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正是大妖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迷榖和祝余

  “兄弟,跟我走!你请我喝了这杯酒,我要把我这些天在山里摘的果子都送给你。“

  “虽然我是个妖怪,但我明白不能无缘无故地接受人的恩惠。”话音未落,小五已经拉起云逸的手,没过多久就带着满满的果子回来了。

  冰凝并不担心云逸的伤势会影响他的战斗力,使他无法抵挡那条狌狌的攻击。

  虽然青云城就在鹊山的山脚下,但这里却很少发生狌狌伤人的事情。

  曾经有猎人误入狌狌的领地,也只是被它们赶走。

  然而,在人间的肉市里,狌狌的尸影却是时常出现。

  咬下一口小五采摘的野果,冰凝感受到的并不是应有的香甜,而是一种难以名状的苦涩。

  “你们可是在这深山中迷失了方向?要不,明日我就送你们下山吧。”

  对于这次的遭遇,云逸心中泛起一丝异样的涟漪。

  他首次对妖物的认知有了微妙的转变。

  你看,这狌狌还是个热心肠呐,真是出人意料,倒是颇为有趣。

  “其实,我们并不打算下山。”冰凝坚定地回答,“我们的目标是穿越鹊山,寻找一条能避开你们同类的路径。你有何良策助我们安全通过?”

  小五,虽然外表憨厚,但它并不傻。

  酒意逐渐消退,它警觉地后退几步,紧握铁棒,眼神中充满警惕。

  它注视着二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你们……难道就是传闻中的云逸与冰凝?”

  在云逸和冰凝还沉浸在狌狌突然醒悟的惊讶中时,小五却发出了一声震撼的猿猴嘶吼。

  这声吼叫在静谧的森林中回荡,仿佛带来了猛烈的冲击波。

  那声音如同晨曦中的第一道光线,唤醒了无数沉睡的生命。

  不远处,更多的猿猴回应了小五的呼唤,它们腰间佩戴着发光的叶子,仿佛是森林中的精灵。

  不一会,这些狌狌们手持各种武器,刀枪棍棒,它们呲牙咧嘴,显然是准备战斗的姿态出现。

  一般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必定会心生恐惧,但云逸却始终保持着冷静。

  他虽然身受重伤,脸色苍白,但是身为大妖师,他又何惧一些拿着武器的猴子?

  他吃完手中最后一口野果,缓缓站起身来。

  “看来,这次还是不能善了啊。”

  这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衣物被人扯了一下,疑惑地回过头,只见冰凝正注视着他,“别伤了它们的性命,”她开口说道,“它们确实并未在人间作过恶。”

  “放心吧!我又不嗜血,只是我们与它们的立场不同罢了。”

  小五正以一种极其警惕的眼神盯着云逸二人。

  比起先前得和善,他的嘴角已经挂起了一丝冷笑,口中还不时地发出嘲讽。“哼,好险!我差点就被这两个家伙给骗了。老祖说得对,人族果然都是些狡猾的家伙!”

  它的身旁,另外一只狌狌,用那双透露着着清澈的愚蠢眼神看了看冰凝,又看了看云逸。颇为困惑。

  “五哥,我觉得这二位也不像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啊。难道是我们弄错了?”

  小五深深地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一种兄长般的耐心。“小六,你还年轻,不懂人心的险恶啊。要分辨他们是不是恶人,其实很简单。”

  他眼睛微微眯起,仿佛在回忆老祖的教诲。“只要是这段时间里想通过鹊山的人,那肯定就是老祖说的那两个人无疑了。”

  小六试探性的询问了一句。“那我们直接把他们抓起来怎么样?”

  小五摇了摇头,伸手给小六的后脑勺上来上了那么一下,指着云逸开口道。

  “你没看到他到现在都毫无惧色吗?这明摆着就是有依仗。而且,你知道吗?云逸可是大妖师,我们可没能力单独拿下他。这也是为什么老祖特别吩咐过,一旦找到符合条件的人,要立刻向他老人家汇报。等他到了,再做处理。”

  小六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

  两狌的交谈并没有刻意避讳,自然也入了云逸与冰凝的耳内。

  这么说是不打了?那也正好,云逸的剑从来都只会指向恶人,恶妖。

  在没有感受到那群狌狌明显的恶意之时,他也实在是不想出手。

  在群狌中,一阵骚动如同涟漪般扩散开来。

  突然,一个身影缓缓浮现,那是一位佝偻着身子,杵着拐杖的老者。

  他的出现立刻吸引了所有狌的目光。

  老者的模样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他那双没有任何颜色的双眼,仿佛深邃的黑洞,吞噬一切光线。

  他的皮肤皱纹纵横,像是一幅精细的地图,记载着他无尽的故事。

  “二位贵客,请允许我邀请你们随我去鹊山一叙。”老者的声音比较温和。“在聊过之后,如果你们还决定通过鹊山,我也定不会阻拦。”

  云逸嘴角微翘,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好啊!正好我们有些饿了,刚才的果子可并不能饱腹,不知道你们这有没有什么肉食?比如狌狌肉?”

  此言一出,群狌立刻骚动起来,眼中闪过怒火。

  然而,老者却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他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云逸先生真的想吃我的孩子们,恐怕小五也不会安然的站在我眼前了。”

  “你这老狌倒是看的透彻,如此我们就去鹊山瞧瞧吧!”

  闻言,它转过身,任由,小五与小六扶着自己向山上走去,老者豪爽地大笑道,“孩子们,回去之后把你们珍藏多年的好酒都给我拿出来,款待两位贵客。”

  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中,众狌腰间的树叶,仿佛被施了魔法般,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冰凝一直都生活在深宅之中,自然也从未见过这样惊奇的景象。

  她看着狌狌手中那片发光的叶子,不由得惊叹道:“此物竟能在黑夜中发光,真是神奇。”

  云逸身为妖师,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叶子的来历。他微笑着解释道:“这叫迷榖,是妖族的一种小玩意。它能在夜间发出光芒,作用与我们人类的灯笼差不多。”

  冰凝不禁感叹,这世上的奇珍异宝还真是无穷无尽。

  她想起自己成为人妇后,深居简出,很少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新奇的事物。

  而云逸,似乎知道她心中的疑惑,一路上不厌其烦地为她讲解着。

  他们继续前行,深入山中。

  此山中,除了狌狌和迷榖外,还有一种看似普通的怪草引起了冰凝的注意。

  它长得像韭菜,但却散发着一股与众不同的气息。

  云逸见她好奇,便告诉她:“这是祝余,一种神奇的草。你知道人间所售卖的辟谷丹吗?它的主要原料就是祝余。”

魏金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