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之李松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4章 归佛不是佛

  与此同时,墙外的刘氏兄弟,一身泥泞,趴在院墙外,探头努力地听着,老刘紧皱眉头,小声嘟囔“MD,他后面说的几个字是啥啊,擦!”。

  看到阿祥和阿奎远去,随即慢慢从小刘身上下来。

  “不管了,先回去报告,问问大哥下一步怎么办”两人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李松家外。

  他们来到了村外的土地庙,这是一座有着单薄的黄泥巴墙的小庙,有两扇豁了几个有头那么大口子的木头门,在这个村外的旷野上显得格外凄凉,刘氏兄弟往门口一看,里面火光闪闪,心怕大哥出事,他们连忙上前推门。

  原来是老王正在生火,老王穿的不多,坐在庙内右边的角落铺好的苇草上,瘦削的身材有些抖动,应该是冷到了,准备烤条鱼吃顺便取暖,看到刘氏兄弟来了,瞄了一眼他们身上的脏泥巴,眼神里充满了嫌弃。

  “怎么搞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们有找到乌头木吗?”

  “还有,你们俩这身上怎么搞的!”

  “别提了,大哥!”老刘接过话来,“今天我们跟在这几个小屁孩后面可吃了不少苦头......”

  一边说着,刘氏兄弟凑到火堆旁边,烘一烘满是泥巴的衣服。

  “说重点,乌头木有下落了吗?”

  “没呢,大哥,他们今天去了羊头岭,爬了半天上去只看到两棵桦树,然后就回去了。”小刘答道,拍了拍身上干裂的泥巴,灰尘呛得他直咳嗽,“咳咳,不过他们打算明天继续去找,咳咳咳咳”。

  “去哪里找?”老王追问。

  “没听清,这几个小子似乎知道我们在偷听,把声音压低了,不过好像有个‘佛’字”。老刘回答。

  老王点了点头,“知道了,你们快去换身衣服,吃完东西烧点热水洗洗。”

  老王把手上的鱼翻了个面,继续说道“明天一早我去打听一下,有消息咱们就先行动,不要跟在他们后面”。

  “行,听你的,大哥”。

  这一夜对于老王来说,格外漫长,他担心到了时间要是找不到乌头木回去交差,自己的命运可能也就到此为止了,土地庙屋顶的破瓦可以看到夜空,今晚星星很多,突然有一颗特别亮的星划过,只有一瞬,像在黑暗中划亮一根火柴,看着星星划过的方向,老王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百年龟壳占卜起来,三枚铜钱掉落地上的同时,老王大呼不妙,“大凶,要出事了”。

  天刚亮,老王就来到了村里的集市,说是集市,就是几个村里的种菜的老太和养鸡的老头在这条街上卖点鸡蛋和青菜,集市的里面有一个做馄饨的早餐铺,铺面不大,门口挂着招牌“老字号”馄饨。

  老王在这里坐下,“老板,一碗馄饨,多放葱!”

  “好嘞”老板响亮地拖长了最后一个音,“馄饨不要葱一碗!”

  随着这一声,旁边的伙计熟练地将一份馄饨下入热气腾腾的锅里。

  不久,馄饨店伙计就端上了一份葱香四溢的馄饨,他家的馄饨用料很足,薄薄的馄饨皮都快包不住里面结实的肉了,表面浮着一层油脂,遇到热汤后化成一朵朵油晕,加上大量的葱花,那股香味无敌了,大早上来上一碗让人欲仙欲死。

  这几天在路上和破庙里实在是没吃到什么正经吃的,老王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这一碗馄饨,伸手,“老板,再来一碗!”

  “好嘞,馄饨不要葱,再来一碗!”话落,馄饨已下锅,老板领会到位,老王露出满意的微笑。

  “对了,老板,跟您打听个事”

  “您只管说”

  “是这样的,我有个兄弟跟我走散了,只听说他在这南安村附近,一个叫什么‘佛’的地,我担心他的安全,想着去寻一寻,您有听说过这样的地名吗?”

  “那您算找对人了,这块我呆了二十年了,地名那是门清儿”,馄饨老板得意地冒出了‘儿’话音,看来原来是京畿人氏。

  接着说,“那肯定是归佛坡了”

  “归佛坡......”老王一字一字的复述着,接着问“只有这一个地方吗是有‘佛’字的吗?”

  “没错,您有所不知啊,之前这里的村长家里是白莲教的教徒,他接触到西洋的基督教了,回来之后做村长也十分排斥传统的佛教文化,村里信佛的人都被赶走了,就连村外的土地庙也被砸烂了!”

  “原来如此,谢谢你老板,对了,归佛坡怎么走?”老王起身道。

  “在那个方向”老板指了指面前的巷子,“沿着这条石板路一直走,大概三里地,过了一片竹林就到了。”

  “好的,谢谢您”,老王放下两块袁大头离开。

  “祝你好运...”,馄饨老板望着老王离去的身影,意味深长地说。

  老王回到土地庙,叫上刘氏兄弟,三人准备一起去归佛坡。

  “还是老大有本事,一出马就问到了地方,这下好了,今天肯定可以找到乌头木回去交差了!”老刘兴奋道。

  “还早呢,有没有还不知道”,老王不耐烦地说。

  三人沿着石板路走了三里地,来到了一片竹林,林子远看不大,奇怪的是这片竹林不是绿色的,而是红色!那种红得发黑的红色,老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二刘跟在后面。

  竹林里没有路,只能在树丛之间摸索前进,即使是白天,光线也很差,行走的速度也很慢,约莫半个时辰后,老王看到前面有亮光,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浓裂刺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不对劲!”老王心想。

  “老大,这地方这么邪气!要不我们还是走吧”小刘有点反胃,打了退堂鼓。

  “不行,我们费了半天劲才找到的地方,总要看了再说!”老王坚决。

  “就是!走!”老刘附和道,拉了一把小刘。

  三人紧皱眉头,捂着鼻子继续前进,他们走到了竹林的尽头,老王三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小刘惊叫,撒腿就往回跑。

  老王和老刘两人愣在原地,面面相觑。

  这归佛坡,跟佛无关,是乱葬岗。

  而且是没有土葬的那种,是在太阳下曝晒的一具具‘人干’,远远还有一只狼在啃食。

  老王和老刘再也抑制不住胃酸的涌动,边吐边跑出竹林......

  身后传来一声狼嚎...啊乌......老王三人听到,来不及多想,加速跑出竹林,一溜烟躲回土地庙,老王拼命地深呼吸,口中念叨‘阿弥陀佛’,尽量让自己不要想着看到的一幕,二刘则像丢了魂,在苇草上相拥瑟瑟发抖。

  “我倒要看看,那三个人能不能在归佛坡那堆尸体里找到些什么”,老王自言自语道。

点贰 · 作家说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战火几乎覆盖了大半个中国,人民怨声载道,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不知何时是头。与此同时,对于在一些高原深山中交通不便的地方却影响甚微,除了偶尔的飞机飞过和遥远的、微弱得不如烧柴的噼啪声大的枪炮声之外,大家都是该吃吃该喝喝,也算是另外一种“隐居”了。我们的故事就从这样一个“隐居”的地方—南安村展开。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