是领导的私人时间,不要为了自己无足轻重的小情绪去打扰总裁。以后要是有机会当面遇到,再当玩笑说也不迟。

  早上见到宁予悉的时候,也许她应该说的。可她还是忍住了,眼下风口上,这是不是越级汇报,而且他们私下没有交情,她哪敢和总裁聊工作。万幸的是宁予悉好像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对她有所变化。她在宁予悉靠近的一刻就感受到了,对方和往常一样是带着善意来的,熟悉的亲切平和包裹着她。她很平静,耐心地等宁予悉走近,回头对他说早上好。

  她不想破坏与宁予悉之间轻松舒适的氛围。微信也就一直没有问候一句。

  两年里,姜菡见过太多冷眼和非议的眼神,还有他人排斥的磁场。这让姜菡大多时候都像一只炸毛的猫,对他人的靠近保持着警惕和客气。

  可在这个人边上,她却觉得自己一身的反骨都被抚平了,内心也不冲突了,畅快了。她承认,自己沉溺于宁予悉平和包容的磁场。

  小魏送宁予悉去应酬,一桌子老朋友。宁予悉喝了酒,和大家畅聊古今中外,山川风物,滔滔不绝,豪情满怀。酣畅时,举杯豪饮。宁予悉全身游走的充沛精力,这才觉得终于消耗完,有点累了。服务员来给他们上最后的主食,阳春面。

  晶莹剔透的油珠和翠绿的葱花飘浮在表面,汤里加了虾籽酱油,热气裹挟着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他突然问,“苏城的阳春面好吃,还是北城的好吃。”

  服务员没想到顾客会对这么一道普通的菜肴感兴趣,可阳春面不止苏城有,上海也有啊。她没问,只觉得苏城对这位顾客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说,“先生,这碗阳春面是我们店里的特色,是特意请本帮菜大厨做的。要我说,那肯定是上海的阳春面最好吃。您尝尝。”

  众人都觉得这位服务员的回答得体、情商高会说话,有人开始叫好。旁边一位大哥说,“姑娘,你别理他,这人喝多了,不知道发什么疯呢。”众人又笑。

  晚宴结束,小魏的车在门外等候,宁予悉和各位老板告别,喝得痛快。这时一位朋友拉住宁予悉,递给他一张房卡,贴在耳边说,“刚才小弟都看见了,您对包厢的小姐姐很留意。今天您没带女伴,小弟给您安排了一个,就在解放路的晶言酒店。”

  “不用。”宁予悉拒绝了。

  对方勾着宁予悉的肩背继续说,“做兄弟的还不了解您,您这一看就是欲火旺盛的样子,需要泄泄火。要不我说就服宁哥您呢,谁四十多了还有宁哥这样好的好精力......”

  宁予悉的脸更黑了,什么浴火旺盛、什么四十多了,不是去年才过完四十岁生日。他冷言冷语,“不了。老了,腰不好。”朋友没趣走开。

  他确实腰疼,上周和许凌他们打羽毛球,到现在腰还隐隐作疼。

  宁予悉上车,小魏发动汽车出发,行到半路,他和小魏聊天。

  “刚才吃饭的时候看到一个姑娘,眉目和姜菡有点像。也很机灵。”

  小魏想,宁总可能是想跟他了解一些姜菡的信息,便顺着总裁的话继续说。

  “姜菡啊,她现在应该还在公司加班。他们成本部最近忙着呢。”

  “嗯。昨天她加我微信了。我同意了。可她什么也没说。”

  小魏猜不准总裁什么意思,抬头瞥了一眼后视镜。宁予悉喝多了,折腾一天终于平静下来,眉头却丝毫没有放松。他听到宁予悉声音低沉继续说。

  “她是不是不满我罚她款。”

  “那肯定不是。”小魏想也没想,赶紧安抚。

  “宁总,您想啊,昨天季总已经找您理论过了。我刚好在外面也听到几句,也听得出来,那完全是季总自己的想法。如果姜菡认可季总的想法,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加您微信。姜菡,是来向您投诚的。”

  “季明远,想法太多了。”宁予悉捏捏眉头,声音越来越轻,闭上眼休憩了。

采茶山中来 · 作家说

宁予悉:(骂骂咧咧)某人对自己的体型预判失误很大啊!挤到我了。

姜菡:我就是故意的!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