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黑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坚定的决心,流星带走的告别。

  “去,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白话给自己鼓鼓劲儿。

  “错过这次机会搞不好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白话喃喃自语道。

  随即,白话便打开手机,拨通了白恨歌的电话。奇怪的是原本一打就通的电话不知为何始终无人接听。白话看了看时间,距离白恨歌休息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过白话也没有过多在意,也可能是自己长时间没怎么去过白恨歌家,人家改了睡觉的时间也说不定,毕竟像她一样的女人都是需要好好呵护保养自己的。

  与此同时,在白恨歌别墅家地下的一个密室内,如妖精般的女人正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望着眼前投屏。

  “九霄计划,倒计时,一年。”

  女人望着屏幕,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在其面前的茶几上正躺着一张遗嘱的文件。

  “小话话啊,姑姑又怎么忍心把白家这一摊麻烦事丢给你呢。”

  翌日,学校宿舍。

  白话刚睁开眼,便收到了白恨歌的回电。为了不打扰正在熟睡中的室友们,白话没有立刻接电话。他整顿了一下,出了寝室门,到宿舍楼底下才给白恨歌回了电话。

  “喂,怎么了?话话。”刚接通电话,那头便响起来妖娆而又妩媚的声音。

  “姑姑,我想了想,我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放弃这次机会。”

  “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会同意。那就等段时间吧。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到明年你就可以登上太空了。”

  语毕,又是几句寒暄。

  挂断电话,白话心中悬着的石头算是放了下来。

  另一边,白恨歌嘴角也挂着微笑,像是诡计得逞的微笑。

  “果然不出所料,小话话啊,你可不能怪姑姑狠心。要怪就怪那偏爱你的那个好爷爷吧。”挂断电话那头的白恨歌正喃喃自语。

  江城大学,这是白话所就读的大学,这也是全国屈指可数的拥有更为精密的天文望远镜的学校。虽然江城大学的天文并不是一个热门专业。毕竟梦想和自己的下一顿饭,多数人是选择了后者。

  生活所迫,不知所措。

  和白恨歌通完话后,白话的心情明显高涨许多,仿佛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傍晚,于夜色中。白话硬将快沉入梦乡的室友们拉起来去天文台,虽说有点强人所难。但几个室友见他颓色不在,也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坏事不单行,好事成双伴。

  白话下午沉溺在图书馆中时,好巧不巧又撞见了许教授,于他口中得知今天晚上将会上演一场星空的旷世之作。但是知道这个信息的人并不多,要么是不感兴趣,要么是没有时间。

  这也给几人行了个方便,天台空无一人,望远镜似在透着崭新的光辉。

  秋天的风总是那么萧瑟,清凉,刺骨。秋风拂过几个着衣单薄的人,为几人留下了一个寒颤。

  “我说,这消息~到底~准不~准啊?冻的~我门牙都快颤~掉了。”一位骨骼肌正在疯狂工作的室友问道。

  “莫急,快了。”白话望了望手机的锁屏。

  “我希望是真的快了。”

  语毕,只见一道淡蓝色星痕划过远方的夜空,带来点点光芒。紧接着,一道接一道的痕迹接踵而至。

  黑夜被予以繁星的装饰,天空装载着星轨。带着无数人美好的愿望奔向远方。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众人惊叹着这场仅肉眼就可见的流星雨。

  “我希望老妈永远年轻。”

  “我希望爷爷能对自己好一点。”

  .........

  “我希望,在这片星空下的我们永远不会被拆散。”--白话。

  翌日,天大亮。白话宿舍仍是只闻发动机的“轰鸣声”。与此同时,高数老师看着那经常满座的四个位置陷入沉思,然后缓缓掏出手机拨通导员电话.....

  春与秋代序,于自然不过尔尔。于人而言却是十分漫长。这年白话步入大三,回忆着前两年的欢快时光,不禁暗自感慨时间之快。俯仰之间,不过一瞬。

  转眼,又到了秋天。而秋日多是悲事。白话参加完白凤阳的一周年纪念日,回想着刚才自己姑姑们,伯父们的冷嘲热讽。白话不禁暗自咂舌,若不是白恨歌出手帮忙解围,自己还不知道要被那些嘴给撕成几瓣。

  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却难以涤去人心中的恶意。

  “小话话,你别往心里去。你大伯他们就是那样,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白恨歌的声音从白话的电话的那头传来。

  “我明白,我都习惯了。”

  ............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去年说的那个上太空那个事情了。”

  “无时无刻都想着。”

  “这两天做好准备,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都要好好准备。”

  语毕,白话的心似乎快要跳到嗓子眼外,他千盼万盼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临了。

  在一遍遍的千恩万谢中白话挂断了电话,颤抖的手难以掩饰激动的心。打车快速回到寝室后,白话将寝室的人聚在一起。

  “大家,听我说,我宣布个事。”白话慷慨激昂的说道。

  “咋了?你想进行独立宣言吗?”寝室里的一个人接过话茬。

  “不要打断我,大家。我要上天了”

  “然后和太阳肩并肩?”伴随着是寝室内的仰天长笑。

  “真是夏虫不可语冰。”白话一脸无语地对着众人说道。“反正小爷我啊,是要去太空里数星星了。你们还是在地球好好看着我吧。”

  ..........

  是夜,仍旧是雷鸣般的鼻鼾声。白话双目紧闭,嘴角微扬。看这架势估计是在沉醉再温柔乡里了。

  其后的几天,白话和他的室友仍旧是平日做派。直到某一天白话被老许叫走后,几人便再也未见过白话,当然这是后话了。

  白话跟随着许教授,不断地上车下车。最后终于抵达这段旅途的尽头。

  “齐天发射基地”

  这个地方白话曾经在电视中看见过不少次。

  白话简单于此修整了两天,虽然每一夜都激动的难以入眠。

  跟随着工作人员的领导,白话身着装特殊材料制成的航空服,随其他两名同行一起进入船舱。

  此刻,众人的心都激动到了极点。

  “三“

  “二“

  “一”

  “点火”

  随着巨大推力的产生,使得火箭脱离地面,向天穹的另一方迫近。

我和徐公谁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