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搜魔人有异食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老师

  而此时由灵性凝砂变成的蓝色护盾发挥出它的作用,它荧光蓝的显眼颜色吸引住了来自黑暗深渊的蠕虫,也代替了在它下方的阴影团,被深渊蠕虫惬意地口口吞下。

  只是这蠕虫看着庞大,但进食速度之慢,看似夸张的口器一口咬下,只咬下拇指大小的缺口,那怕又多出两条虫子加入这场盛宴,也能撑到传送者来到下一个壁炉,从出口之中安全出去。

  芙蕾朵估摸着时间,大概还要十来分钟才会抵达,但在这时,一股吸力拉扯着自己。

  拉扯的力量很大,带来头晕的感官影响。

  这个出口,距离对不上!

  不是总部出口,这是哪?!

  下一刻,不等芙蕾朵多想,两人被拉扯着退出暗界。

  出现在一个未知的壁炉出口。

  才刚刚落地,传送带来的眩晕感被两人强行压下,没有任何交流,却都默契地摆出谨慎的姿态。

  李队长枪套中的左轮枪已经出现在手中,瞄向未知的前方,微压上半身,降低重心,姿势犹如警惕的猎豹,不管是闪躲还是进攻都能在第一时间内反应过来。

  芙蕾朵眼神犀利地看向前方,扇子展开在面前,上面的锦鲤变成张着血口的食人鱼,呈蓄势待发之势。

  只是壁炉能看见的视野过于有限,只能观察到前方部分的景物:

  宽阔如广场的灰色水泥平地,中央不知何物堆积成山,穹顶上无光亮投下,阴暗但能勉强视物。

  “哈喽,两位?”声音从前方传来,来自一个被黑色袍子笼罩身形。

  音调熟悉,再加上袍子下那低矮圆滚的身体,李和芙蕾朵猜到来人——弗朗皮特,驻哈尔德保守派搜魔人小队队长。

  对方紫色的眼睛在黑色袍子下散发着危险狠毒的光亮。

  李队长同样紫色的双眼毫不避让,迎了上去:“弗朗皮特,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干什么?当然,我当然知道,这可是我幻想许久的画面,怎么样李队长,喜欢这个惊喜吗?”

  话音刚落,数十位黑袍人从更远的阴影处显出身形,四面八方地走到弗朗皮特的身边,袍子底下的眼睛颜色不一,但都是实打实搜魔人的身份。

  李暗暗低声,向芙蕾朵传达着信息:“你左我右”

  芙蕾朵迅速反应,两人一左一右直接冲向前方,可是才踏出炉子外,便撞上了突然出现的幻彩的屏障。

  两人的身形再次回到刚刚的原点,壁炉之中。

  抑制空间?这个灵性装置发明出来,可是用于关押魔鬼的,任何试图闯出去的物体都将被传送至起点位置,包括攻击。

  总部严格控制着这些特殊级装置,他们是怎么得来的?!

  芙蕾朵的脸色有些难看,对方的准备相比于有备而来这个词都不够以形容,不过,想到是为了李队而准备,似乎又不那么难理解了。

  弗朗皮特暗低低的声音夹着笑:“现在,谁才是猪笼里的猪?”

  ………

  ………

  高脚杯中紫红色的酒液在灯光之下显得异常妖艳,而拿着它的主人,一位金黄头发的年轻人,瘫软在红绒金木椅上。

  此时很是享受着只有德鲁皇室才能体验的享受——两名正匍匐在身下的绝色艳丽的魅魔。

  而他身处的华丽辉煌宫殿内并不止他一人。

  不远处的台阶下,莫弗撩拨着头上寥寥几根秀发,很是对眼前这位沉迷享乐的皇子感到满意,荒淫而愚蠢,很简单,不,很主动接受自己的控制。

  自己作为保守派三近侍之一,掌控着保守派三分之一的搜魔人。

  但这权利并不能满足他的野心,相比于其他两位切心实意服务皇室的近侍,自己有着更大可能在将来坐到更高的位置,甚至是万万人之上的位置也无不可能。

  所以就算现在坐在矮木凳上,远远低于三皇子的高度,也不会阻碍他感到舒心,抽上一口特供的雪茄,对着旁边刚刚进来的搜魔人统领:

  “齐多先生,事情进行到哪一步了?”

  “莫弗大人,斯奎因最后的亲卫已经入笼了。”

  “好啊,妙极了,自由派该退出舞台了。”莫弗相当满意。

  “只是……我们这样行动会不会太显眼了,三天内杀了五十名自由派不肯屈服的搜魔人,吸纳了近百名自由派的搜魔人,要是斯奎因闹到总部,会不会不好解释。”

  莫弗向后靠在椅背上,过了会才缓缓说:“齐多,你作为我最得意的学生,也是最聪明的一个,但你也往往会因为你的聪明而畏手畏脚。”

  齐多身体一绷,站得笔直,第下头,像往常一样等待着老师的教诲。

  莫弗很喜欢这为学生的臣服:

  “有的时候,政治斗争并不会像小说或者课本那样充满阴谋诡计。

  最好的政治家只需要看清局势,在时机已到后,对着对手的后脑勺扣下扳机就行,高效,简单而优雅。

  你要明白,自由派的灭亡并不是我们一手造成的,是他自己在这巨变的环境下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一步步变得虚弱,一阵风就能吹倒,而我们,只不过是那阵风罢了。

  没人会怪罪那阵风,更何况,除了我们,激进派也没少干啊。

  只要这次行动没有留活人,又有谁能状告本官呢?”

  齐多不着痕迹地看了眼不远处高台阶上那位皇子,那是他向往的位置,同时心中对于这位老师的话并没有什么波动。

  他那张烟黄恶臭的嘴里早就说不出什么对自己有用的话了,但很多时候,你需要表现出自己无知幼稚的一面,让高位者能展现一下比下面人要高的眼光和能耐,才能令他们满意,和,对自己放松警惕。

  “谨记老师教诲,相信国王重回王位那天不会太久。”齐多头更低了。

  莫弗满意地点点头,国王重回王位是所有保守派搜魔人的目标,而他的目标,就是当上那个国王:

  “去吧,齐多,确保自由派没有活人,那个被称为魔焰的李,手上的特殊遗器给我带回来。”

  “好的,莫弗大人”齐多应答后,走出宫殿。

一枚假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