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你好像有点喜欢我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4章 小晏(下)

  宁予悉没有走,他在公司外面的天台上站着,等大家搬完。终于搬完了最后一趟,大家站上了电梯,宁予悉也从天台上走过来。有同事按住开门按钮,给他留门,他示意让大家先走。可大家执意要等他一起,他便进来了,站在姜菡前面。姜菡在心里笑,看到大家都喜欢你,你也很开心吧。

  中午许凌请大家在附近的小餐馆就近解决午饭。吃饭的时候,许凌几次让姜菡多夹菜,很是客气和周到。许凌提出晚上大家再一起吃顿好的,他定了晚宴,庆祝区域公司乔迁之喜!

  下午就是转运货物,文件和办公用品由搬家公司运到区域公司新的办公地点,需要各部门配合接收,搬到各自办公室。还有一部分是运到物业档案室的,都需要整理。

  下午三四点,卸货工作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姜菡在办公室休息,这时许凌给林小姝打了一个电话,叫林小姝统计一下晚上的人数,再问问姜菡晚上去不去吃晚饭。林小姝就坐在姜菡旁边,姜菡一字不落地都听到了。

  果然林小姝挂完电话就来问姜菡晚上的聚餐是否要去,姜菡毫不遮掩地表示了自己的诧异,“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公司举行的聚餐我肯定都会去的。”

  下午六点,宁予悉从原来的办公室过去饭店,打电话问许凌怎么没人。许凌让林小姝带几个人先过去,先和宁总打会儿牌,他留下来继续和大家转运文件。许凌问姜菡要不要先过去打会儿牌。姜菡拒绝了,“我和大家一起搬。”

  等到七点,天已经全黑了,许凌让娟姐和倩倩带姜菡先过去,他们一会儿就到。

  包厢在二楼,姜菡一行人上去的时候,宁予悉在和他们打牌。背对着大门,姜菡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他们进去的时候,她甚至能感觉到宁予悉突然紧绷的后背,他端起手边的茶杯,喝了一口。

  没多久人齐了,大家纷纷入座。大圆桌,姜菡就近坐下,刚好是背对大门的位置。宁予悉转过身,在面向大门的位置坐下,两人正好坐对面。许凌胃疼吃药不喝酒,安排夏珣坐在了宁予悉旁边。

  一坐下,就是推过来的酒杯,他们都说姜菡能喝。许凌给姜菡倒了二两白酒,姜菡没有说话,尴尬地笑了笑。

  宁予悉坐在对面,试图带动气氛。

  “姜菡能喝酒啊,这还是第一次和姜菡喝。”

  “以后就会有很多乐趣了。我有两个朋友喝酒,一个朋友不喝酒。大家一块儿玩的时候,都觉得不喝酒的朋友生活少了很多乐趣。”

  “酒是好东西,无酒不成席。今天区域搬家,辛苦大家,我敬大家一杯。”

  宴席算是正式开始。

  朱旭晨坐宁予悉左手边,开始给宁予悉敬酒。接着是季明远、曾子墨、林小姝。

  到姜菡的时候,姜菡起身给宁予悉敬酒。宁予悉没有当即接受,而是饶有趣味地看着姜菡,对她说:“姜菡,我要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喜欢这个集体,就要主动加入进来,不要独来独往,成为一个另类。”

  说完见姜菡面不改色看着他,他继续说,“不要和季明远鬼鬼祟祟的。季明远有什么好,偶尔给你安排一点活儿,你就每天干得和老黄牛一样。再说,他对你没兴趣。”宁予悉观察着姜菡的反应,一点点加重语气。

  直到她不能承受,偏过头去,宁予悉这才转移话题,转头对身边的人继续说,“一个集体要容纳各种各样的人,才能更加强大。外地人也没什么不好,我就把自己当外地人。”一杯酒才终于喝掉,姜菡坐下。

  宁予悉继续和身边的夏珣聊天,眼神时不时落在姜菡身上。

  姜菡有点累,搬东西搬了一天,喝了酒也提不起精神来,反而增添了困意。她撑起一只手,托住自己的下巴,静静地望着对面的宁予悉。她听他说自己的父亲,说自己喜欢做的事,说自己的朋友。宁予悉转过头来的时候,两人的目光就会碰撞。可姜菡眼里实在燃烧不起火花了,她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宁予悉。

  宁予悉问姜菡,怎么不和大家喝酒。

  许凌站出来,说,“我来敬姜菡一个!”

  于是姜菡举杯,开始逐个敬酒。

  席间,还有一个单身的男孩子林朗,之前和姜菡在一个办公室。

  宁予悉问姜菡,林朗也还单身,觉得林朗怎么样。

  曾子墨在一旁起哄,“姜菡,你说一下林朗的三个优点。”

  姜菡说,“林朗的优点哪里才三个,至少十个。”

  宁予悉笑了笑,“那肯定是不喜欢了,喜欢的人是不好意思说出那么多优点的。”

  宁予悉又让旁边的夏珣帮忙给姜菡介绍对象,夏珣不傻,只说,“要想入姜菡的法眼,除非谁能喝得过她,才能征服她。”

  大家笑笑也过去了。

  姜菡的一壶酒很快喝完,林朗看见了赶紧给她又满上。姜菡笑,所有人都想拿她取悦宁予悉。

  宁予悉看见姜菡面前又被满上的一壶,像狩猎的狮子看着眼前的猎物一步一步进入陷阱。施虐欲和占有欲在酒精作用下迅速占据了大脑。

  他对姜菡说,“姜菡,你把这壶喝下,我就把季明远开掉,让你来。”

  “那我还喝不喝?”姜菡瞬间就不乐意了。她不喜欢别人和她谈条件。

  许凌出主意,“这样子,你喝掉,剩一口就可以了。”

  姜菡笑,她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这一壶,她拼一下也是能喝掉的。但目的是什么呢。图开心,图谁说女子不如男的傲气,图一片赤诚之心?

  可在上位者眼里,这就是接受潜规则,在那之后不就为了往上爬吗?我把你想要的给你,你也不算白喝。宁予悉是这样想的吗?

  一杯加了条件的酒,不过是突破她底线的第一步罢了。喝醉只是开始,接受了施舍,以后便再也没法抬头。

  姜菡继续小酌,头已经晕乎乎的了。

  对面的宁予悉注视着姜菡,问她还能不能喝。

  在喝酒这件事上,姜菡从不含糊,也不打折扣。什么能不能的,就这......她骄傲地抬起头,正好对上宁予悉注视的目光,“能”字还未出口,她偏说,“喝不了了”,嘴角是一抹狡黠的笑。

  这是姜菡第一次在酒桌上示弱,她赌那两分怜惜里的喜欢。宁予悉不肯给的真心,她偏要。

  宁予悉看着姜菡,眼里没有一丝波澜,仿佛对对方的把戏一清二楚,而是继续问,“你到底能喝多少。”

  姜菡注视回去,几分诚恳地说,“真的喝不了了。”

  宁予悉没有相信也没有拆穿,转过头去,和大家聊天。

  而姜菡已经喝多了。酒精上头,她觉得全身都很燥热,像极了川城闷热的夏天,外婆的蒲扇扇不走的热气。燥热便会心烦,姜菡已无心待下去,她听见宁予悉在她对面讲着什么,她挠挠头根本不耐烦听,只低着头看手机。

  宁予悉看在眼里,非常不满,他叫姜菡名字,试图将姜菡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他身上。

  姜菡烦躁地抬起头,“在听,您说!”眼光直直地盯着宁予悉,眼里是用力保持的清醒。

  宁予悉沉默,大家也不敢说话,两人平静地对望。终于,宁予悉举杯起身,大家也跟着站起来,喝完最后一杯,结束了饭局。

  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出一条道,宁予悉走在前面,对身后的大家说,“没喝酒的,把喝酒的送回去。”姜菡站在离门口最近的位置,等大家都走了才打算离开,听见许凌和旁边的人小声说,“这是和老大吃饭最轻松的一次,以前氛围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姜菡下楼,看见曾子墨开车送他走了。

  人渐渐散去,初夏的风迎面吹在姜菡的脸上,本就不多的酒意也消失了,姜菡想,自己是不是已经还清了那两分恩情。

采茶山中来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