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黑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天空背面的阴谋

  随着火箭的二次分离,白话众人离目的地越来越近。

  白话内心的激动,难掩。身体上也并没有任何的不适,白话心中暗暗窃喜。

  “这绝对是我这一生当中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了。”

  三人围成三角而坐,因为戴着面罩白话看不清楚其余二人的面庞。但是与白话左摇右晃相比,这两人平静的不像是活人。白话同样也注意到这两人的反常,但是并没有往别处考虑。可能人家两个人是通过正儿八经的选拔才坐到这个位置,两相比较下,自己这种走后门的不受待见也很正常。

  此行的目的是在和空间站对接后,再其生活一段时间,并且完成一些简单作业。白话心想着虽说这二人瞧不上他,但毕竟要在这种环境下朝夕相处,关系肯定不会太僵。

  时间总是不等人的,转眼间火箭的载人舱就和太空站对接完成,几人起身准备前往空间站。待到了空间站,白话才瞧见两人的面庞,这是两个中年男人,眼神中似乎布满了沧桑。

  与此同时,白恨歌的别墅内。白家人齐聚,在主位落座的正是白恨歌。此时白恨歌正优雅的翘着二郎腿,高开叉的旗袍使其如白玉般的长腿暴露在空气中。她的眼光打量着落座的众人,嘴上弧度微微勾起。手上正掐着一张质地优良的纸。

  纸上面赫然印着“遗嘱”字样。

  白恨歌仍是观望眼前众人,一言不发。许久终是有人再难忍受如此诡谲画面,于是便开了口。

  “我们如此对待白话,这样真的好吗?”开口的正是先前在病房内大打出手的,白话的大姑,白疼。

  “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好,那你可以去替代他。”开口的正是白恨歌。“可惜,你没有让我如此大费周章对付的价值啊,大姐。”白恨歌说话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感情,与之前无微不至关心白话的像是两个人。

  “我十分好奇你是如何伪装的那么关心白话?难道你真的没有心吗?”开口的正是白家的临时话事人,白无严。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你要是觉得我手段太狠了,你可以不要你的那份遗产。”白恨歌冷哼一声。

  白无严不再言语,白家话事人在该女面前荡然无存。

  “接下来,让我们来讨论遗产怎么分吧。”白恨歌淡淡的对着众人瞥了一句话。

  ........

  “话话啊,你可不要怪姑姑狠心,要怪就怪白凤阳那个老家伙吧。谁让他把近乎八成的遗产全留给你了。或许你也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大费周章的设计这个计划,让你的最后一程得以实现愿望。换个人对付你就没有像我如此好心的了。”白恨歌喃喃道。

  .........

  画面一转,来到太空舱,白话正热情地向两人搭话,想拉进彼此间的距离。可惜,效果甚微不过是热脸贴冷屁股罢了。这两人对待白话的热情问候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嗯”“好”

  没有更多言语。

  白话也是渐渐的觉得有些无趣,便也选择了沉默,心里不禁打起了嘀咕。

  “什么人啊都?”

  眼中甚至泛起涟漪,不过眼泪并没有留下来,而是浮在白话的眼前。而白话也没心思关注这些自己在课本中看的烂熟于心的现象。现在他的心中不禁浮现出那些个关心他的笑脸。

  “回来在跟他们见面时,一定要把自己现在经历的种种都一一告诉他们。”白话心中暗自盘算。在太空站中十几分钟见一次日出。唯一能辨别时间的东西只有刻在他太空站仪表上的时钟。

  白话找到自己的床铺,收拾了下心情,疲惫涌了上来。虽说是微重力环境,但是白话的适应能力却是很强。仅仅是一小会儿的适应,现在就已经酣然入睡了。

  在白话的意识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很熟悉的面庞。这个脸庞上,眼睛中灌满泪水。神态无比自责,白话看不清对方的脸,想要靠近。便向着那个人的方向奔跑,白话和那个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快要拨开迷雾,揭开真相之时。那人突然背身而去,任凭白话追赶都不及。怅然若失之感布满全身......

  白话感情正欲爆发之时,突然发生怪变。似乎有一道怪力将自己从梦境中抽离。白话缓慢抬起闭幕已久的眼皮,眼前赫然站着原先不怎么打理自己的两人。此时这两人正直勾勾的盯着白话。

  “走,到点出任务了。”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从其中一个人嘴中传出。

  “好,我知道了。”白话热情似火,这还是这两人第一次向他搭话。

  白话起身跟着两人的节奏,换好了装备。先前向白话搭话的那个人此时又开口道:“太空的环境复杂,瞬息万变。一会我帮你把连接绳固定好。你行事小心些。”

  “好。”

  随着一道道舱门的打开和关闭。白话三人终于是到达了太空舱外,白话跟着两人的引导。慢慢的抵达了自己的作业区域。

  这是白话初次真正意义上的上太空中,动作难以协调是再自然不过的现象了。白话像一个奇行种一样在扭来扭去。

  突然一道巨力传来,将白话冲飞出去。白话刚想吐槽,这太空中什么鬼情况啊。有连接绳保证安全的他显的是那么有恃无恐。

  白话被这力袭击了一次,现在正匀速远离太空舱。仅过一段时间的远离后,连接绳并没有产生白话预期的作用效果。此时的他明显比刚才要慌上许多,他试图通过对内语音去联系那两人,结果仅是得到一段莎莎声作答。

  白话在头盔中大声吼叫,结果仍是徒然。不一会,又是一道巨力。白话飞的更快更远了。白话望着眼前正在一点点缩小的地球。内心陷入绝望,他看着这广袤的,漆黑的四周。一切都显得如此寂静,毫无生气的寂静。在背包里储存的氧气被持续的消耗着。慢慢得,白话逐渐感到呼吸不畅。意识正在缓慢的沉沦,他眼前似乎浮现出曾经的种种。

  四周如此冰冷,他渴望温暖。

  他感叹他这一生如此短暂,如昙花般一现凋零。

  他又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阳光,空气,和温暖......

  时间再往前推,在白话刚出被刮走时,那两人也向总部如实汇报这件事--白话连接绳连接部位脱落。

  虽说在天上飞的太空舱仍然完好无损,但是在他们的口上还是损坏了。

  地球

  白家白恨歌收到了由航天总部发来的密电“-.-./---/--/.--./.-.././-/.”

  白恨歌看见不禁放声大笑,笑的如此疯狂。不再有先前温文尔雅的形象......

我和徐公谁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