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仙踪:赛博征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逆天玄道躯】之威能

  梧饵村的村头有一座古旧的祠堂,由坚硬的榉木中部搭建而成,上空而下实,祠堂虽然不大,却四面紧凑缀连,形成环绕之势,处于其中则心神镇定,目明思澈。在村里人有祭祀和供奉的事宜时,总会来这里操办。

  祠堂正中有一棵古木,村里灵祀稍长的老人们都说,那是棵有幸得仙人触抚的灵树,它根虬叶密,千百年来也未曾枯黄过一次,而正是这棵浸透着灵气的仙树在护佑着梧饵村。

  可现在,灵树的根部好似受到重创一般,深深地开裂,隐约还弥散着淡淡灵气。

  黑金妖蟾方才势大力沉的一记“虚烁”,蕴含着极高浓度的“虚灵真气”,此种真气离脱现世也抵堕现世。因此,贯体以虚灵真气的血月宗在九州大陆的其他仙家法门看来,是不折不扣的邪修,曾有修至大乘圣境的仙人作评:“猖逆道而行之术,伪灵气之极也”。

  简而言之,是为“道之反道,灵之伪灵”。

  诸葛澈看向刚才凌墨尘悬停的方向,他的头微微垂下,身体松垮,仿若脱力一般踩在长剑之上。

  “看来虚烁确实击中了他的身体,难不成是已经死透了吧?”诸葛澈心想,却又担心有诈,接着轻蔑一笑,冷哼道:

  “如何,这一招虚烁,你可能承住啊?我苦苦豢养这只妖傀,足足用掉了近半存量的‘血食’,它的修为少说也有金丹前期!”

  没有任何反应。

  只见那凌墨尘依然立于剑上,额前的刘海儿和鬓角的缕缕黑发随风轻轻摇动,仅有面部朝下,无法看清他的神情,也不知死活,那场景实在诡异。

  “唔——”他忽然抬起头来,睁开眼目,那双瞳如黄金一般炽燃着,具象化的灵力在其中缓缓流转、不灭无寂。

  “欸嘿,修炼完毕~”墨尘两眼眯成缝,浅笑道。

  “多亏了澈君为我提供如此澄澈又纯粹的虚灵真气,方才总算突破了具灵中期的瓶颈。”

  “什......什么、这片刻,你说你是在修炼??还突破了具灵中期的瓶颈?”诸葛澈肉眼可见地慌乱起来、谈吐也没有了刚才的底气。

  “这不可能!不可能!十三年前你也不过是结晶后期的修为而已!怎么会在短短十三年就破抵具灵境?”

  听到诸葛澈的这番话,墨尘毫不吃惊,甚至有些习惯了。“或许是因为我从炼气到筑基也只花了一天时间?”

  “哦不,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吧”墨尘带着笑意补充道。

  “可......可恶,这天下哪有这档子事儿,荒谬,真是荒谬啊!”诸葛澈气得面目通红,双拳紧握。

  虽说炼气期乃是登仙长阶的第一阶,可由于修炼者是初次感应天地灵气并将其内化吸收,在行运周天时往往碰壁受挫。少则一年,多则数十年依然在炼气期苦苦挣扎的修士也大有人在。

  像凌墨尘这样仅用一日便凝神炼气,意定筑基的修士,恐怕鲜有人在。

  “你这狗修是用了什么天材地宝,还是走了狗屎运找到哪处洞天福地,才能这般修炼神速?”诸葛澈恼怒又不解地问道。

  “哈哈,都不是。”墨尘轻笑,轻描淡写地说:

  “不好意思,我身拥【逆天玄道躯】。”

  诸葛澈的双目瞪圆,他的面部则因情绪的过度起伏而剧烈扭曲起来,牙齿在口中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岂有......此理,这种传闻中的资质怎会存在,就算存在又为什么偏偏是你这狗修......可恶啊!”

  不等诸葛澈发作,墨尘的双眼微睁,笑意褪去,脸色转瞬凌厉了起来,振振有词地说道。

  “【煌煌玄天,唯吾独尊】——”

  他将右手抬至面门正前,无名指下扣,傲然挺立在长剑之上,冷若冰霜地说道:

  “血月宗私结异界妖众,又捕杀百姓做以‘血食’饲养,我早就该替天行道、灭你宗门!今天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那就让你见识见识太虚观得胜真修的造化!”

  “太虚剑法,三式——渊影!”

  语毕,墨尘周身的空气流速变得滞缓,彷佛一个直径约三米的球形空间以他为中心正同此方世界隔绝开来,那球形的领域内既无风亦无念,有的仅仅是沉静如水的灵流在伺机待发。

  感受到远处墨尘灵压的变动,诸葛澈如临大敌,他清楚地意识到墨尘的修为确实在虚烁击中他后的片刻内骤然提升,这有反常理,但既然他是【玄道之躯】,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十三年前,他以一己之力捣毁血月宗在鹿铃岛的据点,年纪轻轻,却拥有远超同道龄修士的修为,仅凭着结晶末期的造化便大败三位金丹中期的血月主事,其中一位便是诸葛澈的亲师兄,巫治。据师兄后来说,在斗法中眼见即将落败,便自噬金丹,催动真气逆行,最终假死避战,才躲过了墨尘的杀招,苟且逃生。

  如今十年多过去,自己仙资深厚,还汲取了虚灵真境的异界灵气,才勉强破抵金丹末期,可这小子,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突破了具灵末期。

  这就是【逆天玄道躯】吗?果真如传闻一般有着近乎卓绝的灵修天赋,和无可匹敌的灵力感应......

  可怕,如果真如这小子所说,他已经突破了具灵末期,那自己根本毫无胜算。

  面对展现出强大灵压的凌墨尘,诸葛澈飞速地在脑中思考着制敌之计,但显然,墨尘并不打算给他考虑的时间。

  “剑显。”灵流缓缓凝聚,在墨尘的背后逐渐形成了三把形色各异的长剑。

  灵气化剑?!果真是具灵圣境的修为才可施展出来的神通,大事不妙!诸葛澈面色沉重,双手前后交错抬起,左手食指中指画出半圆,右手食指中指则画出半方,口中念念有词道:

  “敕令妖傀,成吾夔花”忽然,那只黑金妖蟾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巨手揉碎一般,在空中被挤兑、压缩,赤黑的血水从那硕大的肉球中汩汩流出,飞洒在地面上,形状好似一朵诡谲的花朵。

  “去!”凌墨尘短促地喝道,催使着灵剑向诸葛澈疾驰。

  “糟了!傀丹还没有结成!”诸葛澈暗叫不妙,却也只得运行真气,施放真元盾接下灵剑的劈刺。三把灵剑仿若开了灵智一般,分工明确,章法自然地施展着攻击,灵剑本就是灵气高度凝缩之物,真元盾虽然可以大大减抵灵力的压制,却同样会因为不同灵气的碰撞而产生冲击和震荡,在三把灵剑的连续攻势下,诸葛澈节节败退,从空中落至屋顶,又从屋顶落至铺满明黄银杏叶的地面。

  “只得撑到傀丹结成了。”诸葛澈眉头紧皱,一手伸向前方随着灵剑的攻击节奏和规律调整真元盾的灵力分配,一手则伸向头顶,加速那团黑色肉块的皱缩。

  “哦?有趣,这是在给我表演不用炼丹炉炼丹?难道说,这就是你们血月宗的独门绝技吗?”凌墨尘眉头轻挑,半开玩笑地说道,随着诸葛澈降回地面,他也渐渐从空中降下,单手一挥,脚下的长剑便轻悠悠地飘到他的手中。

  “有什么把戏,都使出来罢,【逆天玄道躯】岂是你等凡人差可比拟”凌墨尘隆声说道,他目光如炬,自信地盯着陷入被动的诸葛澈。

栗子香蕉 · 作家说

今天的份,已更新完毕,请指示!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