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之李松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章 月圆人已远

  离出发琮龙洞寻乌头木的日子还有五天,李松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阿松啊,咱们作医生的人要有一颗仁慈的心,李家是历代行医的人,看到每个被疾病困扰的人被治愈都是我最大的心灵慰藉,你的天赋很好,但是心还不够安定,这样是做不好一个医生的”,爷爷临终前拉着李松的手说,“我死以后,如果你还想从医,就把医馆开下去,救更多的人!”

  “爷爷,我答应您,我会把咱们医馆开下去,把咱们李家悬壶济世的理念发扬下去”,李松泣不成声,握着爷爷的手,陪他走完了最后一刻。

  李松握紧了胸前的鱼骨项链,这是爷爷在那个雨天发现他的时候就带在身上的物件,可能跟他一直想知道的身世有关。

  爷爷去世后,安葬完,李松便关闭了医馆,在家替爷爷守孝了三年。

  这三年他把爷爷留下的医书看完了几遍,烂熟于心,医书中就有关于乌头木的记载,“乌头木,性温,喜湿热,多生长于水汽蒸腾充足之处。其树皮呈鳞片状,研磨后加温水服用可活血化瘀,经络通畅。辅以崖参,更有补血益气,延年益寿之用。”

  出了守孝的时月,李松和阿祥阿奎开始在村里帮村民们看一下病,经常走街串巷接诊。

  阿祥和阿奎是医馆里的学徒,那天他和阿祥阿奎从凌婶子家看完得了风寒的娃娃,拿了几副风寒药给了婶子,路过茶棚时,‘乌头木’三个字传到了李松耳中,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有几个人在茶棚里讨论着怎么去收乌头木。

  “松哥,这不是那几个药材贩子吗?在村里鬼鬼祟祟的,大家都避而远之”,阿奎认出来。

  “这个活,我们可以接!”李松思忖片刻,拍手决定。

  于是,说话间,李松夺步上前,“乌头木,我知道在哪,想知道吗?”

  老王听到乌头木瞬间来了兴致,拍了拍李松的肩膀,叫李松坐下,招呼茶铺小二倒上热茶,经过简单商谈,以10块袁大头一斤的价格收乌头木,一周后在土地庙交货。

  看着李松三人离去的身影,老王觉得这几个小伙子没有能力找到乌头木,只是会打打嘴炮吹吹牛的浮夸年轻人,就在他拿起茶杯准备喝茶时,刚刚拍过李松的手上的一股味道传入老王的鼻子:

  “是蛇黄的味道!”,老王先是吃了一惊,转而淡定下来,暗笑道,“事情变得有趣了!”。

  李松和老王两队人都盼望着十五的到来,他们都想了一遍又一遍那天可能发生的场景,终于,十五到了!

  琮龙洞,是当地特殊的喀斯特地貌,安河从一个口子进入,又从另外一边出来,不断冲刷山体,导致入口和出口处很光滑,都布满厚厚的青苔,因为在山的背面,没有光照,四周都是茂密的树,除非在月光直射的十五月圆之夜,不然难以找到入口,只有一些好奇心强又胆大的人进去过。

  李松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村里还没有传过琮龙洞的真相,爷爷也不清楚,他心里没底,但他决心已定,琮龙洞去定了!

  转眼入夜,天气入秋,李松三人已穿上长褂,经过两个时辰的跋涉,到了在琮龙洞入口不远处,在山洼的滩涂上抽着烟,静静等待月亮直射的窗口期,但是等了三十分钟,月亮被一朵云牢牢地挡住,“这TMD是要跟我们作对吗?”

  “不等了,咱们走!”,李松丢下香烟,一把抄起火把,带头朝琮龙洞走去。

  洞里面黑漆漆一片,阿奎心里发憷,扶着阿祥的肩膀,“祥哥,等我一下。”

  刚走到洞口,忽然剧烈的拍打着水花的声音传来,伴随着的是一声沙哑和愤怒的嘶吼,“嘶--啊”,十分刺耳,李松三人捂上耳朵,慢慢靠近洞口,李松伸手拨开挡在洞前的藤蔓,“忽忽忽”,一群蝙蝠呼啸着冲了出来,数量至少有上百只。

  “快蹲下”,李松忙喊。

  等到蝙蝠飞过之后,李松示意大家继续前进,在火把的照亮下,他们进入了琮龙洞,隐约看到,洞内是一条几丈宽的河道,河道两边是湿滑的苔藓,行走在上面有一种粘脚的感觉,似乎有什么粘液,行走十分困难,李松只能扶着洞壁侧着身子缓慢前行,阿祥和阿奎在其身后跟着。

  突然,阿祥不小心踩空,一只脚滑入水中,说时迟那时快,李松反应及时,拽住了他的胳膊,迅速将他拉了上来。

  “MD,这也太滑了”,阿祥抱怨道,拍了拍身前携带的干粮袋掉下去了,干粮袋里是几张油饼。李松试着用火把照一下,想看下油饼的去向,这一看不要紧,水底下竟然有一张脸!

  定睛一看,那是一块型似真人的石刻,其五官的真实程度让人毛骨悚然,阿祥后怕不已。

  “吓死我了,TMD,这地方真TN邪门!”

  干粮袋似乎已经被水流冲走了,没有找到,李松只得侧身继续小心翼翼往前走去。

  在火光的闪耀下似乎有一条黑影在水下穿梭,在李松将火把往前伸过去准备看清这是什么东西时,一张血盆大口扑了过来,李松躲闪不及,身上的衣服被撕扯掉半截,火把也被带上来的水花溅湿灭掉了。

  李松三人连忙照着进来的路往外跑,奈何路上太滑,三人站不起身,只能往前爬行,黑影又来了,李松甚至能听到黑影的身体滑动河水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已经来不及思考,只求能够迅速离开。

  黑影急速跃出水面,奔着李松来了,就在这时,月亮终于出来了!月光照射进洞里,流淌的安河如同一面巨大的镜子,将洞内照的雪亮如白昼一般!黑影又潜回水下,无影无踪了。

  “这家伙怕光啊!难怪要在月圆夜进来”,李松明白了。

  在月光的照射下,洞里的全貌展示在李松三人的眼前,“卧槽太美了!”,阿奎忍不住感叹。

  月光下的琮龙洞,像一座水晶宫殿。高低不一,形状各异的透明化的钟乳石在月光下闪耀如星光,李松来不及欣赏,他发现前方一座粗壮的钟乳石挡在湍急河流的中央,形成一个湾子,那湾子内,全是亮闪闪的鳞片状的乌头木树皮!

  “阿奎,快!准备装货!”

  李松呼喊着戴着货袋的阿奎,喊了几声都没有听到回应,回头一看,老王三人站在身后,老刘小刘正捂着阿奎的嘴,将他控制住了。李松愤怒,“王老板,你这就不厚道了,做生意就要有做生意的规矩,你把我兄弟绑了,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了,生意场上没那么多规矩,能发财就是王道!”

  老王轻蔑地说着,把货袋子扔了过去,“去把乌头木给我捞上来,装好了给我!”

  “快去!”,老王恶狠狠地喊道,“不然你这兄弟的小命就没了!”

  老刘拿出了匕首,抵在阿奎的脖子上。

  李松和阿祥无奈,只得去湾子处捞乌头木,不一会货袋子装满了,李松看了眼洞口,对阿奎使了个眼色,说:“王老板,东西捞好了,先把我兄弟放了,东西我就给你”

  “哼,跟我玩这套,没门,快把东西扔过来”,老王轻蔑道。

  “啊啊啊”,老刘突然叫起来,原来阿奎咬了他的手,挣脱出来,李松迅速冲过去接住阿奎,另外一把将货袋子扔入河中,“王老板,东西想要自己去捞,我不奉陪了!”

  老王几乎发疯嘶吼,“快去给我捞上来!”老刘和小刘一跃下河跟着袋子游过去,眼看就要拿到了,这时洞里又是一片漆黑,原来月亮被挡住了!只听黑暗中传来二刘兄弟痛苦的哀嚎和溺水的咕噜咕噜的声音,等待月亮再次亮起时,只能看到被血染红的货袋漂在湾子晃晃悠悠,这下子李松是三个人,老王是一个人了。

  老王瘫坐在地,李松让阿奎将货袋拿起来向他走过来,“王老板,钱呢?货在这,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啊!”

  老王被刚才的一幕惊吓不已,双手直哆嗦地拿出了钱袋,从里面掏出一张纸,“不是说好的10块袁大头一斤吗?这是什么玩意?”,阿祥说着就要冲过去凑他。

  “这是安县里的一块地契,100亩!价值可是多少袁大头都换不来的!”

  李松凑近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安县东城十五号,一百亩,地契”,上面盖着县府的大印,应该假不了。一把抓过地契,“咱们走!”,说着便招呼阿祥阿奎朝外走去。

  “李老板,您的货还没给我呢!”

  “哈哈,差点忘了,阿奎,把货给他吧!”

  “就这么给他,真的太便宜他了!松哥!”,阿奎忿忿不平。

  “没关系,做生意要讲规矩才做得久!”

  阿奎将货袋子扔了过去,老王感谢不尽,“谢谢谢谢谢谢......”

  望着李松一行远去,他一眼瞥见,李松被扯掉半边衣服的脖子上露出的鱼骨项链,大吃一惊,心里后怕起来,颤抖不已。

  “原来,是他!”

点贰 · 作家说

民国年间,军阀混战,战火几乎覆盖了大半个中国,人民怨声载道,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不知何时是头。与此同时,对于在一些高原深山中交通不便的地方却影响甚微,除了偶尔的飞机飞过和遥远的、微弱得不如烧柴的噼啪声大的枪炮声之外,大家都是该吃吃该喝喝,也算是另外一种“隐居”了。我们的故事就从这样一个“隐居”的地方—南安村展开。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