阑珊灯火天涯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他厌倦了

  耳畔、脸庞,不断有疾风声呼啸而过,闭着双目的胡天成只感觉自己仿佛身在梦境之中,他的嘴角扯出了一抹优美的弧度。

  他笑了。

  他本应该想到的,他毕竟还是不会杀他。

  但他睁开眼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傻眼了。

  只因为事情并不如他所料,只因为吴歌的剑依然如毒蛇般攻向他的要害之处。

  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死,那只不过是他身旁多了一人正在挥舞着凌厉的刀法拼命阻挡而已。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大壮,先前还要将他置于死地的金大壮。

  他更茫然了,为什么救自己的是金大壮?

  他想不通,凛冽的寒风已让他的脑壳开始作痛。

  吴歌攻向他的剑依然出手如风,绝没有丝毫留守的余地,他毕竟还是要杀了他。

  但他的脸依然平静,依然没有那种带着身仇大恨的样子,胡天成与他确实不算带有身仇大恨,但胡天成却明白,他杀自己只不过是为了财宝而已。

  金大壮的刀法很好,很快,很毒辣,他握刀的手指枯瘦而修长,无论吴歌发出如何凌厉的招式他都能一一化解。

  两人虽在交手,但兵器却是未曾相交过一次,他们的招式对攻也只是依靠兵器所击出的劲力对攻而已。

  胡天成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仿佛身陷梦中。

  此时,吴歌的出手已愈来愈快,他凝神注目的神情就像在做一件生平最喜欢的事,纯粹专一,没有丝毫的杂质,他所用出的剑招也只是简单的刺,挑,撩,拨四个动作,但将它们连在一起却是形成了优美而强有力的进攻。

  而金大壮的刀法也随着他的快而快,他的刀法诡异而优雅,竟像是一群充满活力的少女在舞台的闪光灯下,若隐若现的绽放自信的光芒,给人以神秘与怜惜,在数十招间,他鬼影重重的刀法在吴歌面前竟是毫无破绽,反倒是让得吴歌有所慌乱。

  少女是优美的,更是迷人的,金大壮的刀法怎能让血气方刚的少年抵挡呢?

  恐怕再过十数招,吴歌就要彻底的败下阵来。

  面对如此诡谲而迷惑的刀法,胡天成连忙闭上了眼,让自己澎湃的内心连忙镇定。

  等他再次睁开眼时,只见周边的雪花夹杂着漫天的枯树枝在空中劲力盘旋。

  胡天成明白,两人此时都已施展全身功力,这不仅体现在外功的比拼上,更是内力的比拼。

  他自嘲的苦笑了起来,凭良心说,金大壮的武功已高出他太多太多了,但他却是自己瞧不上眼的失败者,此时的他,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转眼间,两人又攻出了五十多招,招招致命,而招招又被化解,但吴歌依然冷静得像冰,只是金大壮像是愈来愈急躁了。

  突然,吴歌剑锋一转,一道极为凌厉的剑气画出,金大壮强行被逼退了一步。

  虽然破绽不多,但对吴歌来说这一步就已足够,已足够十拿九稳的杀死胡天成了,高手间的较量拼的往往只是那关键的一招半式。

  吴歌微笑了,他肃穆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那是种胜利的微笑。

  但他却突然笑不出来了。

  因为就在其全力一击之时,只听“铮”的一声,他的剑尖已如朽木般被折断,剑尖是被金大壮折断的,被他已不可能的速度抓住了剑尖而折断。

  不过,饶是如此,断剑还是刺入了金大壮的胸膛。与此同时,金大壮的大砍刀却也以鬼魅的速度斩向了吴歌的脖颈。

  吴歌的汗珠也已滑落。

  胡天成也早已惊呆了眼,如此快的刀法竟是他平生仅见,他知道,在此种情况下,吴歌已绝无生还的可能,因为想要闪避这样的速度绝无可能。

  这一刻,胡天成的内心竟然充满失落,他感激金大壮救他性命,却又希望吴歌不要死在金大壮的这一刀之下,他始终相信,金大壮之所以救他,只不过是想要亲手折磨他罢了,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他并不想过。

  他的心已冰冷,金大壮的手段他是领教过的,此人的深沉阴毒只会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苦笑,他的内心在说:“吴歌啊吴歌,你要杀我,而我却不希望你死,多么可笑啊,可笑!”

  只是,他还是忘了一点,有些事情在别人眼中不可能,而吴歌却偏偏能化腐朽为神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吴歌却以静态之姿极速旋转了起来,如艺术家手下的圆规在雪地上画出了优美的弧线,金大壮的钢刀虽始终想要取其头颅,但却只能在其脖颈前的三寸之处停留。

  金大壮冷笑一声,将全身的劲力灌入了钢刀,他不相信这一招同归于尽的打法还有人能破解。

  但这一招,并不高明,这次吴歌笑了,他笑得很轻松愉悦。

  胡天成也是双目一亮,他已知道了吴歌的用意,此时吴歌只要将手中的长剑脱手滑出,抑或是震断手中的长剑冲向金大壮,完全有可乘之机。

  想到这,他不经心下大为佩服这个衣着朴素的少年,不过也有一丝嫉妒,这种应变能力却是自己做不到的。

  但吴歌毕竟是吴歌,胡天成又怎么能猜中其心中妙计呢?

  胡天成想不到,他永远不会想到。

  他的应对方法其实很简单,他没有向后滑出躲避刀锋,也没有震断长剑冲向金大壮,他用了最笨的方法。

  只见,他浑身劲力一提,竟是带动着金大壮滴溜溜直转了起来,那极速的刀锋始终没有追上吴歌的脖颈。

  金大壮也已后悔,他后悔自己不该将全身劲力贯穿钢刀的,而吴歌正是要他这一步判断出错,才有机会将他整个人控于股掌之中,而却又偏偏不采取卑鄙的手法。

  只见,极速旋转的吴歌此时化作了无数的幻影,幻影带起的强大劲力竟将飘落的雪花万箭齐发般疾射了出去。

  只听“铛”的一声,金大壮的钢刀落地,不过,落地的只是刀头,刀身还在其手里,刀头是被带着劲力的雪花击断的。

  金大壮惨然地看着断落在地上的刀头,他的脸一片紫一片白,他已料到了吴歌会来这一步,但他却偏偏反应慢了一步。

  他慢慢躬下了腰,然后他拾起了刀头,终于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道:“我输了!”

  吴歌道:“你没输,咱们平手了,我断剑,你断刀。”

  饶是如此说,但明眼人也看出来了,输的还是金大壮。

  吴歌只感觉此人在这一刹那间仿佛又老了很多,他连忙过去为其包扎胸口间汩汩流出的鲜血,老人却推开了他的手。

  吴歌明白他的意思,吴歌解开了胡天成的穴道。

  胡天成脸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老人,挤出了句:“为什么杀我,然后又救我?”

  老人喘息着,好似已很疲倦,很厌倦,但面对胡天成时他的脸色又显得很卑微很恭敬,他答道:“对不起,少爷,我错了。”

  胡天成冷笑道:“你以为一句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吗?”

  金大壮咳嗽了起来,胸口的血又不断的涌了出来,恭恭敬敬答道:“老奴不敢奢求少爷的原谅。”

  胡天成脸色终于缓和了几分,淡淡道:“你已不再欠我。”

  金大壮蜡黄的脸上布满了的感激之色,然后又拼命咳嗽了起来,吴歌连忙过去给他包扎了伤口。

  至于金大壮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自己是不会说的,而胡天成也不可能说,所以,只有吴歌说出来。

  吴歌向胡天成道:“其实金大叔这么做你现在应该完全明白了他的用意。”

  胡天成静静地看着手中的金色鱼皮宝剑,没有说话。

  吴歌接着道:“我始终相信金大叔不是那种贪图荣华的人,他做事一定有他的目的。”

  说着,他目光转向金大壮,向他微微一笑,金大壮满脸感激。

  他接着道:“我知道,金大叔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要教训你一次,一个晚辈对一个目中无人的小辈的教训,而他是不会让你死的,他也知道你心脏与常人不同,所以他才放心刺你一刀,他有了这个计划,只因为他算准了我一定会来,而且会来得很快。”

  说到这,胡天成冷笑起来,无论金大壮出于什么目的,他毕竟已捅了他一刀,已伤了他的心。

  金大壮脸色却已恢复了平静。

  吴歌接着道:“当我救你的时候,我也想到了金大叔一定就在附近,而他一定会来救你,所以我才向你出手,一来是为了试探他的武功,二来是完成他的心愿。”

  胡天成冷笑道:“这么说,你俩早就串通好了,就是为了捅我一刀是吧?”

  吴歌肃然道:“这倒不是。”

  金大壮道:“这是老奴自己一人的主意,一来是为了试探这少年,我总听说吴歌这小伙伴不但武功极高,而且聪明过人,今日交手后,果然后生可畏啊;二来是,老奴只想证明自己并不是一个窝囊颓废之人,也希望以后少爷看人不要只看表面;三来,老奴打算向少爷辞行。”

  胡天成脸色微微涨红,转过了头,没有说话。

  吴歌道:“那金大叔接下来打算去哪里呢?”

  金大壮笑道:“天下已经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老朽一把老骨头早已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还是找个隐蔽的地方蜗居度过一生吧,老了,也干不了什么大事了。”

  说完这句话后,面前的老人仿佛似已解脱,与先前那愁眉苦脸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吴歌静静地看着面前的老人,他喜欢老人此时脸上的那种释然,洒脱。

  老人笑道:“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那种花季少女。“

  吴歌笑了,他笑得很温和。

  金大壮也笑笑,但吴歌却是一直盯着他笑,金大壮终于莫名其妙。

  只听吴歌道:“金大叔莫非就是昔日以一把大刀震退祁连山八大寨的大刀金万里?”

  金大壮怔住,他苦笑道:“何以见得?”

  吴歌笑道:“刚才我与前辈交手之时,从前辈的刀法中猜测出来的。”

  金大壮玩味笑道:“那金万里横行江湖时,你还是小孩子,又没见过他,你是如何猜出来的?”

  吴歌道:“只因为前辈的刀法中隐隐有天山刀法的影子,而能将天山刀法融入自身刀法,又是刀法精湛的姓金的老前辈。”

  说到这,胡天成也已转过头,他的目光带着诧异。

  他不相信金大壮是金万里,传闻金万里威武霸气,脾气也十分火爆,绝不会是面前这位甘愿懦弱的老人。

  他不相信,幸好金大壮也没承认自己是金万里,这让他松了口气。

  金大壮突然扑哧笑了出来,道:“哈哈,你小子真是蠢啊,我没见过这么蠢的人了,那金万里早已死在天山老人手下,人尽皆知的嘛,你是不是也想咒我死啊。”

  吴歌也跟着笑了,吴歌笑道:“我看刚才气氛那么紧张开一个玩笑罢了,不过,我倒是很想了解一下这位天山老人,如果老前辈知道的话。”

  金大壮正摸出了酒壶,慢慢的喝了一口,才道:“江湖传闻他是个可怕的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面目,也没有人见过他出手,因为见过他出手的人都已死了,那邪魅的天山十四刀也只是他十四岁那年突然来了兴致所创的其中一套刀法,而我那刀法也只是看惯了人家出手学到了天山十四刀的一成罢了。”

  这么厉害的刀法竟然才算得上天山十四刀的一成?

  胡天成内心忍不住的激动。

  吴歌脸色肃然,道了句:“好厉害的人物!”

  然后接着道:“据说昔日的大侠吴乘风也是死在他手里的是吗?”

  金大壮道:“江湖传闻是这么说,毕竟吴乘风大侠武功那么高,能杀死他的也只有天山老人了,但毕竟谁也没有亲眼所见。”

  金大壮走了,他没有说要去哪里,他走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蜡黄,恢复了老态龙钟的体态,一个老人该有的体态。

  胡天成没有说话,只有吴歌说话时,胡天成才答话。

  藏宝图还是回到了胡天成的身上。

  吴歌忽然感觉到无趣,他要走,胡天成却说话了。

  “等到了那个地方咱们再各走各的吧。”

  吴歌答应了,只因胡天成求他的事他不能不答应。

  ...........

  冬月初七,猪日冲蛇,煞西。

  宜:作梁、修造、动土、安门、作灶、塞穴、开池、筑堤、补垣、栽种。

  忌:嫁娶、祈福、掘井、行丧、安葬、安床。

  天气虽冷,但却冷不进人们火热的心,尤其是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心。

  吴歌本来是要喝竹叶青的,但看到烧刀子的时候,他直接拿起酒坛就往喉咙里灌,现在他已有了五分醉意,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刚刚好。

  胡天成刚开始的时候却没喝酒,但有几个美女陪同之后他来了兴致,然后就有了五六分醉意。

  一个神秘的山洞中,一名脸戴轻纱的女子正盈盈跪下,她的体态柔美得像画中仙人。

  “吴歌他们到哪里了?”

  一女子的声音从里面传出,那声音虽略显苍老但听起来却有一种魔性的吸引力,仿佛听音便可知道此人是个绝世美人。

  跪在地上的轻纱女子声音软糯,惹人无限遐思,道:“据下属来报,他们正在飞天楼喝酒。”

  那带有魔性的声音传出,道:“都安排好了吗?”

  轻纱女子道:“都安排好了,就等着您吩咐呢。”

  那带有魔性的声音又道:“好,让他们准备动手!”

草生千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