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王之李松传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章 天上掉药铺?

  话说李松三人从琮龙洞后便各自回到家,大睡了三天三夜,惊雷都打不醒。

  梦里李松又梦见了爷爷,爷爷在梦里给他念着行医笔记,“民国三年,吴佩孚手下有一副官在安县修整时,摔断了肋骨,传我去医治,此人身上有着巨蛇纹身在其左臂...观其肋骨断裂三处,用夹板固定,用崖参、茯苓、苦厄煎服,半月后可下床活动,三月后完全如初”。

  梦里的小李松敬佩不已,连连鼓掌:

  “爷爷真厉害!我也要成为像爷爷一样厉害的医生!”

  李松醒了,已经到了四天后的一早,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他感觉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舒展。

  “啊,真舒服!”

  他打开屋门,揉了揉眼睛,迅速关上门,“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院子里站着十来个人,中间有一张太师椅,坐着一位身着粉色绸缎,梳了垂云髻,皮肤白皙的女子正在打盹,边上有位侍女轻轻扇着风。

  那位女子见门开了,慢慢睁开眼,轻声细语说道,“李先生,听说你找到了乌头木,这几十年在安县地界都没有人找到过,你的本事我见识到了,想请你去家里坐坐,聊点生意,你看如何?”

  李松听到‘生意’,有一丝好奇,开门问道:“姑娘说的生意是什么?还有,你是什么来头?”

  “李先生若想知道,便随我去去便知”,女子微笑地说道。

  “去就去”,李松不假思索回道,好奇心使他无法拒绝。

  “这边请”,随从人员请李松上了一驾马车,那姑娘坐另外一驾马车,一前一后出发了。

  山路不好走,晃晃悠悠中李松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下了。

  “李先生,请下车,我们到了。”随从呼唤着。

  李松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打开马车的布帘,一座巨大的清朝风格的庭院伫立在他面前,那位穿粉色绸缎的女子在门口示意他下来,“看什么呢,快过来吧,李先生”。

  “哦哦好,来了”,李松跃下马车,跟着进入了这座院子,不禁感叹:“这哪是院子,这就是皇宫啊!”,院子内的装饰都是用的高级的红木,另外还有花园、假山和喷泉,院子中间便是会客楼。

  随从请李松坐下,端上沏好茶,李松接下茶,点头表示谢谢。

  李松看了一眼坐在主座的那位粉色女子,她的五官很精致,有着明显的卧蚕,嘴巴很小,下巴有一颗痣,眉眼间透露出一种温婉的气质。这时女子率先说道,“李先生,你几天前在琮龙洞找到的乌头木很有用,救了我父亲的命,今天来主要是想感谢你。”

  李松不明,问道:“敢问令尊是?”

  “王永春”女子回答道。

  “安县首富王永春?”

  “正是家父。”

  “失敬失敬!”,李松连忙道。

  他听说过王永春这个名字,在军阀混战的乱世,他就是当地的一把手,通过自己积累的财富,在清政府倒台之后,在当地拉起了一支上万人的军队,推翻了县衙,免除了压在人民身上沉重的赋税。另外他还把自己的地租给以前没有地的农民,只收取少量的地租,深受当地人的爱戴。

  “我父亲前些日子病倒了,请医生看过了之后需要以乌头木为引子,如果十日之内拿不到乌头木,我父亲他...”,说到这里,女子哽咽。

  “王小姐不必伤心,令尊现在情况如何?是否好转?”,李松看到女人哭,于心不忍。

  “我父亲现在好转了很多,意识恢复了,想必不多日子便可正常下床了。”

  “那就好。”

  “他老人家听说王二去找药的时候想害你,气得不行,已经把他贬到下面去放牛了。”

  李松回答道,“不碍事,不碍事,当时你们还有两个人掉入河水里殒命了...”

  女子抬起她纤细的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漫不经心地打断李松说,“那是他们活该。”

  李松很吃惊这是从这种文质彬彬的女人嘴里说出的话,只得喝口茶缓解尴尬。

  王小姐接着说,“家父为了感谢李先生的大恩,除了那张地契之外,还会给先生在东城十五号装修一间药铺,药铺所有的花费我们出,您的药铺所得我们只象征性收取一成;另外,药铺的人手需要多少,只管开口,我们能安排就安排。”

  李松惊讶,“我只是普通的江湖游医,跟着爷爷学了几年,不敢当王老爷子的恩赐!”

  “李先生有所不知,王二回来告知我父亲,您身上有一鱼骨项链,那条项链是我父亲多年前一位故人所有,后面局势动乱,多年未见,不曾想能在这安县看到它,也是天大的缘分,父亲助你开药铺,也是对故人的那段交情的交代,所以,请李先生不要拒绝”。

  “敢问王老爷子的这位故人是谁吗?”李松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自己的身世,追问道。

  “父亲没有细说,改天我带你去见他,你当面问他吧”,王小姐道。

  “好吧,那我就先感谢王老爷子的厚礼了!”,李松作揖表示感谢。

  “李先生客气了,您今日是否有其他安排?不嫌弃的话,可以在我家宅里住下,过十日是个良辰吉日,我们的药铺就那时候开张,如何?”,王小姐问。

  “没问题,十日后药铺准时开张!今天就不留下了,王小姐,我今天要回南安村,家里还有一些事需要安排”,李松也不客气。“能否请小姐安排马车送一下?”

  王小姐噗嗤一笑,右手挡住嘴,“那是自然,王雨,你安排一下马车送李先生回去。”

  “好的,小姐”,王雨应该是王家的管家,穿着熨帖的中山装,很正派可靠的感觉。

  “李先生,这边请”,王雨彬彬有礼地引导李松去前门坐车。

  “诶,王先生,能否麻烦先送我去东城十五号看看?”

  “当然!”,王雨十分爽快。

  门口的马车已经备好,二人上了车,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东城十五号,李松惊讶地发现,这就是以前的安县县衙所在地,地段自是没得说,在县里的黄金地段,只是清政府倒台后荒废了,门口的青天鼓和牌匾也都结满蜘蛛网,县衙很大,里面分前中后院,是个理想的开店+存储+居住的好地方!

  李松很满意,乐匆匆地回南安村了,路上和王雨聊了一些家常,了解到王小姐本名叫王珮,是王老爷最喜欢的女儿,之前留过洋学过管理学,为人精明能干,老爷子不在的时候,一大家子的事务都是她在管理。

  “真是个人才!”,李松感慨,“而且又漂亮,才貌双全啊!”

  二人谈笑间,几个时辰的路也显得不那么远了,转眼就到了南安村。李松同王雨道别,约定七日后派车来接李松去县城,并且在这期间会将东城十五号翻新、清理一番,后面的几日准备药物上架,只等吉日吉时开张。

  回到家中,李松叫来了阿祥阿奎,“你们俩明天陪我再去一趟羊头岭,我要给咱们新药铺来个开门红!”

  三人对望,开怀大笑。

点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