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3章 心动与逃离

  室外渐渐有了春天的气息,拂面而来的风不再刺骨,天气也越来越晴朗。

  姜菡注意到,她好像每天都能看见宁予悉一次。如果没有在公司楼下等电梯遇见,宁予悉就会来成本办公室一趟。来了就站在门口,找季明远。如果季明远不在,就会煞有其是地问姜菡,“季明远呢”,眼里毫无波澜。这时姜菡就会抬起头微笑着告诉他,开会去了,然后宁予悉转身离开。

  而宁予悉一走,姜菡就会收敛起明媚的笑,眉头紧皱,陷入失落。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微笑和热情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很开心。

  她想起了等待小王子的小狐狸。

  “你下午四点钟来,从三点钟开始,我就开始感觉很快乐。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来越感到快乐。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

  “我的生活很单调。我捕捉鸡,而人又捕捉我。所有的鸡全都一样,所有的人也全都一样。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但是,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再说,你看!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对麦田无动于衷。而这,真使人扫兴。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姜菡觉得自己就是那只被驯服的小狐狸,甚至会觉得想起宁予悉很甜蜜。

  可她没有逾越半步,她敬他如长辈。

  在电梯里,宁予悉会和姜菡闲聊,问她多久回一次家,回家要多久,一般坐火车还是飞机,姜菡都当作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宁予悉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从不过多发挥。

  如果有,唯一逾矩的就是那双日益炽热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她总是眼含笑意看着宁予悉,如果宁予悉有回应,她的心里就会很开心。相比之下,宁予悉的眼神就清明许多,有时他说完话也会看向她的眼睛,姜菡会第一时间察觉到,然后冲他咧嘴一笑。就一两秒的对视也会让她很着迷。

  有时,宁予悉出差,见不到他,姜菡就会心烦,坐立难安。会想他去哪里了,见了什么人,什么时候回来。

  姜菡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喜欢上这个人了。但也许只是她太累了,想贪图一下真诚和温暖。

  这天早上,宁予悉同往常一样来到成本办公室,问姜菡,季明远去哪里了,姜菡说去开晨会了。

  宁予悉转身打算走,回头又问了一句,“你不用开晨会的吗?”

  姜菡哑言,当初她为了逃离两边领导的夹击,从上个月就溜了晨会。如今被宁予悉逮到,她只好说,“去的去的。”连忙站起身来,实际上她走出办公室之后,也没有进会议室。

  太丢脸了,姜菡想。季明远兼任北城成本经理,理应对北城成本工作负责。但在晨会上,许凌却老是当着季明远的面,越过季明远对姜菡提出各种要求,安排各种任务。明摆着指挥不动季明远,就来越权指挥姜菡。姜菡又有极强的胜负欲,从不推脱,对递过来的刀子如数收下。季明远和许凌本就明争暗斗,背后互相拆台,现下就导致了季明远对姜菡更加不信任。

  后来,在一次项目聚会上,他们没有叫姜菡去。姜菡索性也不装了,每天受这窝囊气,到头来人家也不带你玩。从第二天开始就一直缺席晨会。没有知会许凌和季明远。

  姜菡在内心祈祷,不要再被宁予悉抓到了。

  结果,被宁予悉逮到三次。

  第三次,宁予悉站在门口,什么也没问。语气不悦地说了一句就走了。“让你去开会,你不去对吧。”她明显感觉到宁予悉生气了。心下直呼完蛋,三个领导都得罪了,这下在北城项目没法混了。

  没想到第二天晨会的时候,宁予悉没有来找姜菡,而是直接去会议室找了许凌。说他没有好好组织晨会,没有把大家团结到一起。到最后,甚至叫上了运营和财务部门负责人,一起过来开晨会。

  姜菡这才进去和大家一起开会,尴尬得直冒冷汗。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情绪,面色正常地汇报工作内容。会议结束后,姜菡走出会议室,脑子里不断浮现出小狐狸和小王子初见的情形。

  “你好。“狐狸说。

  “你好。“小王子很有礼貌地回答道。他转过身来,但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儿,在苹果树下。”那声音说。

  “你是谁?”小王子说,“你很漂亮。”

  “我是一只狐狸。”狐狸说。

  “来和我一起玩吧,”小王子建议道,“我很苦恼……”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驯服呢。”

  “啊!真对不起。”小王子说。

  思索了一会儿,他又说道:

  “什么叫驯服呀?”

  “你不是此地人。”狐狸说,“你来寻找什么?”

  “我来找人。”小王子说,“什么叫驯服呢?”

  “人,”狐狸说,“他们有枪,他们还打猎,这真碍事!他们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他们也养鸡,你是来寻找鸡的吗?”

  “不,”小王子说,“我是来找朋友的。什么叫驯服呢?”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一点不错,”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姜菡突然意识到,宁予悉是区域公司最高的决策者和管理者,公司的规则由他说了算,利益由他分配,拥有对几百人的生杀予夺权。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站在规则顶端,他身边从来不缺渴望发光发热被人看见的人才,对他前呼后拥,鞍前马后,哪怕自荐枕席。千里马愿意捧着,宁予悉做回伯乐又何妨。

  从来都不存在驯服,而是天然的上下位,臣服。他要的是俯首称臣,而不是独立意识。

  她没有想过,自己也许是宁予悉的猎物,是宁予悉围猎过的众多猎物之一。

  她不信宁予悉没有看出她的心意,她甚至都能从宁予悉眼睛里,看出对她的两分怜惜。这是她前两次被逮住都敢不去开会的底气,她觉得他会包容她。

  可现下姜菡清醒了,如果她不服从,可以选择直接出局。如果服从,她甚至要对宁予悉的额外赏赐表示感谢。

  她贪恋的不过是这个人的心性、阅历、格局沉淀之后散发出的运筹帷幄、包容万物的强者气质。他还没有为她一掷千金,高档餐厅,奢侈品游艇,就仅仅是站在她面前,就被他吸引了去。

  她发现了自己慕强的本质,心甘情愿被强者俘获,甚至想要得到他的能量和认可。

  可慕强之外,她还发现了自己自由意志的沉沦。她控制不住不去想他,不去追逐他的目光,不去分辨他声音起伏里的情绪变化。她想念他的笑容,那个温暖了她整个寒冬的充满善意的微笑。

  她突然感到体内滋生出一种力量,像要喷薄而出——她想爱他,想让他开心。

  她不可被驯服,也不能臣服。她不会失去自我,也能守得住自己的主场。

采茶山中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