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黑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不过尔尔

  冰冷,掐断了温暖的希望。

  在白话眼中的光芒正一点点的离散。

  人性宛如白话所处的环境一般,虽有光华,但却是被无尽的黑暗包裹。一切的美好不过是奢求,是一个行将就木之人最终的幻想。

  此刻,那个天真的少年仿佛一去不复返,将终之时方才领悟一切。白话的眼睛缓缓的合闭,他心中正嘲笑着自己的无知和愚昧。他妄想张张嘴,拼尽全力去吐槽这不公的一切。但显然,他已无力在批驳评判这个不争的事实。

  宇宙浩大,但是也孤独。在真空环境下,活物十不存十。白话所在方圆几百里,一个活物都没有,

  吗?

  突然间,时空一阵扭曲,一艘不大不小的飞船凭空出现。

  “队长,咱们的坐标对吗?”

  “小夏,你不要质疑队长,我可是专业的。”

  船内,一道女声和一道男声,此起彼伏。

  飞船行驶了有一段时间。突然间,只见一道粗犷的男声惊起。

  “是谁怎么没素质啊,怎么在宇宙里面也乱扔垃圾啊。”他们二人眼前正是穿着宇航服的白话。

  “等等,老大。那好像是个人。”名为小夏的女生开口道。“说不定还是我们想找的那个星球上的人。”

  语毕,男人沉思了一刹。便将飞船减速,在白话面前稳稳的停了下来。他又朝飞船的操作面板上按了几下,飞船外部便传出强大的吸力。白话也如同脱线风筝朝飞船飞了过去。

  不多时,白话昏昏沉沉的睁开了布满泪痕的双眼,迷失的意识逐渐回归。望着眼前陌生的天花板,不禁陷入沉思,他开始复盘。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不是被丢到太空里了吗?即使心中骇然,白话还是强装镇定,压下心中的狂风暴雨。试图将能量分配到腿部和腰部的肌肉,结果无济于事,只感到疲软。

  不一会儿,镶在墙中的门突然被打开。面朝白话,有两人走了进来。直到白话的“床”前,两人对着白话叽里呱啦的一顿输出,但不见白话回话,只见一脸懵逼。

  这两人见白话如此反应,尴尬的挠了挠头。随即快步出门,不多时,便又回来了。拿着一个小耳麦为白话佩戴上。

  “初次见面,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的名字是夏竹,他是阮青。我们该如何称呼你呢?”一道甜美无比的声音从耳麦中传出。

  “白话”

  白话见对方也是人,并不是他心中奇思妙想的奇行种。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您能跟我们回去一趟吗?”夏竹再次开口。“我们是拉坯布人,也是前来调查地球的令使。同样也是你们口中常说的外星人。”

  “外星人也是人样吗?”白话一脸茫然地问道。这和他印象中的外星人不尽相同。

  “难道我们非要是三头六臂你们才能接受吗?明明生长自然环境都差不多,为什么你们总会认为外星人不是人样呢?难道你觉得在恶劣的环境下会诞生出智慧生物吗?”此时夏竹正以极度夸张地语速向白话输出着。看得出来夏竹明显是有些生气了。

  白话此时被吓得一身冷汗,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是如今这种情况,自己的小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上。

  “对不起起起起起....我给你磕头磕磕磕磕磕磕磕磕磕.....”白话此刻怂到了极致。不过这种情况谁来谁怂。毕竟小命掌握在别人手里可不是什么可令人开心的事情。

  “那作为冒犯的惩罚,你要跟我们回到我们的星球。”夏竹美丽的面庞上正挂着一抹奸笑。

  “行行行,好好好。只要不杀我就好。”白话听见夏竹所述,面部表情明显放松不少。

  “杀你?我们可舍不得,毕竟你的母星信息我们还要通过你来了解。这可比我们亲自去调查划算的多,打工人的命也是命啊。”语毕,夏竹脸上多了些愁容。

  “等你到我们星球后,去通过一下审核,有我们在审核什么的倒不是问题。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安排好你的住所。供你的选择也有很多种,你可以选择考取我们的大学,也可以通过抽签去决定自己的职业,然后先学专业知识,学成直接就业。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哦。”一旁久伫的阮青开口道。

  “这不就两个选择吗?怎么就多了?”白话小声嘀咕着。

  “什么?”阮青脸朝着白话,不解白话在询问着什么。“对了,补充一点。你的母星你有极大可能回不去了。”

  “回不去就回不去了,我对那破地方也没啥留恋的,要是他们拿真心待我,我也不会像个垃圾一样在太空里漂泊了。”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我还以为那是你的特殊癖好呢。”一旁的夏竹笑着说道。

  “你家的癖好那么抽象吗?”白话朝这夏竹翻了翻白眼。

  经过一些交流,双方间的关系明显缓和很多,至少白话放下了恐惧。

  三人在有的没的东扯一句,西扯一句。阮青和夏竹总是很好奇白话身上发生的事,毕竟正如白话所说,没哪个正常人会选择在太空里漂流。不过结果注定是让两人失望的,毕竟白话也好奇自己身上发生的事。

  “青哥,咱们什么时候启程啊?”白话和两人聊了一会连称谓都变了。“对了,你们离地球这么近,难道就不怕我们的卫星捕获你们吗?”白话好奇的问道。

  “你们的科技程度,不过尔尔。是什么造成我们会惧怕你们科技的错觉。照你们的话来说,我们只是算来使。连区区扭曲时空进行星际穿梭的最基本的能力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拉胚布的对手。话句话说即使发现我们又如何呢?”此时,阮青换了口气对白话说道。“不过你也不必紧张,我们并无恶意。不然你也不可能在这安然无恙的说话了。”

  “好了,在两个小时后启程。你要吃些什么吗?来感受一下拉胚布的美食吧。”

  “老青,我又饿了。”一旁的夏竹的一只手正尴尬的挠着自己的秀发,另一只手正抚摸着自己的无底洞肚子。

  “唉~真是个祖宗啊!”

我和徐公谁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