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之李松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章 琮龙才是龙

  就在老王一行‘勇’探归佛坡的时候,李松和阿祥阿奎三人还在家睡大觉,养精蓄锐,准备晚上去寻乌头木。

  梦里,李松梦见了爷爷跟他说过的话,爷爷说,这归佛坡啊,是至阴之地,当年太平天国造反失败,溃不成军的三千太平军被追击的湘军围在归佛坡,三千人全被屠杀,杀了三天三夜,整个坡上的树都被烧的一干二净,三千太平军的鲜血把整个山坡浸得通红,尸体堆积如山,附近村民嫌晦气,无人敢去收尸,只能逐步被野兽吃掉。

  后面村民在归佛坡上种上一片竹林,想着隔绝一下晦气,岂料新长出来的竹子都变成了红色,人人只好避而远之。也正因为如此,归佛坡上的植被也保存相对完好,之前爷爷就去那里采过药,这也是李松要去那里看看的原因。运气好的话还是有可能碰到乌头木的线索的。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阿祥和阿奎都已经准备好,来到了李松的家中,出发前李松从锅底刮了一碗灰,用三块纱布包起,一人拿一块,“松哥,这是做什么用的?”,阿祥忍不住问。

  “爷爷说过,归佛坡的尸体腥臭味无比刺鼻,一般人根本无法在那待,用锅底灰包纱布,用绳子绑在头上挡住口鼻,可以隔绝大部分的腥臭味。”李松回答道。

  阿祥阿奎二人竖起大拇指,随即李松三人出发。不一会儿便到了竹林,三人将纱布带起,拿着火信子,进入了竹林,李松敏锐地观察到有一些脚印,还有一些折断的竹枝,和人类的呕吐物。

  “咦咦咦,真tn恶心”,阿奎啐了一口。

  “看来今天也有其他人来过。”李松不意外地说。

  “肯定是那几个药贩子!想越过我们直接来找乌头木!”,阿祥气愤不易,吸了一口纱布里的锅底灰,剧烈地咳嗽几声,“咳咳咳咳,要是找到了乌头木,少于20个袁大头一斤我都不卖给他们!咳咳咳咳”。

  李松继续往前走去,很快三人到了归佛坡上,即使有着爷爷的‘技术’指导,那股难以掩盖的尸臭仍然呛人不已,李松缓慢地用嘴吸了一口气,说,“阿祥,找两根棍子做成火把,这里晚上会有狼,有火把它们不敢靠近。”

  “好的,松哥”,阿祥手脚麻利,很快弄好了两支火把,他和阿奎一支,李松一支。

  三人从归佛坡的中间,隐隐约约的一条路往前走去。火把照射到的地方有限,但仍然能看到一具具白骨和一些破碎的被太阳暴晒之后变得接近粉尘的衣服。

  “别看那些,看前面”,李松提醒道。

  这一块乱葬岗的后面是接近垂直的陡崖,陡崖下方是一条河,这是安河。

  安河是南安村名字的由来,因为地处安河的南边,得名南安。

  李松在坡边蹲下,用火把照了一下,在归佛坡的崖壁上有一些生长在石头缝中的珍贵的药材,其中他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紫色,那是紫芥花。

  爷爷曾经用这个花捣碎给村里一位难产大出血的妇人止血,这才救了她和孩子一命,最后才母子平安,也因为这件事,爷爷被村里人奉为神医,爷爷也在村里人的赞助下开了一个小医馆,不收钱帮村民看病。

  李松探手去摘下那朵紫芥花,小心放入怀中。

  除了紫芥花,李松还发现,在距离悬崖一丈高的位置,崖缝中有着大量的崖参,这种参很特别,一般的参都是根须很长,但是在这种极端的生长环境里,崖参的根须没有完全长在崖壁内,而是只有一小部分长在其中,像一根鸡爪长在崖壁上,所以崖参也叫鸡爪参。

  “阿祥,快拿绳子,我们去摘崖参”,李松呼唤着,随即和阿祥套好绳子下去装了满满一怀的崖参,“这下发财了,就算找不到乌头木,也可以吃很久了”,李松很开心,爬上去的时候顺手采了几片薄荷叶。

  就在他将怀里的崖参掏出来放进阿奎背的袋子里时,视野的远处的一处亮光吸引了他。

  “那是什么?”李松叫来阿祥一起看,“好像是乌头木啊!”阿祥惊呼。

  那棵乌头木伫立在湍急的安河中间,两岸都是悬崖,没办法撑船过去,李松是既高兴又苦恼,高兴是找到了难得一见的乌头木,苦恼是因为见到了乌头木却取不到。

  这时一阵风吹来,一片乌头木的树叶飘呀飘呀掉入河中,很快被冲走,冲到远方的黑暗里,李松指了指那个方向问:“那边是什么地方?”

  阿祥挠挠头说,“松哥,那边就是琮龙洞了”,李松激动地望着阿祥,阿祥接着说:“安河从这里流下去,从琮龙洞穿过再到下游的尤历村,我外婆家就在尤历村,之前听村里的人讲过。”

  “太好了!那我们去琮龙洞吧”,李松起身准备前往。

  阿祥拉住他,“上次说过,村里有传闻,琮龙洞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进,之前不听劝的人进去过都疯了!我家隔壁就有一个疯子,嘴巴天天念叨着‘神明莫怪,神明莫怪’,老婆都跑了!”

  “好吧,那就再等等,我们这几天休整一下,等到月圆之夜一起探琮龙洞!”,李松思索片刻说道。

  阿祥阿奎连声点头同意。

  竹林里,老王躲在黑暗处暗自观察着李松三人的情况,‘琮龙洞’三个字他听得真切,心里有了主意,悄咪咪离开竹林回到土地庙。

  土地庙内,刘氏兄弟正在烤一只鸡,鸡皮的油脂香老远就能闻到,老王此时就像一只看见了猎物的黄鼠狼,极速闪身到烤鸡面前撕下一条鸡腿,塞入口中大口咀嚼起来,二刘看着老王这样,一时惊厄,说不出话来。老王三口并做两口,大快朵颐半只鸡之后,伸展一下胳膊,用袖口摸了满是油的嘴,露出骇人的恶狠狠的目光,对着老刘小刘说:

  “几天后,十五的晚上,我们拿货回家!”

  “老大,我们在哪取货?”,二刘面面相觑,小刘忍不住发问。

  老王的嗓子发出重重的三声:“琮”“龙”“洞”

点贰 · 作家说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战火几乎覆盖了大半个中国,人民怨声载道,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不知何时是头。与此同时,对于在一些高原深山中交通不便的地方却影响甚微,除了偶尔的飞机飞过和遥远的、微弱得不如烧柴的噼啪声大的枪炮声之外,大家都是该吃吃该喝喝,也算是另外一种“隐居”了。我们的故事就从这样一个“隐居”的地方—南安村展开。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