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仙踪:赛博征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血月往事

  【血为道源,无止穷流;逐影沐血,真自虚求】

  八岁那年,血月宗的长老将我从流窜的山贼手里赎了回来。一开始,师兄就带着我和其他几个初入宗门的孩子一起抄诵宗门的这条教义。在望月山阴面的宗门大殿,又或是山顶的血月祭台,我都曾一笔一划地抄写过这条教义。当时年纪尚小的我自然不懂得这教义的精髓,只记得什么血啊,什么虚的,每次都是囫囵吞枣地背,偷奸耍滑地抄,哪里有那凝思定神去体悟教义的机会,成天只想着快快修炼,御剑登仙,好去遍历这九州大陆,看看那些梦都未曾梦见的风景。

  一次宗门讲义上,我由于前夜逗弄偶然逮到的萤虫,在讲义堂呼呼大睡,据说鼾声把当值主事都吵得心烦意乱,不能正常训教。讲义结束后,被主事罚站,师兄看我可怜,便到戒厅陪我说话,打发时间。

  “阿澈,你可观得这天上的月亮是哪般色泽?”巫治师兄摸了摸灰白相间的胡子,温柔地问我。

  “不是白色吗,圆圆的,白白的,像个大盘子。”

  “哈哈哈哈哈,是啊,是白色的,你看到的是白色的,那它便是白色吗?”

  “对呀,我看到的是什么,便是什么啊。”

  “那它若是变了呢?”

  “不能,一个大盘子能变成什么呀,就算它是变了,我也不会变!”

  “哈哈哈哈哈,好,好!便是这世道如何改变,你心中的‘道’也不当变啊!”

  -----------------

  灵剑的攻势愈发猛烈,倏忽闪烁间,不断地劈砍、戳刺、掣斩。相较之下,诸葛澈的真元盾已经斑驳稀疏,甚至可以看到被击溃的灵力如片片花瓣一般凋落,消弭不见。

  “还差一点......”他吃力地望向天空中飞速旋转的黑金傀丹,黑色丹体的表面鎏金异彩,其中的灵力几近充沛。

  忽然,血红的雾气自丹体飞悬之处猛地喷涌而出,周遭很快弥散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在这雾气之中若是举头仰望,便会看到就连那太阳也被染上了一层血色。

  “嗯?怪哉。”凌墨尘发觉到了一丝异样,他止住了灵剑的进攻,将其召回在身边形成护法剑阵。细细观看那悬浮的妖丹,通体荡涤着暗金的色泽,有游丝般的灵气在其四周环绕。

  “倒是没见过将异界的妖畜活生生炼成丹的,莫非这便是你们血月的宗门秘法?”

  “废话少说,你碍我宗门修道求真,必须铲除!纵有具灵末期的修为又能如何,我也杀给你看!”

  这时,诸葛澈抓住灵剑回撤的空档,跃起后退,站定调息,做起法来。只见那怪丹兀地停止旋转,仿若有生命似的飞落在诸葛澈的右手掌心。

  “乌魁,谢谢你。”诸葛澈看向手心的妖丹,小声地说道。忽然,他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先是轻笑两声,接着仰天长啸:

  “血为道源——”

  “无止穷流——”

  “逐影沐血——”

  “真自虚求——”

  “血月宗大慈大悲,为九州安危殚精竭虑,却无人理解!”那妖丹彷佛回应着诸葛澈的怒号一般,刹那间爆燃出纯黑色的火焰,接着飞悬至他的头顶,团团环绕住全身。

  “你们的道便是‘道’吗?”黑色妖火自诸葛澈的脚边缓缓上升。

  “你们的义便是‘义’吗?”炽燃着、流动着,那黑火像是带着千古的愠怒一般。

  “为了这苍天众生,一点小小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黑色火焰熄灭了,那最后一缕火舌从诸葛澈的下颌处寂灭,只剩点点灵火的飞沫,随风而去。

  好似作别一般。

  诸葛澈仰起头来,凛然注视着稍显吃惊的凌墨尘。

  凌墨尘这才发现,诸葛澈那俊朗面容的左半侧显出三道深深的火痕,好似兽爪挠过一般。

  “血月禁术:傀魄长生诀”诸葛澈一边向凌墨尘走来,一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巫治师兄肯定想不到,我在望月山腹地的宗门禁地里找到了这本功法禁术。可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真的会使出这道禁术”他伸直左臂,只见那白皙胳膊上的血管根根暴起,自肘部向指尖不断延伸,没出几秒,整个左臂都成了可怖的血红色,血液从五根指尖飞射出来,有如灵蛇一般,或盘旋、或环绕在诸葛澈的周身。

  “说来好笑,这禁术是叫‘长生诀’,可催动它的代价却是......兴许这般长生,都是加到了虚灵血神的道体上吧”说着,诸葛澈苦笑起来,几缕鲜血从他毫无血色的嘴角缓缓淌下,但他却依然笃定地向凌墨尘走来。

  “有趣,有趣。不得不承认,你们血月宗是会些奇怪的妖术的。看来,你这是吞了那妖畜的修为啊。”墨尘冷笑一声,接着补充道:

  “还是自己一手饲养的。”

  听到这话,彷佛戳中了诸葛澈的死穴,他发疯似的奔袭而来,周身冒出汹涌的黑色灵焰,五道血流随着灵压的波动时而汇合时而四散,在离凌墨尘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纷纷高悬起来,化为了五根锋锐的血刺,夹杂着滔天怒意的灵压,向死敌攻去!

  凌墨尘在心中暗吃一惊,“此等灵压?他在短时间内竟已破抵具灵境,只是灵力流动极其不稳定,甚至有些——”

  “诡异!”凌墨尘不禁叫出声来。三把护法灵剑应付这五道变化莫测、时缓时急的血刺已经有些捉襟见肘,再加上诸葛澈的灵力骤涨,还使出破釜沉舟、玉石俱焚的近身战法不断压迫,纵使宿有【逆天玄道躯】的凌墨尘也有些招架不住。

  “不好,近身战,我并不在优。这厮的血族功法似乎可以强化肉身之能,可我并非体修,也不能体修,肉身的强度近乎凡胎......”凌墨尘的额间冒出了冷汗,面对着舍弃一切防御,一意为攻的诸葛澈,他一时间乱了阵法。

  “咻——”一根血刺硬生生捅穿了其中一把灵剑,径直向凌墨尘的面门刺来!

  “糟了,来不及躲闪了!”凌墨尘暗叫不妙,只得迅速调息,支使灵力让“渊影”所充沛于身外的灵力集中一点,削减血刺的致命攻势。

  鼻头一热,用右手轻抚过去,点点鲜红。

  尽管凌墨尘已尽力调用灵力进行缓冲,那骇人的血刺依然刺伤了他的眉心。

  眼见至敌被自己伤到,诸葛澈狂啸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便来战啊!便来战啊!太虚观的狗修!”他的双目无神,却带着重重的黑色焰影,嘴巴以怪异地角度大张着,肢体以近乎疯狂的方式贯彻着“战斗”的意志。

  “血月圣宗,万物皆傀——”

  “万物皆傀——”

  “吾亦是傀啊啊啊啊啊——”诸葛澈不断尖啸道,他的面部极度扭曲,甚至已经有些脱离人形,忽然,他狠狠地将双唇合住,咬肌鼓起,而张开后,半条断舌从那满是血污的口中飞落出来。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便来战啊!”

  凌墨尘脸色一沉,“不好,他的修为似乎又提升了。”

栗子香蕉 · 作家说

今日份已写完,感觉好像还能写。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