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珊灯火天涯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算错了一步

  寒风怒洗着大地,却洗不尽大地的血腥与苍凉。

  “来迟了,我终究还是来迟了!”

  话语声带着急躁与伤感,一名衣着朴素的少年急速跳下马背,向着天山七鹰的尸首所在急奔而来,焦灼的目光在众尸身上一一扫过,然后他脸色逐渐恢复平静。

  他放声道:“兄弟,你在哪里,我来啦!”

  没人答应,只有寒风夹杂着的回声。

  少年再次喊了几声,依然没人答应。

  然后少年心一酸,在那胡铁鹤的墓前跪了下来,他表情痛苦,道:“对不起,我来迟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您老人家。”

  冰冷的寒风在其身上吹过,地上的血迹在月光下变得更加阴森了几分。

  突然,远处传来了马啼声,是一匹白马,他所熟悉的白马。

  他痛苦的表情终于变得轻松。

  此少年名叫吴歌。

  不错,马还是他的那匹马,虽然伤痕累累,疲倦不已,但看到他时却是充满活力。

  只是马车旁的少年却是早已气息奄奄,此时正用他那乞求的目光望着吴歌,此少年正是胡天成。

  胡天成全周身丝毫不能动弹,只是喉头不断耸动,却一个字也挤不出来,而胸口上的血却还在不断流出。

  吴歌表情复杂,连忙过去将其扶起,以点血手法给其止了血,说道:“兄弟,别说话。”

  他的声音就像春风在少女脸上拂过,有一种温和而迷人的魅力,胡天成那死鱼般的眼珠也有了暖和的光芒。

  他边说着边将自身的大部分真气输进胡天成身体里,然后眉头一皱,道:“什么?竟连穴道也被点了?”

  他出手如风,迅速解了胡天成身上的八处大穴。

  看样子,此人杀人手法之阴毒竟是丝毫不亚于胡天成。

  在吴歌的真气输送下,胡天成终于有了生命的活力,他艰难地道:“是金大壮,他带着藏宝图跑了。”

  吴歌眉头皱了皱,道:“金大壮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

  很显然,他也不相信这样一个颓废的老人竟有如此能耐。

  胡天成惨白的嘴角露出一抹苦笑,道:“是啊,我以前一直看不起他的,他也逆来顺受了这么多年,想不到他这次竟然有出息了,而倒霉的却是我自己,你说可笑不可笑。”

  吴歌表情复杂的看着他,叹息道:“你也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吧,为什么还要将他带在身边?”

  胡天成道:“我也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我太自信了,我始终自信他没有那个勇气,我始终自信那一天不会来的这么快。”

  他咳嗽了几声,然后接着道:“我将他带在身边,只不过是想像太宗皇帝那样以人为镜,时时提醒自己一定要奋发向上,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失败者。”

  吴歌摇了摇头,道:“你确实是个怪人,不但内心的执念怪,就连心脏的位置也长得怪。”

  胡天成笑了,因为他听出来了这话是吴歌在夸他,而吴歌能够夸他的话却很少。

  他笑道:“金大壮确实也很聪明,他捅我一刀之后点了我的穴道,本是想让我的血慢慢流干,让我在恐惧绝望中死去,本来我是必死无疑的,只不过他算错了一步,我本不是普通人,心脏的位置又怎么会和普通人一样呢。”

  说着,他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吴歌冷笑道:“如果我没来的话,就算他那一刀没有捅到你的心脏,只怕也已死了。”

  胡天成微一愕然,然后笑道:“你不会的,我知道,虽然我做了很多坏事,你也恨我,有时候巴不得杀了我,但我知道你还是会帮我的。”

  吴歌冷冷道:“那是因为你还有回头的余地,否则的话老天爷也帮不了你。”

  一阵凛冽的寒风吹过,胡天成又剧烈咳嗽了起来,红色的鲜血喷洒在雪地上,如冬天的寒梅片片凋落。

  吴歌连忙道:“兄弟,别说话。”

  他连忙将自身的大部分真气向胡天成体内输了进去。

  过了盏茶时分,胡天成脸色微微好转。

  他转过头时看到了吴歌那张柔和的脸庞上汗珠滚滚而下,很显然,吴歌为了救他而消耗的真气并不亚于与一名武林高手拼命。

  看着这名一向与自己作对的救命恩人,胡天成一时间目光复杂,目光中有敬佩也有不解,他道:“我以前那样对你,而你却不计前嫌的救我,我实在不理解。”

  吴歌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只相信,每个人的存在都有他的价值,更何况常言道‘未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种事情别人又怎么能劝得了呢?”

  胡天成笑道:“不错,你果然很了解我,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价值。”

  听到这样的话,胡天成是高兴的,他高兴的真想喝两口,但他的金色酒壶已空。

  却见吴歌已经在自顾自的喝着酒,然后淡淡道:“只可惜你现在不能喝酒,否则的话,你真应该喝一杯的。”

  胡天成笑了笑,笑得很洒然,他明白吴歌的意思。

  有时候,人虽然丢了财宝,但却捡回了一条命,这也是值得庆祝的。不过,有些人若是丢了财宝,那活着就没了滋味。

  所以吴歌还是不理解胡天成为什么还笑得出来。

  只听胡天成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此刻心情很好吗?”

  吴歌正要开口说话,胡天成却接着道:“只因为那真正的藏宝图还在我手里。”

  吴歌苦笑道:“难道不是捡回了一条命而该高兴吗?”

  胡天成道:“那自然高兴,但我更高兴的是财宝还在我身上,可笑那金大壮自作聪明,但在我眼里依然只是个瞧不上的货色。”

  吴歌淡淡道:“只是你为什么要将这个秘密告诉我?”

  胡天成笑道:“第一,你救了我的命,我应该知恩图报,第二,你不是那种贪财的人,和你分享财宝我放心。“

  说着,他竟真的将藏宝图递了过去。

  吴歌也是真的伸手接过,接的是那么理所当然。

  胡天成眉头一皱,疑惑道:“你为什么不推辞?”

  吴歌笑了,他笑起来很温柔,他的笑没有哪个女孩子可以拒绝。

  他笑道:“我为什么要推辞?要知道,金银财宝人人梦寐以求,现在你将他交给我,我为什么要做那伪君子呢。”

  胡天成后悔了,他一向很少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但这次他做了。

  他终究还是算错了一步,那就是————人性本贪婪。

  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这财宝咱们还是一人一半的是吗?”

  只见吴歌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他突然出手,他的出手很快,动作也很优雅,胡天成自认就算自己不受伤,也是绝对躲不过他的一招半式的。

  胡天成只感自己肋下一麻,全周身再也不能动弹了,然后就有双手在他身上搜索起来,连每一个细节都没放过。

  只见吴歌淡淡道:“不错,这果然是最后一张藏宝图了,所以一定是真的。”

  现在的胡天成,表情就像吃了黄连,他不但后悔,而且愤怒,眼神中更是充满怨毒,他愤怒吴歌的乘人之危,愤怒自己竟然有做好人的念头,这种念头绝对是最愚蠢的。

  正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他的脸已变成死灰色,他的全身血液又再次开始冰冷,他的瞳孔已在逐渐放大。

  这是恐惧。

  他很少会有这种恐惧,即使面对天山七鹰的追杀,他也可以做到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但这次不一样,只因这次是他又恨又敬佩的对手却对他做了最不尊敬的事。

  吴歌冷笑道:“你放心走好吧兄弟,你的财宝我会替你好好花的。”

  话刚说完,他的剑以毒蛇般刺向胡天成偏移的心脏之处。

  胡天成终是认命了,他苦笑着闭上了眼,这次他显得很狼狈,但他知道,一个人在死了之后只要闭紧了眼,就算死得不如何从容,那别人也是看不出来的,但若是不闭眼的话,别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死不瞑目,然后就会联想到此人死的那一刻是多么的懦弱和恐惧,他绝对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

草生千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