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生子的往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谭正和杨学明拿着裴海源提供的监控硬盘走出厂房大门。

  “去小塘镇。”谭正坐上副驾说。

  吉普车发动机启动,朝着小塘镇驶去。

  “谭队,我觉得这个裴海源不像有问题,你说接下来我们应该朝哪个方向调查?”杨学明手握方向盘问道。

  “我这就带你换个方向,我们去小塘镇医院,查一查另外一个案子。”谭正点燃香烟说。

  “饶立坤?那个案子还没给我们管吧,您是觉得两个案子有联系?”杨学明问道。

  “早上李道宽给我打电话了,饶立坤和范建涛是同学,关系很好的那种。”谭正吐出一口烟说。

  “那我们去医院干嘛?”杨学明又问。

  “查朱铁平一家。”谭正说。

  “就是饶立坤死亡的那栋房子的主人?十年过去了还查得到么?”杨学明说。

  “去试试吧,这是现在唯一的线索了!”谭正说。

  小塘镇镇医院

  六层的医院大楼矗立在街角,镇上普遍都是四层左右的民房,这所医院在镇上显得格外高。

  “谭警官,我们医院在五年前搬迁过一次,以前的很多档案我们都销毁了,你这个要求我们估计是做不到的。而且我是搬了以后调过来的,你说的这个朱铁平一家的事我没经手,你们可以去档案室里找一找,其他的就靠你们的运气了。”院长办公室里秃顶的老头说着。

  “麻烦院长了,我们去碰碰运气,谁带我们过去呢?”谭正问。

  院长坐在办公桌后面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好了一会儿老王带你们去,他在医院有十五年了,对档案比较熟悉。”院长挂掉电话后说。

  十几分钟后,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带着谭正二人来到档案室,中年男人身材瘦小,面黄肌瘦,宽大的制服穿在身上显得极为滑稽。

  “九八年的档案在这排架子的最里面,剩的不多了,只有一百多份保存相对较好的留了下来。你们自己找,我在门口等你们。”老王说话带着浓厚的口音,但思路却很清晰。

  “谢谢王师傅了!”杨学明说。

  两人来到窗户边的架子旁,陈旧的牛皮纸袋摆的整整齐齐,谭正吹了一口气,白色的灰尘飞扬而起。阳光透过窗户照在灰尘上,像是有了形状。

  标签一九九八的架子只占据了这排资料柜的几十分之一,没费多大功夫两人便清点完毕。

  “谭队,这个是朱岩的档案,但是其他人的档案都没找到。”杨学明站起身来把朱岩的档案递给谭正。

  “我这里也没有。”谭正拍拍身上的灰也站起身来。

  “看看有什么收获没有。”谭正接着说。

  打开陈旧的牛皮纸袋,里面有一张照片和一张死亡证明复印件。死亡证明上有用钢笔写的几个正楷字“朱岩一九九八年十月十六日确认因溺水死亡,死亡日期不明”附带的照片上是一具因长时间泡水而面目全非的尸体,不,说是遗骸可能更为恰当。当时因为镇上没有专业的法医解剖室,所以一般性质死亡的尸体都是镇医院接收,死亡证明也是由镇医院开具。

  “这对破案完全没有作用啊,谭队!”杨学明皱着眉头说。

  “嗯,做个记录,把档案放回去吧。”谭正沮丧地说。

  “你们是不是在找朱铁平一家的档案?”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师傅走了进来。

  “是啊,找不到了,可能是被清理掉了吧。”杨学明一边收拾一边说。

  “你怎么那么清楚?您知道他们一家?”谭正问王师傅。

  “怎么会不清楚呢,我在这里十五年了,像他家那种情况也只遇到过那一次,记忆犹新呐。”王师傅叹气道。

  “您知道点什么吗?”谭正又问。

  “我认为你们应该去找一下老院长,这里有些事我不好说,也说不清楚。”王师傅说。

  “您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一家的死另有隐情?”谭正皱皱眉头。

  “都是淹死的,这个没什么疑问,我只是道听途说了一些东西。唉,不说了,我说不清楚,你们想了解具体的,就去找老院长吧。”王师傅说

  接着王师傅俯身在档案室办公桌上找了一支笔,又从胸前口袋拿出一张餐巾纸来,他在纸上写了一个地址,还有一个名字。

  “这是老院长的名字和地址,他家没有门牌号,不好找,能问就问一下邻居,我能帮你们的只有这些了。不是我不说,我也是听来的,说出来反而妨碍你们办案。”王师傅把纸对折送到谭正面前。

  谭正接过纸对王师傅道了一句谢,便加快整理起档案来。

  “别理了,快去吧,越理越乱,我来慢慢收拾!”王师傅弯着腰无奈的打断两人的动作。

  中午时分,谭正和杨学明两人站在一栋两层民房前敲了敲铁门,轰隆隆的声音回荡在胡同里,在这个炎热的中午显得很是唐突。

  “谁啊!”铁门里传来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

  “是张院长家吗?我们有点事找张院长!”杨学明回答道。

  “是是是,我来开门。”

  没一会儿,铁门从里面打开,开门的是一个六七十岁的矮胖老妇人。

  “你们是谁啊?有什么事?我老伴身体不舒服,能不打扰最好。”老妇人说。

  “我们是警察,有件十年前的事情我们想向张院长了解一下。”谭正恭敬的说。

  “警察同志啊,好,进来吧,我老伴在床上躺着呢,你到房间去问吧。”老妇人说着把两人领进家门,打开了一间房门。

  “老张,有两位警察同志找你问些事情,我让他们进来了?”老妇人带着问询的语气朝房间里说着。

  房间里咳嗽了两声,回了一声好。

  “两位同志,我老伴两年前被查出有肺癌,现在身体很虚弱,你们进去不要抽烟,能快点问完那就最好了。”老妇人对两人说道。

  “好的,谢谢阿姨,我们问完就出来,绝不多耽误。”谭正说。

  “好,你们进去吧我去给你们倒杯水。”老妇人说着朝厨房走去。

  两人走进昏暗的房间,骨瘦如柴的老人侧躺在床上,手上正打着吊瓶,脸上已经看不出有什么血色。看上去像是一位九十几岁高龄,行将就木的老者。可是他现在只有七十岁。

北边的瓜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