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恋爱脑重来一遍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怎么有人穿校服都这么好看

  支线任务完成,奖励点数加10。

  金安宇没有去管那陡然增长的大量点数。

  他终于鼓起了勇气,神情严肃且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对方,在那张魂牵梦萦的面孔前抛下了一切心中的顾虑和其余任何旁的心思。

  哪两句话,都是他实实在在心里最想说的话。

  王小溪闻言先是一愣,被那句我好想你搞得有些不知所措。

  还从未有过真正恋爱经历的少女哪听过这这么直接的告白言语,一时间俏脸微红。

  “我还以为你再也不来和我说话了呢。”

  王小溪态度不算太好,言语中或多或少透着些许的责怪。只是当她突然间对上了那对格外深邃的眸子,近距离触及到那双眸子深处所饱含的热烈情感时,却突然不忍心多说一句责怪的话。

  那样的眼神,不知为何只让人心里感觉踏实。

  于是她也鼓起勇气,热切地用自己的方式回望那双眼睛。然后认真地将那双本不该如此陌生的眼睛一点点刻入心中,用余下的时间不断清晰。

  说来有些莫名其妙,不知为何王小溪总感觉那双明明只正对着她一人的眼睛却仿佛还装着另一个人?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很快就在她心中被否决,因为这片走廊上明明只有他们两个人。

  奇怪的是,这种按理说本该让她反感的感觉竟然并没有让她产生过多的抵触?

  哎呀王小溪啊王小溪人家都还没说啥呢,怎么自顾自地都快晕头转向了,有点出息好不好!

  王小溪缓缓闭上眼睛,在自己混乱不堪的情绪中似乎找到了迷茫羞涩和兴奋,可是好像还一丝愧疚和遗憾?

  “你看起来很累,安宇。”

  金安宇一愣,只感觉心脏漏了一拍。

  整个人突然有些微微颤抖,好像自己面前站着的突然变成了另一个人。

  “高三时间这么紧还浪费时间去卖奶茶真搞不懂你是怎么想的哦。”

  “你很缺钱吗,叔叔阿姨没给够你饭钱吗?高中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你知不知道!”

  王小溪突然又变了个人一样,像个老妈子一样开始碎碎念,还越说越着急,说到最后差点就要上手来掐金安宇的耳朵了。

  突如其来的语气变化让此刻还深陷回忆的金安宇终于回到了现实,有些手足无措地他好歹还是松了一口气,默默地看着眼前还在念叨念叨的可爱女孩心情也不自觉地美丽起来。

  “王小溪?”

  金安宇突然开口。

  “嗯?叫我干嘛?”

  王小溪突然抬头,却发现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可怕。

  “我觉得黑头发很好看,以后别染头发了好不好?”

  王小溪有些搞不懂眼前的金安宇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她很想说些什么但她此刻的心也和金安宇的话一样莫名其妙地怦怦直跳,着让她的大脑也不禁有些混乱。

  于是她向后退了一步,试着不去看那双该死的浓眉大眼,不断重复地做着深呼吸,这才强装镇定地恢复了正常语气。

  “干嘛啦,我染什么头发和你什么关系。”

  果然还是熟悉的语气,金安宇无奈地笑了笑。

  “我在和你说正事呢,你认真一点好不好,别卖奶茶了,很累的。”

  “别担心,我真的挺好的。”

  “我真的有在好好学习,下个星期考试等我好消息。”

  “很累可是。”

  “卖奶茶可以赚不少的钱。”

  “你又不缺钱。”

  “我现在不缺钱,但总会缺的,所以能赚一点是一点。”

  “可是……”

  “对了,给你你爱喝的芝士奶盖四季春。”

  金安宇不想在钱的话题上过多解释,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奶茶岔开话题,在贴心地插上吸管后递到了王小溪面前。

  但王小溪不知为何摇了摇头,没有去接。

  “会胖,不喝。”

  要是曾经的金安宇可能就当真了,但现在的他知道王小溪现在显然是在说气话。

  “你太瘦了,吃点甜的。”

  王小溪突然瞪了一眼金安宇,那眼神仿佛他如果说错一句话就要遭到千刀万剐。

  “你好像很喜欢给女孩子送奶茶?”

  “我只是喜欢给你送奶茶。”

  金安宇脱口而出。

  “当然我其实也不太喜欢送奶茶这个差事。”

  金安宇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只是喜欢你。”

  金安宇笑了笑,眼睛微微眯成了两个弯,看起来憨憨傻傻的。

  王小溪被突如其来的表白搞得面色通红,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回答什么,扭过头去哎呀哎呀了半天都没挤出一句话。

  “那你有没有送奶茶给别的女孩子过。”

  “我卖奶茶只是为了赚钱,就好像我喜欢你只是因为喜欢你。送不送奶茶我都只喜欢你。”

  早就经过一次恋爱洗礼的金安宇熟练地打起了太极,只是聪明的王小溪并没有被绕来绕去的话吸引注意。

  即便在金安宇层出不穷的露骨言语下有些心神荡漾,但王小溪还是保持住了相对清醒的头脑。

  “别扯,我晓得童姐给你传纸条了。”

  王小溪一脸得意好似胜券在握般看着金安宇,同时还嘟了嘟晶莹红润的小嘴,看得金安宇也有些心神不宁。

  闻言苦笑连连的金安宇当下也只能一五一十地说出了送给林佳佳奶茶的前因后果。

  王小溪低着头一个字一个字很认真地听完了他的话,然后很神情格外的严肃。

  “这样不好,人家当你是朋友,你这样是在利用她。”

  “我只是想赚钱。”

  “你可以找我,我有办法帮你。”

  金安宇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满脸认真的王小溪,知道她没有在开玩笑。

  凭王小溪的人缘确实也有这个能力。

  可是我亲爱的姐,这么点小事我哪敢麻烦您啊。

  金安宇只敢在心底暗自腹诽,表面上依然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便回答边敬了个礼。

  “行嘞领导,收到!”

  “你很缺钱吗?”

  王小溪接过奶茶象征性地喝了一口,然后又扭头看向并肩而行的金安宇。

  “没有,真没事,你放心。”

  “如果你真的缺钱的话,我可以借你一些,虽然不多。”

  金安宇闻言差点被口水呛到,连忙摆了摆手。

  王小溪看到金安宇难得吃瘪的样子嘿嘿笑了笑,明媚的眼神让整个阴暗的走廊都好像受到了冬日阳光的照耀。

  金安宇不想辜负王小溪的好意,所以点了点头,但想要他和王小溪借钱是不可能的。

  这关乎到男人的尊严问题!

  完成支线任务,奖励点数加15。系统提示音突然想起。

  “我们走快点吧,早自习快开始了。”

  王小溪一只手握着奶茶,就连说话的时候也舍不得把习惯从嘴里拿出来。

  这让金安于有些羡慕那根不知好歹的习惯。

  小溪小心翼翼地扯了扯金安宇校服的一角,又伸出一根手指可爱地指了指前方,嘴上依然嘟得鼓鼓的,咕咚咕咚地吸着奶茶。

  金安宇闻言点了点头加快了步伐,目光却突然被少女快步走时随风摇曳的衣角所吸引。

  穿过走廊窗户的间歇的光不讲道理地穿透了少女洁白的校服,偏大的校服轮廓下纤细轻柔的腰线微微摆动,在朦胧与虚幻间是一片星空般绚丽的美妙光景。

  真美。

  怎么有人穿校服都这么好看。

  检测到宿主恋爱脑巨夸张,奖励点数加10。

  ……..

  一回到教室,老远就听到了一阵嘈杂的争吵声。

  “干你娘的,没钱喝你老母的奶茶,给老子吐出来。”

  金安宇一下就听出了这是毛毛的的声音,顿感不妙。

  他和身后的王小溪做了个眼神交流后就快步向前。

  “别激动别激动吴鹏,咋回事。”

  “金鱼?你来得正好。剩下的奶茶钱就剩这小子没给了,我来的时候他整杯都下肚了却跟我说没钱。”

  “你瞧这小子德行一看就是准备赖账了,这我不得再多请他吃个拳头。”

  毛毛越说越生气,撸起袖子就要一拳抡过去还在被金安宇及时制止。

  也怪不得毛毛这么冲动,实在是眼前这个欠钱的人确实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这个人叫钟志,是属于那种传说中每个年级总会有一个的那种类型的哥们。

  也不能说人家心智不健全,只能说这哥们平时干的事情确实有点抽象。

  他的英勇事迹细数出来也是能写成小说的存在。

  语文课偷跑到器材室玩体育器材,体育课偷跑到信息教室玩学校电脑,信息课偷跑到保安室玩防暴盾牌和警棍。

  等保安发现的时候警棍已经被插在厕所蹲坑的洞里了,至于盾牌大概已经通过学校的人工湖随波逐流进飘进了城市地下水道了。

  这些也都不算什么。

  还有硬闯女厕所,偷同学东西,偷老师东西,甚至还偷食堂后厨的东西。

  这哥们背了不知道多少个处分还能安然无恙地在学校里读书,也只能说关系硬得很。

  最关键的是这个叫钟志的哥们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心眼,上次有个哥们嫌他上课吵闹骂了他一句脑瘫。

  这钟志硬是写了封两千字的信说有同学歧视侮辱霸凌他还把信交到了校长办公室。

  虽说那骂人的哥们确实不对,但最后事情闹大以后,他也硬是因为一时嘴快背了个处分,也算是受到足够沉重的惩罚了。

  谁知道钟志抽象也就算了,他家长也抽象,本来以为那哥们背了处分这事就算结束了。

  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他老妈带着一批警察直奔学校,说是有学生校园霸凌他儿子,要求立刻拘留。

  一时间风波闹得沸沸扬扬的全校皆知,那心直口快的骂人哥们是个单亲家庭出身,家里监护人老爹是个酒鬼也不管他的事,儿子被人带进局子里都还不知道在哪神智不清,最后还是杨小青去把人捞出来的。

  据说那哥们本来挺开朗的,本来成绩也不差,还立志要报考警察学院毕业就当个警察。

  结果从局子里出来以后就得了抑郁症,原本三位一体都已经报上了警察学院,最后硬是因为这失去了资格,后来就再也没了消息。

  “钟志,这杯奶茶算我请你,但是以后没带钱可别点奶茶了。”

  金安宇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硬是把毛毛一把从众人目光聚集地扯走,对着钟志讲完话后也没管他的反应扭头就离开了。

  “干啥拦着我,别人怕他我可不怕他,薅羊毛到我头上来了我不得给他点教训。”

  “一杯奶茶而已,以后不卖给他了就是了,犯不得计较。咱们卖奶茶赚钱本来就偷偷摸摸的,还是低调些好。”

  金安宇拍了拍吴鹏的肩膀,硬是哄到了早自习铃声响才把毛毛的情绪安抚下来,只是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满脸麻子的钟志正眯着眼睛注视着他们。

愚豆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