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鬼南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天,阳光撒向地面。他又去了那条黑黑的长廊,那里凉嗖嗖的,格外阴冷。

  “我怎么感觉不能呼吸了。这是哪,天怎么黑了,我怎么在这里。他双目紧闭,面色有几分痛苦。”

  他看看左边是超高的黑色铁丝网。外面树形婆娑。惨白的月光凄凉的照在大地上。朝前望去,漆黑一片。

  挣扎着起身,朝前跑去。是保安,他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他急促的跑着,临近保安厅,那幽幽的红光透过小房子的玻璃在黑夜中闪烁。他承认自己怕了,犹豫徘徊不敢上前。黑暗中,那保安转过头来,咧嘴一笑,猩红的双目让他转身逃离。

  “吓死了,终于醒了。”

  锤了锤胸口,他掀开被子,见雨落在窗子上。冬月的天,屋外寒风肆虐。

  伸展胳膊后,他欲要握紧拳头,只是肩头一种无力感从胳膊蔓延而下。摊开五指,他感受着指间阵阵的酥麻,说不出不知道这种感觉是舒服还是难受。

  他见到周围陌生的环境,盖在身上充满褶皱的被子。白色的墙壁好像被水浸泡过,一块块脱落,灰尘落在墙边,这里应该很久没有打扫过。

  握住双手,感受着陌生的身体,他心中开始回忆。

  “我是谁,我记得我姓林。”

  “我的名字,哎……我记不起了。”

  “好像……,我是叫林无名。”

  他抬眼望去。

  面积不大的小屋里,大理石花纹的方桌放在屋中一角,一台黑色的电脑屏幕半开于方桌中央。电脑旁边,平放这一个古旧的玉玦。

  一个红色满是灰尘的陈旧衣柜,一边柜门打开,另一个桌子之上摆满杂物,粗略看一下,有半杯水,有铜线,有笔,有一个填满文字的破旧笔记本,桌上脏兮兮,杂物之中还有一个破旧热水壶,热水壶的插口斜插在墙边插座上。

  他按下热水壶的按钮,壶底的二极管亮出红光。

  寒冷刺骨,他冷得瑟瑟发抖。裹上了被子,临躺下时,又盖了件毛衣在腿上。

  三十秒,那水壶就会传来声音,

  他以前数过。

  三十,

  二十九,

  ……

  三,

  二,

  一,

  为什么?明明就是三十秒,

  为什么这么安静,没有一点声音。

  他偏过头,只依稀见到桌角,以及桌边的茶壶。红色二极管表面布满灰尘。

  他想着是不是停电了,这么巧吗。

  睡吧!不管了。

  一条宛如天堑的山谷之中,他神情呆滞,漂浮在两侧满是白灰岩壁的底部,脚下是湍急的溪流。他僵硬的抬头,目光茫然无所依傍。顺着山体向上望去,山壁顶端生几株奇异碧绿植株,绿叶如伞叶般撑开,枝干如同伞把和伞骨架。那树根下,一个个老旧山洞在凄凄月光下杂乱排列。

  他来到一个山洞前,山洞并不大,洞口的两面墙壁之上是人工开凿过的痕迹。蛛网覆盖洞口,他仔细看时,发现蛛网上落满尘灰。

  那不大的洞口里,刚好可让一个人通行。他双手扶住墙边,往洞内行去。越往里,光线越发暗淡。他停下,见双手染上的灰尘,视线里漆黑一片。

  “主人,您终于……。”

  洞口深处传来一阵呜呜声,

  他听见好像有人在哭泣。

  “……我已经记不清我等您多久了。”

  是一个苍老的声音,那声音像是从饥饿腹中传来的共鸣。

  声音传入耳中,他一时想不起,只是那似曾相识的感受,将他深深迷住。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声喊他。

  “不要进去,快回来,危险!”

  他挣扎着回头,洞口的光亮远远的,那一缕光亮就像一轮圆月挂在漆黑天空的斜上方。

  他心中升起强烈的恐惧感,肯定的说出了一句。

  “我害怕黑暗,我要出去。”

  他发疯似的朝洞口跑去,他爱光明,爱这个世界。

  “小主,你怎么不来见老奴。”山洞底部,幽幽传来一句带着哭腔的言语。

  “嘶,痛……怎么又是这样的梦,上次是悬崖,这次是山涧。”

  他自言自语。

  他起床走了几步,灯光十分耀眼。长长明灯宛如葱根。

  喝口水压压惊,他摸了摸水壶,水壶是温热的。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然后小声呢喃说:“额头真痛,”

  林无名揉自己额头,又是一小声:“痛!”

  梦境很真实,刚刚撞到了灰白的树根,而自己被撞的部位刚好是额头。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林无名打开房门。

  “无名,快起床了,你看看几点了。”那人一字眉,目光如炬,催促林无名。

  “爷爷,我……”

  “好了,先下去拜拜三清吧!”

  林无名踉踉跄跄跟在老人身后,走到楼下。客厅正上方,摆放这三清神像,那神像栩栩如生。

  “三清在上,请保佑我林家平平安安,弟子林上人叩首。”说完这句,林上人点燃三根香烛,插入香炉之中,虔诚的拜了起来。

  林无名对此早已习惯,也忙颔首低头,拜了起来。

  “无名,家里香烛不够。你去你三叔哪里拿点香烛,就说我要的。别忘了带钱,来回跑很麻烦的。”林上人双手合十,面对神像,青黑色的面上无喜无悲。那不大的声音每一字都很清楚。

  林无名哦!了一声,就向外跑去。等他出了门,手放进口袋。才想起钱没拿,爷爷刚刚还提醒我了,回去拿,算了还是下次给吧!

  镇子上阳光温暖,绿树成荫。河边有人撒网,有人钓鱼,悠悠河水中长满浮萍。

  林无名走到一排排朝北房子的巷尾处。那老旧柳树下,有一家终年不见阳光的纸扎店,店门口两个纸扎人在风中前后摆动。林无名见店门上古旧的店名:

  “南派三叔纸扎店”

  便走了进去,熟练地喊了一声三叔。又扬起头颅,大声叫道:

  “老头,来一捆香。”

  三叔佝偻着背,从店里小房间走出。看到是林无名,马上骂了一句:“臭小子,没大没小的。”

  他伏下身,在满是灰尘堆满杂物的货柜底部找出一捆香烛。放在桌台上,

  林无名拿起那捆香烛,香末散落在桌台上。掂了掂手中的香烛。然后他记起自己没带钱,就讪笑起来。

  气氛顿时有些古怪,那三叔想了又想,说了句:“你小子不会又没带钱吧!”

  林无名一边拿着香烛欲朝门外去,一边又解释道:“您和我爷爷啥关系,一捆香烛而已,先记账上。”

  那三叔叹了口气,只好无奈的说道:“你回去吧!。”

  在他走后,三叔依然佝偻着身子,只见他向桌子上哈了口气。桌上的香末化为青烟,向天空飘去。

微雨细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