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线索:犯罪的剖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夹板的证据(上)

  “那进店的小费呢?”

  陈浩然知道乐天口中的小费是什么意思——给予乞丐特殊的钱。

  “这就不是我们该考虑的问题了,相信暗金花组织可以解决。”

  ……

  次日。

  侦探事务所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他们个个身着黑色西装,眼带墨镜,全然一副影视剧里黑涩会的模样。

  “老大,这些人?”

  屋内的乐天揉着睡意朦胧的双眼,在看见门外人的时候,一下子就清醒了。

  陈浩然摇头,只是默默的坐在事务所内,静静的看着他们。

  门口传来敲门声,随后那群人便走进。

  为首者墨镜下,扯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请问你是大名鼎鼎的陈浩然,陈侦探吗?”

  陈浩然眼睛微眯,直视着那人。

  “明知故问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他可不会给这群来者不善的人好脸色。

  为首者笑了笑,并不在意陈浩然的“不客气”。

  “好好好,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们这边希望你不要继续插手这件事。”

  “你们?你能代表谁?”

  “我代表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继续插手的话,那就是不重视你的人身安全。”

  “你在威胁我?!”

  陈浩然起身,横眉冷对。

  “你知不知道,这些案件背后涉及的死亡数。

  386人!

  短短两个星期,死了这么多,我若是漠视,那还会有多少人死于非命?

  就因为你一句威胁,我就畏手畏脚,那我这黑色侦探,也没必要当了!

  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一个我倒下,会有千千万万个我站起来!你杀的完吗?”

  闻言,乐天目光炽热的看着陈浩然,他被陈浩然这一番话弄的热血沸腾。

  一开始他看见这黑压压的人群,心里是有点害怕的,但现在他被陈浩然感染,也不再畏惧。

  为正义,敢于直面威胁,不畏的死亡去找寻真相,这不正是他们当侦探的初心吗。

  在一人对数人,依旧能说出如此豪迈,不愧是老大。

  他知道陈浩然向来说到做到,后者这一身浩然正气,也正是他愿意追随的原因之一。

  如此激情的宣言,让为首者都不禁高看了一眼。

  “精彩精彩。”他缓缓鼓掌,“希望你不会后悔。”

  说罢,他带着众人离开。

  侦探事务所再次静下来。

  陈浩然望着他们离开,出声道。

  “他们想让我们知难而退,但我做不到,更何况,我们还答应了那些委托。

  收拾一下,我们去一趟监狱,徐涛那边有消息了。”

  陈浩然顿了顿。

  “是关于徐涛的,他准备被处以死刑……林成找到了可以治死他的证据。”

  “那为什么还要去一趟呢?”

  乐天不解。

  “因为……”陈浩然转头看向乐天,缓缓道。“徐涛坚持否定自己是轮船爆炸案的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两人并无多说,便关上事务所出发。

  “那群混蛋把车胎扎爆了!我好不容易租的车!”

  乐天愤愤道。

  在事务所旁停着一辆小轿车,乐天与陈浩然正站在车旁。

  陈浩然也是十分不悦,瑞芬多的出租车并不多,没有自己的交通工具的话,出现会非常不方便。

  他冷哼一声,拿出手机拨打李安的电话,联系他派人来接。

  很快,他们便坐向通往监狱的警车。

  一上车,陈浩然便看见了一脸愁容的李安。

  李安警官也来了?

  陈浩然有些好奇。

  他见陈浩然上车,对他点了点头,说道。

  “那边徐涛指名道姓让你去见他,我们这也是没办法,林成急着要将他处死,快速结束这个案子……但我觉得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陈浩然闻言,点头回应。

  “理论上没有人会傻到为了清理犯罪现场,而去暴露自己,这显然是不值得的。”

  乐天听着两人的对话,默默的记录。

  监狱,审讯室。

  徐涛一脸颓废的坐着,在他一旁,是一脸冷笑的林成。

  “你之前的嚣张气焰哪去了?现在死到临头知道怕了?”

  他呵呵道。

  徐涛并没有搭理他,被上手铐的双手死死的紧握,目视着大门。

  噔噔噔。

  门外传来动静,是陈浩然他们来了。

  在开门的瞬间,徐涛看见了陈浩然。

  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几乎要扑上去,不过被林成按住了。

  “给我老实点!”

  说罢就是一巴掌甩过去,现在徐涛几乎是铁板钉钉的嫌疑人,之前不对他拳打脚踢是担心他出来告他们严刑拷打,现在不需要有这种顾虑。

  林成只需要找点理由,想打徐涛就打。

  见徐涛这么激动,陈浩然有些哭笑不得。

  他只是刚进门,徐涛就大喊道。

  “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我只是负责给他们擦屁股而已,我是被他们威胁的!”

  “我知道,陈浩然你是黑色侦探,你一定能帮到我!”

  陈浩然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徐涛所说的话,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轻轻点头,缓缓坐在徐涛对面的凳子上。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同时他微侧身,眼神示意乐天记录。

  后者快速拿出纸币。

  “是真的!轮船上面的乘客都是他的人,准确来说‘曾经是’。”

  徐涛的眼神变得惶恐,似乎陷入什么痛苦的回忆。

  “他太可怕了!不听命他的人,最后都会死于非命!我……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请你们一定要去相信我,我只是一个替罪羔羊,我是有罪,但是我罪不至死啊!”

  “呵呵。”林成似乎非常不耐烦,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徐涛的话,亦或是不愿意相信。

  见陈浩然露出疑惑的眼神,徐涛更是坐不住了,他起身,牵动着手脚上的枷锁发出巨大声响。

  “陈侦探!你一定要相信我,在轮船上!轮船上留有一点证据,你一定可以依靠那些推理出来的!”

  林成一把将激动的徐涛按下,“老子叫你安分点你是听不见吗?!”

  李安靠近陈浩然,出声道。

  “徐涛提出的申诉只有两天了,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两天还不能找出判他无罪的证据,他将被处于死刑。”

  “瑞芬多的法律非常严格,只要是有关杀人的,一经发现,必会偿命。”

  陈浩然点头,这些他还是知道的。

  他对徐涛所说的证据,十分感兴趣,之前李安等警察去搜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

  现在听徐涛这么肯定,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了点答案。

  那就是,徐涛派人去放置的,亦或是他藏在某个地方。

  徐涛的突然落网,很难不让陈浩然怀疑,他手下有类似内鬼的人,特意放下证据让警方抓捕。

  关键徐涛本人对此并不知晓。

  不过这徐涛倒也是个聪明人,做事留下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证物。

  这也方便陈浩然探案。

  徐涛到后面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不停重复着不想死、不是他做的类似的话。

  “乐天,我们走。”

  陈浩然起身,没有继续听徐涛废话。

  他们要找到徐涛留下的证据,尽快找到幕后黑手。

  下午三点。

  陈浩然两人已经赶到码头。

  码头上一如既往的忙碌,不过忙的并不是工作人员,而是警察。

  但相比之前已经是少了许多,毕竟打捞任务完成的七七八八,剩下的警察则是在搜索证据。

  由于陈浩然之前的表现,码头上的警方几乎都认识,所以并没有拦截,便直接放他们通行。

  上码头没多久,陈浩然便看见了潘石齐。

  潘石齐向陈浩然点点头,随即道。

  “陈侦探,我也是刚刚收到李安的消息,听说嫌疑人徐涛在案发现场留下相关证据,这边便急匆匆赶来了,不然这会我还在休假。”

  同时苦笑了一下,脸上的疲惫肉眼可见。

  他负责搜集证据与打捞任务,已经来来去去忙活了近一个星期,他一个快奔五的中年人,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潘石齐与李安相同,他们并没有像林成那样心浮气躁,也并没有因为徐涛的申诉而生气,相反,他们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对此都十分重视。

  只因他们也希望不出冤案,也更希望幕后黑手入网!

  “陈侦探,你们请便吧。”

  潘石齐笑道,这相当于给了陈浩然两人通行证,只要他们不恶意破坏证据,基本上一路畅通。

  “对了陈侦探。”

  潘石齐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道。

  “你昨晚发给我们的信息,我已经转发给梁嘉伟了,这件事,由暗金花组织去做是最好的,相信你可以理解我们。

  就在早上,梁嘉伟那边已经查出了有关咖啡店的背景——洛凤天,男,四十岁,科洛头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同时也是一位商业圈知名的大咖。”

  “这咖啡店是他开的?”

  陈浩然疑惑道。

  “不是他开的,但是也差不多了。”

  潘石齐微微皱眉,沉声道。

  “这咖啡店的老板早在三年前就死了,连带着家人一起消失,而这洛凤天,则是这咖啡店最大的投资方。”

  “同时,他还是皇家花园的老板,皇家花园你们是知道的,瑞芬多数一数二的赌场!最巧的是,约翰之前正是这家赌场的二把手。”

  言外之意很清楚——洛凤天与轮船爆炸案有密切的关系。

  在目睹乐天一字不落的记下后,两人便赶去打捞起的轮船上。

  经过几天的通风换气,轮船残骸上浓烈刺鼻的气味淡了不少。

  陈浩然并没有去爆炸正中心出,先不说那里的证物是否沉入海底,就算没有,也多半被炸的七零八落,很难找出有用的线索。

  再按照徐涛所说,他藏起来了一些线索,竟然是藏起来,那自然会是在不起眼的地方。

  所以他们打算在夹板上看看。

  两人在甲板上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偌大个夹板一览无余。

  陈浩然思索着。

  是不是方向错了,难不成不在夹板上?

  但如果想保留线索,并且隐藏的话……

  突然,他灵光一闪。

  之前踩夹板的时候,发出的声音并不一样,一些板块是很响的,一些则是闷响。

  原来是藏在夹板下面!

  陈浩然刚想开口让乐天与自己一起找,便看见他拿着一个类似录音带的东西走来。

  “老大,这是我在夹板下面找的,应该是徐涛所说的证据!”

  陈浩然笑了笑,要说观察力,乐天还得是独一档。

  乐天将录音带递给陈浩然后,有些不解。

  “为什么徐涛不直接和我们说呢?让我们找了这么久,要不是我发现夹板下面好像有东西,我可能都找不到。”

笔下生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