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鬼南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无标题章节

    前天,我去做了一个体检。然后昨天去上班了,太累了,我只坚持了一天。那个啥说不能吃苦啥的就去你妈的。我不怕她惹火我,这样她也会承受我的怒火。我就怕昨天这样的,安排一个位置就不说啥了,让你一直干,干到最后腰酸背疼,我直接走了,后来经过了一片漆黑的长廊,才出了西门。铁盘拖不起,我伤不起。昨天太累了,晚上又玩了几盘王者,然后晚上做了个恶梦,梦是这样的:

  万丈崖下,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崖上行去。

  寒日散发着淡淡光晕,在寒日的下面三五人站在崖顶,崖顶的边缘,有一个住着拐杖向上攀爬的人他背着竹背篓,佝偻着身子。在他前面是一个目光炯炯有神的老奶奶,最前面是一个衣裳破旧的半百中年人,他苦撑着身体,等后面的人。

  等那个目光炯炯的老奶奶跟上时,那个中年人叹了口气。老奶奶也跟着叹气道:“你看山下,这个是邱家的。”她粗糙枯黄的手指上布满深深皱纹,皮肤如同一张张皮壳。他指了指小伙,目光向崖下望去,“那是他姑姑”,在目光的极致处,崖下一行人向上攀爬,脚下的路只有半只脚的宽度可行,而崖的中间没有路。

  那个小伙顺着目光望去,不知何时,他下到崖底去了。他看见了自己与这行人浩浩荡荡的不知目的,没有方向,又好像人群中的自己不是自己。

  在瞬间之后,他又来到了一个木屋前,木板东倒西歪地钉在木梁上。屋内潮湿不堪,稀疏几株野草凄凉的生在屋中。屋前有一屋,像一个帐篷。天色昏暗,山峦诡奇,林间静黑。一个老人在小屋里取暖。

  他想搬到这里住,他的意识告诉他,他与老人是一起的。

  半饷过后,小屋中的老人不见了,他用手指掀开厚厚的泛黄的白帘子,小屋起火了,火势蔓延点着了整个小屋。他用手拍打想灭点火。一阵阵火苗从小屋中窜出,他用双手捧住小屋,泛黄的厚帘子盖不住火势。他不想让火引燃后面的木房子。

  再看他,他比房子还要高大,他跪在房子前面,一心一意只想控制火的蔓延,他的身子虚幻起来。最后小屋化为黑炭,在湿漉漉的木屋前冒着青烟。

  房前有个香炉,炉中有三柱香,香尖上残留燃烧后的香灰,此时三柱香燃烧见底,只留下香尖上的火星,火星被香灰半掩。一缕青烟幻成慈善模样。

  他见着那人脸,忙呼喊老人,此时他是正常大小。那老人在山下,仰起头,伸出手半握,木屋前立即出现一只虚幻的大手,往香炉上一拍,将慈善的人脸打进香炉,又封了三柱香。人面挣扎,脱离了束缚,三柱香也落在了地上。

  转眼,那老人来到屋下坡地,手中再动。那只虚幻的手堪堪按住人面,狰狞人面在香炉中死死挣扎。幻化做一团能量,时而又变成轻烟。

  那老人锁紧眉头,他怕他一松手,人脸就会跑出来。

  然后梦醒了。腰痛,眼也痛。

微雨细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