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影子是诡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要命的锻炼

  他的人生很充实,充实到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至于假期?除了国定节假日之外,他也就没有假期可言了,要想休息那就只能请假了。

  再加上他一直都是一个人,所以他也没有娱乐项目可言,他活得很无聊,无聊到让人一想到未来,就会绝望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不让自己的人生有趣一点?有趣的前提是得有钱,所以他没资格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有趣。

  所以!他的懒一方面是生活所迫,另一方面他是真的不想动!

  现在让他去锻炼,那还是算了吧!

  “有问题吗?”南若涵拉着林渊来到一处单杠,然后示意林渊上去锻炼一下。

  “……”林渊勉为其难的锻炼了一下,然后就坚持了十个不到,就没力气再上去了。

  没锻炼过,有这个成绩应该不算太差了,反正林渊个人觉得是没问题了。

  “你也太虚了吧?”南若涵无奈的看着林渊。

  “虚就虚呗!”林渊没那些无聊的自尊心,所以果断的认可了。

  只要不让他继续锻炼,你说他虚就虚吧!

  “你几点下班?”

  “我晚上没时间!”林渊很快回答南若涵的问题,连一丝犹豫都没有。

  废话!这么问了,那肯定是打算给他训练一下了,他又不练武,锻炼鸡毛呀!

  “没时间?”南若涵眼神一凝。

  “没~好吧!有时间!大概!”林渊有些慌。

  谁再告诉他,有一个警花女朋友是一件幸福的事,林渊一大嘴巴子呼他脸上!

  自由的时间没了,躺平的人生没了,这也算是幸福?

  “下午我过去接你!”大概知道林渊的底细之后,南若涵自然也不再让他尝试其他的项目了。

  “这里是你们的训练场所吧!我一个外人进来不好!”林渊还是想挣扎一下。

  当然!他自己也非常清楚,这只是徒劳的,毕竟南若涵敢带他进来,那肯定是有这方面的权限的。

  “没关系!我有决定权!”南若涵回答道。

  “哈~哈~”林渊尬笑了两声,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笑。

  他其实是想哭来着!

  “好好锻炼一下,不然哪天被人打死了,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诡的力量不是绝对的!”南若涵也知道自己有些勉强林渊,所以便柔声的跟林渊解释着。

  林渊的力量是很强,但他本身就有些太弱了,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如果针对性的出手,他有可能会栽,她不希望林渊死掉,所以就想锻炼一下他,让他不至于死的那么简单!

  “若涵!你想错了哟,诡的力量是绝对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祂可以是生,同样也可以是死,祂即是生命的最初,也是生命的归宿!”林渊晃了晃手说道。

  手有些软,得恢复一下才行!

  诡的力量就是绝对的,没人敢在诡的面前说无敌,因为世界就是基于诡而存在,所以诡也是不死的,别看很多小说都写,主角怎么样无敌,怎么样创造世界,然后毁灭世界,但……不管小说里面的主角怎么样表现,他们都脱离不了一个概念词,力量!

  没有力量,那他们就什么都做不到,而林渊就见过一只力诡,祂代表的就是力量这个概念词,所以说!你别说对付诡了,你就算是洪荒里面的天道圣人,一旦遇到诡,你都得嗝屁,哪怕祂是刚刚诞生的诡!

  诡的面前,众生平等!

  “知道了!但你还是得锻炼!”南若涵仿佛没听到一般,依旧不想放过林渊!

  “我的意思是,就算我想死,也绝对死不掉的!”林渊继续挣扎着。

  诡是不死的,这是一条绝对的定律!

  而林渊的影子是诡,所以哪怕林渊本人是人,但他也继承了诡的特性,更不用说,影子有重启的能力,杀他?那你得把影子这个概念摸去!

  生命内心的黑暗,同样也是影子哟!

  “哦!”南若涵淡淡的应了一声!

  信吗?她信,但她自己也不清楚,应该以什么方式和林渊相处,所以训练就是最好的借口了。

  她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锻炼林渊,这只是她接近他的借口而已。

  “呃……”南若涵这个样子,也让林渊不好继续说下去了,不然真就成他炫耀力量的模样了。

  “那我去上班了!”林渊的手臂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他就打算去上班了。

  虽然他现在上不上班,其实都没人敢说他什么了,工资也肯定会照发,但他还是选择了上班,至于为什么?没有任何劳动,就活动报酬这种事情,他不愿意承认,哪怕受益人是他。

  “许总已经过来了,过几分钟应该就到了!”

  “呃……你通知的?”

  “需要通知吗?”南若涵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渊。

  这需要通知吗?答案是不需要,林渊但凡有一天旷工,都会有人通知她没上班,至于去了什么地方,她也有办法知晓,所以通知与否,其实没啥意义的。

  “也是哈!”林渊摸了摸脑袋,一副憨憨的样子说道。

  “走吧!”

  “嗯!”

  这次南若涵没有拉着林渊,所以他是跟在她的身后的。

  南若涵扭头看了一眼林渊,最后便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南若涵的动作,让林渊则是有些莫名其妙,但他同样也没有问出口!

  这也算是他们两个之间的默契了。

  “怎么回事?”许映雪刚刚进到警局,就在接待大厅看到了林渊,于是便急匆匆的走到他的面前,满是怒气的说道。

  林渊又一次进到了警局,之前是因为慕容雪漓,这一次又是因为什么?他犯事了?绝对不可能,以林渊的本事,别说杀人了,哪怕把地球上的人类全屠了,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就算他真的犯事了,也没人能抓到他的把柄。

  所以说!只能是一种情况,有人招惹到林渊了,而他则是反击了对方,所以他才会又一次进局子了。

  有人敢招惹林渊,许映雪自然很生气,但她更多的则是无奈,她感觉林渊太老实了。

  “就是……”林渊说话之前,示意许映雪先坐下,等她坐下来之后,林渊才缓缓把情况说明。

  “我会处理的!”许映雪已经给那些亲戚判了死刑!

  以他们做的那些事情,没有个二十年别想出来了。

  当然!许映雪想要做的,绝对不仅仅只是让他们坐牢那么简单,他们的家人也绝对别想好过了。

  “哦!”林渊也不打算干涉许映雪“你现在不忙吗?”

  两个世界的合作期间,尤其是前期的时候,应该会非常忙才对,没想到许映雪居然还有时间过来,着实让林渊有些意外了。

  毕竟许映雪相比于感情,她更加在意事业才对,至于讨好林渊能获得更多?实际上那种事情没必要,因为林渊也不会用未来来裹挟许映雪,所以不管她未来是什么态度,他该做的事情,也一样不会少。

  该给予帮助的给予帮助,该站台就站台,他从来都不想因为某些事情,让许映雪去妥协,去委屈自己。

  “忙!但你有事,我还是要来看看,而且那边也慕心看着,问题也不大!”许映雪摇了摇头说道。

  忙!那肯定是忙的,只不过相比于事业,她更加担心林渊而已,事业没了,可以重新开始,人一旦离心了,那就没有再聚的可能。

  而且林渊也不是什么小白脸,以后会爱上他的人绝对不少,一旦她从林渊的生活缺席太久,就算林渊不会抛弃她,她也会有一天从林渊的生活中消失。

  她不想看到那种局面的出现,所以不管怎么样忙,只要林渊这边有需要,她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林渊的身边。

  “其实没必要的!”

  “我知道!但我不想从你的世界中缺席!”许映雪靠在林渊的肩膀上,满是深情的说道。

  “我们去公司吧!”林渊不想再这上面谈太多。

  他还停留在,自己还是普通人的层面上,所以对于许映雪的感情,他也不会像一开始那样,积极的回应她了。

  “好吧!”林渊不想深入交流,许映雪也只能暂时停止这个话题!

  她已经错过一次了,她不想再错第二次,哪怕她认为自己并没有错,但林渊觉得有错,那就足够了。

  “这家伙!”林渊和许映雪离开,南若涵是知道的,毕竟就是她让林渊在那里等的,自己则是回到了办公室。

  南若涵现在可是有办公室的,虽然表面上她还是一个普通警察,但权限却比局长都要高了,之所以会有那么高的权限,也是为了方便服务林渊而已。

  上面的人不傻,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他们比任何人都有数!

  当然!也是林渊弄死了一部分人之后,野心家的消亡,才换来如今的局面。

  “离开了,也不来跟我说一声!”南若涵有些嗔怪的喃喃自语着!

  从警局出来之后,许映雪就带着林渊回到了公司,然后见了一面云慕心之后,他就继续当一条安静的咸鱼了。

夜之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