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之上的未来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奔溃的朱传枫

  “我们怎么相信你?万一你是骗我们的怎么办?而且既然你知道逃跑的路线,你为什么不自己跑,还到灯塔这边?”朱传枫立马就表示不信,余洋刻意对着朱传枫比出一个大拇指道:“你说的很对,他只是想进来灯塔里才瞎说的,他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出去。我觉得,我们还是把他丢出去吧。”

  余洋准备将陈军扔到外面去。但陈军马上就大声喊道:“我实话实说,其实我们找到小镇的地图不假,只是我们前往地方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两个从来没见过的人。我们有一个人想要去问些信息。但他走过去后,那个人突然笑着抓住了他。然后……”

  说到这,陈军突然当着三人的面呕吐出来,一脸非常难受。等陈军刚刚回上气,他又急忙道:“你们有枪,有足够的战力。我有信息,我们能够一起逃出这该死的雾灯镇的!”

  听他说完,朱传枫看了一眼余洋。余洋思索片刻,从警多年,他能够看出陈军并没有说假话,但是他可能隐瞒部分信息没有说。

  最后三人决定带着陈军前往雾灯镇的出口。但是陈军还是要给绑住的,于是余洋换个绑法让陈军能够行走,秦般月看着陈军不让他有些小动作。朱传枫收起书本,带上子夜灯和足够的灯油。接着打算打开门先看看外面的情况。

  在打开门的瞬间,朱传枫看到了一个怪异的人,他对朱传枫露出了微笑。

  “你好。”怪人用戏谑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而看到怪人的一霎那,朱传枫吓得摔在了地上,连子夜灯里的灯油流出他都没发现,他惊恐的盯着门口那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忍不住大声尖叫的出来。

  这时余洋猛地冲了过去,但门口的怪人早就逃走,当余洋冲到门口的时候,只看到黑暗中一个模糊的黑影。余洋转头看着吓得眼睛还瞪得巨大的朱传枫,只能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我们在的。”

  说完这些,余洋再一次看了一眼灯塔外,然后关上了门。

  但此时的朱传枫已经躲在了角落,余洋过去蹲下温和道:“别怕,我会带你离开这个雾灯镇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本来朱传枫是一个脾气很好的青年,但是现在他却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余洋道:“出去?出去又能怎样?余洋你心里没有点谱么?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么!”

  说到这里,朱传枫突然激动起来对着余洋吼道:“这里就是个吃人的世界!这里就是噩梦!永远不会停下的噩梦!余洋,就算你带我们离开这个雾灯镇,你能带我们躲过黑灯镇白灯镇么?你做不到,恐怖是不可能停歇的,因为就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

  “什么未来城,这里是个死城!”说完这些,朱传枫把整个身子埋进了角落里,刚刚看诡异的东西看得他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奔溃。他开始疯狂的逃避这一切,能多活久一些是一些。

  余洋在朱传枫身边蹲了好一会儿,但是朱传枫却把自己死死埋在角落,一动不动。这一幕让陈军都有些不耐烦了,他大声道:“喂,你们去不去啊,我可想继续活着啊。那个帅哥既然要留在这就让他自己留在这吧,我们先走啊。”

  余洋沉默了一会,他没有理会陈军,而是走到窗户变,看着外面漆黑的世界。虽然现在在灯塔下,但是依旧有着阴影,谁知道在阴影中会有什么。

  这时候秦般月走到余洋身边低声问道:“作何打算?”

  朱传枫的问题确实是个问题,他们不可能陪在这里和朱传枫一起任性。余洋清楚的知道,留在灯塔等待七天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到时候在场的人都要给朱传枫陪葬。但是现在放弃朱传枫让余洋有种放弃队友的负罪感,这种负罪感对于他一个刑警而言是非常重的。

  虽然这一路上朱传枫对于身体素质更好的余洋与秦般月来说是个累赘,没有他的话余洋和秦般月无疑是更强的组合。

  就在余洋沉思的时候,一束光芒照亮了余洋的脸庞,就连平时很安静的秦般月脸上都露出了兴奋,她立马转头看向窗边。

  在遥远的海平面之上,一束光芒破晓而出,它驱散了黑暗,告诉这里的人们,未来城不是永夜。

  朱传枫蜷缩的身体也似乎感受到什么,他转过头有些诧异,但是他的眼眸有一次暗淡下去。

  就算有了光芒又怎样?

  余洋这时候走向朱传枫道:“这里是有白天的,和我们走吧,等天彻底亮了以后,我们就离开这个小镇。

  朱传枫依旧蜷缩着,一动不动,余洋的话对他而言一点作用都没有。后来秦般月也和余洋一同来劝了他一会,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

  最终,看着窗外越来越亮的天空,余洋只能叹息一声道:“我们先出去找出路了。我们会给你留下标记,如果你状态好点了,跟上来吧。”

  余洋不可能为了他一个人,让自己和秦般月失去这次机会。他始终记得自己来未来城的目的,那就是找到那个杀害师父的凶手。

  于是整理好东西,余洋和秦般月牵着一根绑着陈军的绳子就离开了灯塔,向着外面的世界走去。不过在离开前,他对朱传枫最后的温柔就是在附近仔细地探查一番,确定这附近不会出现怪物后,身影才消失在了灯塔地附近。

  这一举动当然让陈军相当地不满,这来来回回地搜查都花费了一个多小时,但是这个不满在余洋塞到他嘴里一个面包时他才停了下来。

  三人走后,朱传枫还是一直缩在角落中。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就在余洋要睡过去地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地声音。

  这个声音和朱传枫的声音一摸一样。

  “你好,能帮我开一下门么?”

  “!”朱传枫惊恐的瞪大双眼,他用力抱着自己,想将自己缩成更小的一个球。但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响,朱传枫实在忍不住,他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去听外面越来越大声的敲门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敲门声不再响起。这时候朱传枫突然响起灯塔里还有一个存放灯油和沙袋的仓库。他心里挣扎了良久,终于走出舒适区,他费力的站起,准备走向那间仓库里。

  但当他转身的时候,却看到在楼梯上那个窗口处,一个和自己张得一模一样的脸正看着自己。那张脸正在笑着,但是它只有咧开的嘴笑着,那双眼睛没有任何的笑意,他鼻子以上的部位根本没有笑起来该有的样子。

  它笑得违和感十足,它笑得让人害怕。

  “朱传枫,我进来了哟。”

  “哈哈。”

狗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