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界仙踪:赛博征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此非吾之本意

  九州大陆,丰饶辽阔,多有山川湖海遍布各处,叫得上名的,叫不上名的,古来自有的,似是方才初现的,风物至景,鳞次栉比,穷尽凡尘一生也难以看尽诸般风采。

  故有能人志士寻仙求道,遍历九州、探灵宝、修灵根,只为有朝一日能够解明大道,登仙长生。其后,更是衍生出诸多仙家法门,各有其宗门教义,修炼方式也不尽相同。

  无人知道太虚观是何人创立,观设何处,只是听闻在关中地区似有座不高的小山,那里灵气浓郁,僻静空幽,传说,某位道家仙祖在下界寻游时暂歇其中,引得百鸟朝圣,壤清风澈,为念凡界尘缘,仙祖才点化此处,赐名“太虚观”。

  凌墨尘却从来不信这一套。

  自懂事起,他就在太虚观铺着青石板的中庭追跑着蝴蝶了。师父灵虚子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儿,墨尘不愿听他的话,只觉得他的话语唠叨又啰嗦,什么谦逊啊,什么妄灭啊,在墨尘眼里,不过是老人自讨没趣的呓语而已。

  “呜呜呜呜——”幼年的墨尘依然瘦小、纤细,有如九州南部的深冬细雪一般柔白。他啜泣着,坐在覆着初秋露水的石板上。

  “怎么,徒儿又摔倒了——”一名老者瓮声瓮气地从前庭缓步前来。

  鲜血从膝盖汩汩流下,一直滑落,薄薄一层覆在小腿肚上。

  “师——父!蝶又飞跑了,呜呜呜,没抓到,还摔了。”

  “唉。你啊你,让你小心跑动,就是不听。”师父虽然责怪,却也小心地俯下身来,将墨尘的腿轻轻抬起,细细端详伤口。

  “呼。”只见灵虚子抿口轻吐,一缕仙气轻拂殷红的伤口,那血便止住了。

  “谢谢师父!我下次跑慢点!”看到伤口恢复,泪眼婆娑的小墨尘又笑了起来。

  “你生为【异体】,血肉薄弱,勿说炼体之修,平日的小伤都会要你的命,切记啊,徒儿。”

  “才没有,我现在已经可以御物飞空啦师父!”听到师父的说教,墨尘才不服气,站起身来立马行运灵力,将花坛中一块锅盖大小的石板抬至空中。那石板摇摇晃晃,却也在灵力催动下,悠悠地悬浮起来。

  灵虚子见状,是又好气又好笑,打趣道:

  “好徒儿,那你便用手抬起试试呢?”

  “好!试就试!”小家伙立马应了这番挑战,踮脚爬上花坛,气势汹汹地蹲下来,双指紧紧扣住那石板,气沉丹田,然后,狠狠发力——!

  石板纹丝未动。

  一只灵逸潇洒的仙鹤自丛丛山蔓之中悠缓飞旋而上,太虚观的青白墙壁掩映其中,伴随着清脆鹤唳的,还有一老一小开怀又爽朗的笑声。

  -----------------

  “喝啊——”连续的鏖战之中,凌墨尘被击退至银杏树下。

  一股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飞洒在地上。尚来不及调息,如疯入魔的诸葛澈已经疾袭而来,凌墨尘只得御剑腾起,避其锋芒。

  “嘿嘿嘿哈哈哈哈——喝啊”诸葛澈的道袍早已破破烂烂,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可怖的青黑色,可以明显看到其表皮下方的血脉正在急速地鼓动着,宛如战鼓一般。

  “啧、这厮现已失了神智,如此这般狂攻,会致气海受损、筋脉寸断!蠢货,不要命了吗!?”凌墨尘心想。

  方才那血刺刺破眉心,已对大意轻敌的凌墨尘造成不小的打击,接着又承下诸葛澈妖傀化后那暴风骤雨般的追击,他已经切实感受到了体力的衰减。面前这青年的魄力和决心,终于带给凌墨尘从未体验过的压迫力。

  是的,生为师父口中【异体】的凌墨尘,自幼便具有极高的灵修天赋,不但可以在数日内修抵常人枉费数十年才能触及的境界,还对灵力的流动异常敏感,可以进行极其细微又精妙的引导和操控。

  但这同样是有代价的。

  十四岁的凌墨尘头次出观巡游时,师父灵虚子曾在信中这样写道:

  “子宿有【逆天玄道躯】,天赋异禀,实乃罕见。汝之灵修,速超凡俗,数日便可及他人数十年之功,绝非凡夫俗子。灵力流转,亦极敏感,能随心操纵,妙不可言。然,此体亦有所限,肉身脆乏,非如常人。若修行不慎,恐伤及元神。汝当谨记,天赋虽高,亦需循序渐进,勿图速成。”

  【逆天玄道躯】的威能放之四海内的修真界,几乎无人不通、无人不晓,可其天然的弊端却鲜有人知。

  对于凌墨尘而言,这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太虚剑法,一式——斥浪!”凌墨尘在空中喝道,原先被血刺伤得千疮百孔的三把灵剑化为道道灵流,重新缠绕融合,形成了一把长约三米的断浪巨剑。灵剑成型,墨尘旋即催使灵力挥出巨剑,一道湛蓝的剑灵真气自剑峰疾斩而出!

  神智尽失的诸葛澈御空而至,看到向自己斩来的剑气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向墨尘逼近。此时的他,七窍流出深黑的血,左腿也似乎由于方才极速的奔跑而根骨断裂,在风中撕扯摇摆。

  “喝啊——”湛蓝的剑气精准命中了诸葛澈,他被剑气的强大冲击打退至几十米开外的空中,胸口处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可伤口处却没有血液流出,而是冉冉腾起汽雾,兴许是由于涌出的血液被体表的高温过快气化所致。忽然,诸葛澈剧烈地喘息起来,他哀嚎着,痛苦地用双手揉搓着头发。凌墨尘见状,便迅速调息整顿,以纯至的灵气压制方才战斗中对肉体造成的创伤进一步扩大。

  哀嚎声停滞了,凌墨尘一愣。

  他们四目相对,相互盯视着对方,那瞬间,凌墨尘不由得感到,诸葛澈的神智好像恢复了。

  哼,诸葛澈。这便是你口中所谓一点小小的“牺牲”吗?若是没有猜错,这血宗秘术乃是以妖畜和施术者自身的灵祀为祭,断有空高暴虐的修为,却毁了修道之人的命数。这般蚀骨啖魂的秘法,自然逆了天理,你又是何为之呢?

  难道,真是为了你口中的“道”?

  看着不成人样的诸葛澈,凌墨尘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他回想起许多事情,许多无法挽回的事情。

  一股无法排解、无法道明的悲伤荡涤着他的思绪。

  诸葛澈缓缓抬起头来,似笑非笑。他轻轻抽动嘴角,略显孤寂地笑了起来。

  “......就算它是变了,我也没有变啊,师兄......”

  “我似乎寻得那‘道’了”

  他的双目微闭,好像终于放下什么负担似的,平静地说道。

  接着,他望向远处的凌墨尘,一边咳血,一边艰难地说道:

  “恕......要怪罪,只得这般......”

  “此,绝非吾之本意。”语毕,他将双手交错九十度倒置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道:

  “穹苍裂,血月升——”

  “吾魂为引,吾血为链,九州天界,一线相连——”

  “虚实交融,血祭成道——”

  “界门,开!”

  随着诸葛澈那诡异又决绝的唱诵,他的腹部忽然如漩涡之底一般,流转出一个怪异的黑洞。

  凌墨尘像是觉察到什么似的,大叫一声:“不好!”随即向诸葛澈急速飞去。

栗子香蕉 · 作家说

扶我起来,我还能写。。。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