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天涯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七情

  唐煜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曾小白压低声音笑道:“我都听了一路你的风姿了,现在满城都在议论你,正主儿倒在这旮旯里喝闷酒哪。

  唐煜道:“嗯。”

  胜利有时候比失败更让人疲倦。这种感觉他相信曾小白不会不懂。

  曾小白眨眨眼,忽然想起什么,伸手摸了一把袖子,面色一凝。原来是忘带银子了。

  唐煜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我请你。”说着,掏出一片金叶子,压在了酒壶下。

  就这一片,已够租这整条街的店半年了。

  曾小白笑得人畜无害:“唐老板真阔气,都请我一路了,多不好意思。”

  随后又多不好意思地加了几个菜。

  唐煜道:“你樱桃吃完了?”

  曾小白挑了一下眉,一语双关道:“你想吃?待会再买去。”

  唐煜也看着他,片刻,问道:“为什么?”

  曾小白笑道:“买个樱桃也有为什么?”

  唐煜道:“是。”

  曾小白抽出两根筷子,夹了片刚上桌的卤牛肉,搁在嘴里嚼了半天,不紧不慢道:“我说我看你好看,所以才救你的,你信不信?”

  唐煜:“……”

  “我说我是前世的狐妖,这辈子来报恩的,你信不信?”

  唐煜不语了。

  曾小白美滋滋地喝了一口酒,大嚼起麻辣鸡来。

  唐煜道:“我往后还要还你人情。”

  曾小白失声笑道:“什么鸟情,要这么说,我这辈子欠的人情可多了去了,还到我死也还不完。我救你只因为我就是想救你,哪有什么人情鬼情的?”

  唐煜没话了。

  过了一会儿,曾小白又悠然道:“阿煜,你听没听过善恶到头终有报?我多干点善事,多少也能抵一抵我干的恶心事。死了以后不至于被炸成油酥人。”

  唐煜拈起酒杯,闻言勾起嘴角:“如此看来,以后我也得多卖点人情,趁活着的时候积点阴德了。”

  今晚他喝了点酒,说的话也比平时多了些。

  曾小白哈哈笑了。

  他翘了个二郎腿,伸出一根手指抹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道:“看来刚刚倒是有人陪你解闷。和尚?酒铺里喝茶。”

  唐煜道:“道士。”

  曾小白咦了一声。

  唐煜把那朵小小的桃花放上桌子。

  曾小白脸色微变。

  他叹了一口气:“我向来不喜欢喝茶。”

  唐煜中肯地评价道:“茶比酒好。”

  曾小白笑着瞟了他一眼,道:“我听说东瀛有一种占卜术,能通过你喝剩的茶叶渣算命,预测生死,吓不吓人?”

  唐煜笑了,无奈地摇摇头。

  他笑的时候,那拒人千里的冰冷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润从容的气质。街灯透过窗纸照亮他半张脸,漆黑的眉眼弯起,俊美里竟也有几分可爱了。

  曾小白默默看了他一会,又拈起那桃花,接回话题,问道:“你说的那道士是不是又疯又老,老得快死了?”

  唐煜斟酌道道:“有些年纪。”

  曾小白笑道:“此人今年才三十又七。”

  唐煜道:“看不出来。”

  曾小白道:“你不认识他?你想不想听个他的故事?”

  唐煜支着额角,半闭着眼:“不想。”

  曾小白喝了一大口酒,徐徐讲道:“此人名叫陈和雄,江湖人称‘素手弹花’,是最近十年才出名的。他少年时门派里有个师妹,容貌绝代,插的桃花钗,骑的桃花马,被称作‘桃花娘子’。二人青梅竹马,练的是对鸳鸯双刀,两人自幼心有灵犀,配合起来也是天衣无缝,不知联手打断过多少大能高手的兵器。”

  唐煜嘴角抽动——他方才好像已经说过不想听了吧?

  “少男少女待在一起久了,难免生出点情愫。这位陈兄率先表露了心意。哪知道他那师妹却婉言拒绝了他,他便也不好再纠缠,二人还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可配合却一日日不那么默契了,矛盾也越来越多。

  “有一日二人在山中碰到个难缠的对手,陈兄受了伤,小师妹便将她安顿在山洞里,自己去找草药。谁知半夜了还不见归,此人就强忍着伤痛去找她,结果在悬崖底找到了小师妹,人已是奄奄一息。陈和雄悲痛欲绝,抱着她走了一晚上,找到了一间草屋,刚将她放上床,自己就晕倒过去了。等再醒来的时候,师妹已经消失了,只留下满地的血迹,是被什么人拖走了,满山遍野也找不到踪迹。

  “从此他匿迹江湖,开始苦练武功,发誓要手刃害死师妹的仇人。一日他做了一个梦,一个鬼问他可愿意用自己的寿数折换成修为。他答应了,醒来后,竟然真的苍老了许多,武功也精进了。他一边天南地北地跑,一边又更刻苦地练功,坚信终有一日会找到那个仇人。”

  曾小白抿了一口酒,笑问道:“后来,你猜怎么?”

  唐煜夹起一片牛肉,又放下了:“怎么?”

  曾小白悠悠说道:“后来——大约十年后,他才知道,师妹根本没有死,她早已嫁给了翩翩公子,携手隐居在山林,还生了一对玉雪可爱的儿子。原来,她早就有了意中人。那次他受伤的意外,就是师妹的计谋:故意让陈和雄以为自己死了,趁早放弃执念。她好抛去俗世琐事,消失在江湖,无牵无挂地跟心上人私奔。只是她快活了,却叫别人如何呢?

  “唉,你说可笑不可笑?原来滔天的仇恨竟是一场子虚乌有的闹剧。此人万念俱灰,和鬼神的交易迅速腐蚀着他的身体,可纵然有了盖世神功,又有何用呢?一年一年,他便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半疯半痴,揣着满袖的桃花,到处喝茶撒泼。那茶杯正是他小师妹送的,只怕已经用了二十年了。”

  唐煜听完后,若有所思道:“情之一字,果真……动辄伤人伤己。”他垂下眼帘,不知是否想到了那人?

  曾小白道:“本就是镣铐一样的,有百害而无一益。这本是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世上傻子却那么多呢?”

  唐煜笑道:“如此说来,你倒是片叶不沾身的了?”

  曾小白咂嘴道:“我这辈子可不会犯傻爱上任何一个人,那不是往自己头上绑辔头么?当牛做马给人使唤,人家叫你去哪,你就得乖乖去哪,最后变成这疯道士一样,多可怕。”

  唐煜勉强一笑,懒懒地闭上眼睛,道:“若真是无情绝念,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看到花开,不能喜悦,看到叶落,不能伤心;看到美好不知道喜爱,看到恶人······不懂得痛恨······那人生,嗝,岂不是太无趣了么?还好,世上真正能破开这镣铐的,还没有很多……”

  曾小白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唐兄,你还真是个情种。要你这么说,喜怒忧惧爱憎欲这七种情,都是利多弊少的吗?若我一心贪财守财,睡觉都怕宝贝被抢走,最后在忧虑恐惧过完一生,这也算有趣的吗?若我恨一个人恨到了骨子里,倾尽所有,只为杀了他,一辈子都浸泡在憎恶与仇恨中,这、这竟也算是有趣的么?”

  他越说声音越小,怔怔地望着纸窗,思考得痴了。

  “当然不算,当然不算……这怎会是有趣?”

  唐煜闭着眼,似乎要睡着了,好半晌,才缓缓接口:“若是享受杀人,那这不就是十分有趣的么……”

  曾小白又愣住了,这次他愣的时间更长。

  然后他笑了出来。

  曾小白笑得乐不可支,好像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唐煜微微睁开眼,看着他,目光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曾小白插手抱在胸前,长长地叹了口气。

  停了片刻,他才开口,还是带着笑。他道:“是。”

  片刻,又低下头,自语般说道:“是,你说的对——可不是这样的么?若真如此,那么此人一生也定是十分快活。一辈子心如铁石,杀头如砍菜,说不定比那些生在软红十丈,死在花酒之乡的富贵公子还幸福……”想到此处,他又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然后闭了闭眼,道,“……但,我猜,世上其实没有这样的人……”

  唐煜靠在暗处,没说话。

  曾小白垂着眼,喃喃道:“没有……不可能有的——阿煜,你说……是不是?”

梅雨灯花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