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黑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白话,星空与梦

  滴——滴——在月下泛着冷清的病房中。只听为白家集团董事长白凤阳测心电图的机器在无情的泛着声响。在隔壁病床上躺着的不是自己健在的三儿两女中的其中任意一人。反倒是白老四家的小儿子白话,这些天是白话一直在照顾他。

  人走茶凉,自从白凤阳把公司大权交由大儿子后,现在甚至连看望自己的人都几近于无。活着的人不珍惜爱,反倒是走过的人把爱传递下来了。白凤阳用他干瘪的眼睛望了望那在酣睡中的正值青春活力脸庞,然后抬头望着那布满点点星光的夜空。

  “老四啊,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痴迷星空了......希望在星空的彼岸我们还能再见面,到时候无论你想干什么我都不阻止了......”白凤阳喃喃道。

  翌日,白话在东摇西晃中被刺耳的叫声叫醒。“你就是这样来看护你爷爷的?果然跟你爹一样都是没用的废物”开口说话的正是白话的大姑白疼。白话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怔在了原地,望着自己曾经的亲人像看待仇人一样看着自己。令他有点不知所措,按道理说他这个年纪刚从高中考上大学,还没来得及享受大学时光就因为爷爷的变故来照看白凤阳。而反观白家其他人,平时在医院可见不到这群“忙人”的身影。

  白话缓过来神,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当他一扭头时,他瞬间明白为什么大家会用那种眼神看他。

  在不远处的白凤阳的病床上,一块无暇的白布正静静地躺在那里。在床头放着的心电图显示器也不见任何欺负。白话在一旁傻傻的看着,眼珠仿佛被定住一般死死盯着那块白布。一旁白疼的叫喊声似乎也传不到他的耳朵中,不一会儿,一阵掌风袭来,一下将白话打倒在地。出手的正是白疼,傍边白家三兄弟见状赶忙拉住自己的大姐。却没有一个人去将白话扶起来。此时白话才像是回过神来赶忙扑向白凤阳的遗体。

  他不相信昨天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爷爷今天早上突然就去世了。但是很快就被白家其它人给拉开了。

  “今天发生的事是大家都不想看到的,但人死不能复生。大家回去好好调整一下吧,老爷子的后事操办就交给我了。”发话的是白家现在的话事人,白无严。

  语毕,众人纷纷散去。在电梯中有说有笑,目不见流泪,面不见悲伤。

  白无严望着白凤阳的遗体皱了皱眉头

  “还没找到吗?”病房外透出一道淡淡的声音。“我看你这白家的话事人也快当到头了。”

  “不劳您费心了。”白无严冷哼一声。

  门外没再有回声。

  。。。。。。。

  正值深秋,树上叶子掉的厉害。白话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走过了多少个红绿灯路口,也不知道跨越了多少个地下隧道和天桥。只知道最后他躺在了寝室的床上,缓慢的沉下来眼皮,坠入梦乡。

  。。。。。。。

  “老爸,你说为什么星空会这么漂亮呢?星空之上究竟又有什么呢?”

  “傻孩子,跟你说你现在也听不懂。”

  “不嘛,不嘛!”

  “星空是人类许下的美好愿望,每一颗闪耀的星星都是对彼此间的祝福。”

  。。。。。。。。

  “爷爷,我爸爸还有救吗?”

  记忆中的白凤阳默不作,当初白凤阳就对自己的四儿子抱有很大期待,希望他能够继承自己的家业,但是这老四就是冥顽不灵。非要去研究星星,一气之下白凤阳断绝了四儿子白芷的一切经济来源。而白芷也是个倔脾气,硬是不低头。最后因为过度劳累心源性猝死。在此之后白话的衣食住行全是白凤阳提供的。

  。。。。。。。。

  叮铃铃~闹铃响,梦止。白话睁开朦胧的双眼,眼角满是泪痕。白话连忙打开自己的手机通讯录拨通爷爷的号码。随着嘟嘟嘟的几声过后,电话奇迹般的接通了。正当白话激动地准备开口说话,一个温柔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怎么了,话话?你爷爷的手机号码现在在我这儿保存着。”这声音白话并不陌生,正源于他的二姑,白恨歌。

  “嗯,好吧,我挂了”白话没感情的回答。

  “等等,话话,这两天没事来姑姑家坐一坐吧?姑姑知道你难受,但是谁都有这一天。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就来找姑姑吧!”

  “行。”语毕,白话果断挂断电话,虽然在他印象里这个二姑对待自己蛮不错。但是以眼下的心情白话实在不愿意再多说些什么。

  白话收拾好后便出了门,他并没有选择去上课。而是在一棵枫树下坐了下来,时而呆滞,时而哭泣。待天变了色,他才被室友找到,拖回了寝室。

  在室友的盘问时白话闭口不谈,直到其中有一个室友的爷爷打来了电话询问近期情况和什么时候回家。听到“爷爷”时,白话的情绪涨到了峰值,嘴里面一直再念叨着“爷爷....爷爷....”

  看着白话如此状态室友们也逐渐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虽然白话依旧是沉默寡言不过生活也算得上能跟过去接轨了。在这几天里他的室友可没少做他的思想工作,也没少拉他出来胡吃海喝。白话虽然沉浸在悲痛中但是他的的确确感受到了室友们的关心,这使得他的话逐渐变稠了许多。辅导员也没过多追究那缺课的几天。

  不过在这几天却是把白话的导师给急个不清,平时他就惦记白话这个小伙子。为人谦逊不说还好学,对天文这块更是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每次下课都是这个小家伙粘自己粘的最狠。这两天可是给小老头一顿盼啊,可算是把白话盼过来了了。

  课后,小老头专门在教室门口潜伏着,等白话出来。

  白话刚出门,便被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拽了过来“你小子怎么回事?”

  白话交代了原委。

  “那成,你们这几个小家伙倒是有意思。白老的事情我也看见了,问你是怕你还没走出来。”

  小老头呵呵挠头一笑,见白话没事随即话锋一转

  “你知不知道,现在普通人也能上太空了?”

我和徐公谁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