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搜魔人有异食癖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五章老师

  他的语调和他所带来的安稳氛围与他瘦弱的身体有着巨大反差,但这股安全感,让还有些惊慌的弗朗皮特也重新恢复自信和沉稳。

  “再强的敌人,只要方法用对,也并非不可战胜。”

  这是他还在实习搜魔人时期,切斯顿,这个曾经带他做任务的老师就说过的话。

  哪怕后来自己凭借紫眼天赋,取得高于他的超凡实力,当上这位曾经老师的上级,但在某些场合,他还是能记忆起跟着切斯顿学习的画面。

  已经很久没有把对方放在“老师”这个位置上了,但到了如今危险时候,却是又让他感觉回到了实习阶段,任何事情,都有着老师可靠的兜底。

  “老师……”弗朗皮特期待的看着切斯顿。

  切斯顿手中复古风香炉发出光芒。

  去死吧!李!只要刚刚老师的毒成功进入体内,附着在你的灵力之上,就算你是火焰元素状态,也得屈服于毒素之下!

  下一刻,

  毒烟被激发,

  只是,

  李还是在前方肆意自由地燃烧,

  而弗朗皮特自己却突然全身疼痛,灵力调用不得,力气全无,滚圆的身体向前扑倒。

  跟他一样扑倒在地的,还有其他黑袍搜魔人。

  毒!

  毒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老师的毒什么时候进入的,对了,老师的毒可是无味无觉的,刚刚飘散的白烟,只是掩饰迷惑敌人的罢了。

  为什么?

  老师的毒引爆错了了吗?

  这个可笑的念头,随着弗朗皮特对上切斯顿那双充满凉意和理智的眼睛,而消散。

  不,切斯顿他没有错,他要毒的,就是我。

  弗朗皮特的眼睛因为灵力受阻而变回原本的棕色,那双豆大的眼睛里充满怨毒。

  “为什么…?”弗朗皮特撑着虚弱,口齿不清地质问。

  切斯顿的声音缓慢而优雅:“皮特,我教过你的,少问为什么……多想想自己能做什么。”

  做什么?弗朗皮特心中的悔恨和愤怒快化做水从他的胃袋里漫出来,自己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抵抗毒性的药剂,而切斯顿的毒,能持续半个钟头,想要拖延半个小时直到毒性消失也是不可能的,自己能做什么?

  等死,

  弗朗皮特的脑海中只有这个答案。

  “切斯顿,好久不见,”李的火焰收回,“我的意思是,好久没有以同党的身份跟你见面了。”

  “是的,李,肉麻的寒暄就到此为止吧,芙蕾朵呢?她总喜欢变成水当一个阴险的刺客?”切斯顿站得笔直,衬得他的身体格外瘦削。

  就在他的身后,空气中的水蒸气凝聚成水珠,水珠又合拢在一起聚成一团硕大的水团,紧接着,水团变为人形,并渐渐有了色彩,最后变成芙蕾朵的模样。

  “嘿,切斯顿,你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一位淑女真是太冒昧了,”芙蕾朵脸上带着不满,“要知道我的水蒸气传送要花费很多的时间。”

  “得了吧,要不是这些人被毒倒地你是不会出来的。”李毫不给她面子。

  芙蕾朵一个眼神沉默了李,转头问询着这位潜伏多年的同党:“刚刚的烟雾,进入我体内的,是什么?”

  “放心,只是一些提神的气体,不必担心,话说斐尔纽斯呢?他没跟你们一起?”

  李回答他的问题:“他现在安全着呢,在局里整理资料。”

  芙蕾朵追问:“切斯顿,到底发生什么了,自由派现在还存在吗?”

  切斯顿摘下兜帽:“你们三人还在明面上,那自由派就还在,至于发生了什么……”

  犹豫一会,继续开口:“总的来说,这是场保守派联手激进派对自由派发起的歼灭计划,但其他细节,我只能告诉你们,一切都在博士的计划之中,我们这些棋子,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就行了。”

  芙蕾朵和李陷入沉默,两人的脑海里想法各不相同。

  半晌,芙蕾朵还是惋惜开口:“只是可惜死了这么多弟兄……”说着,看向由尸体堆砌而成的山丘。

  “我的任务是接应你们,在你们带来之前,我是不能暴露身份的。”

  “我知道,切斯顿,我知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李队长打破了沉默的氛围。

  切斯顿挠挠头,组织着语言,好一会才开口:

  “我本来是激进派派到保守派的卧底来着。”

  “哈?”

  “别这样,这又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那激进派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上面人叫我在你们被围剿清除后,将那个称号为不灭人头的特殊遗器带回去。”

  “那现在呢,需要我们把人头给你吗?”

  “不了,把人头给博士带回去吧,这玩意能吸引两派相争,想来博士会对他感兴趣的。”

  “那你呢,安全吗?”

  切斯顿挥挥手,满不在乎:“我自有办法。”

  芙蕾朵不再矫情:“那好,你保重,我们还得想办法再传送一次,费恩和斯图西还等着我们呢。”

  “哈哈哈……”趴在地上的弗朗皮特突然发笑。

  几人向他看去,芙蕾朵皱皱眉:“怎么,临死前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你们见不到那两个黄眼小鬼了。”弗朗皮特脸上挂起一个阴惨的笑。

  “什么意思?”李一脚踩在他的背上,或许是肥胖脂肪堆积起来的身体踩上去脚感很好,李又用力踩了两脚。

  弗朗皮特只是笑,并不回答反而咒骂起切斯顿:“切斯顿,你个背叛国王的贱狗,你会死的,我在地狱等着你!”

  切斯顿好像听不到他的污言秽语,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平静:“真是吵闹……”说着,手上的香炉灯光一闪。

  弗朗皮特包括地上的黑袍人发出惨叫,身体不自觉地痉挛抽搐。

  芙蕾朵有些急躁:“切斯顿,费恩和斯图西呢?”

  切斯顿目光有些躲闪,没有看向芙蕾朵,手中的香炉再次一闪,回荡在空间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微张着嘴巴,好一会才开口:“他们……可能已经死了。”

一枚假玉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