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玄侦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审案

  白科明将那个宣纸拿到我的面前,我接过那个宣纸翻看起来。看了有好一会儿我将它放下,眼睛不动死死盯着白科明。

  白科明被我盯着有一些发懵,我侧是轻咳一下让他自己看看。白科明听话的将宣纸拿起来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表情越来越浓重。

  见到白科明这个样子,我看向那个老妪。过了一会儿白科明将宣纸放在我的桌上,满脸不可置信。

  “这怎么可能?是我的亲笔字迹!”白科明语气中有些颤抖的自问自答,我侧是没有回话。

  对于他的反应我没有一点惊讶,上面的内容主要是关于白科明写了一封修书。光明正大将老妪收纳为妾,而且还理直气壮。

  说是自己身份高贵,让下贱的一等人给自己繁种是看得起她。最主要的是字迹还对上了。

  “云往,你该怎么解释?”我看着白科明询问,然后又看到跪在前面的老妪。

  老妪已经将证明拿了出来,我也没想到她是真的拿的出来。

  “老人家,能和下官说说你的具体情况吗?”我看着老妪温柔问她。

  老妪点点头将一些具体情况告诉给了我,通过老妪叙述我知道她的具体情况。

  老妪叫秦淑玉是典型的阴转阳人,阴转阳人是这里人对于尘世间的人来到冥世的称呼乎。

  老妪的老伴叫房尚天是盐布司的人,早些年在尘世相遇爱上了对方。

  理所应当的老妪想尽了一切办法来到这里,与她的丈夫进行了婚礼。

  老妪有个女儿叫房幕诩字怀哲,她们只有这一个独生女人长得很漂亮。

  毕竟有多漂亮我也不知道,我主要也是听老妪说的。

  “云往,你去查查户籍!”我看着白科明吩咐着,主要是为了保险。

  如果户籍查到老妪那么说明她没撒谎,如果如果没有查到她大概是寡头势力派来的。

  白科明诺了一声就去了,我则是继续寻找证据。

  “老人家,你确定这件事白科明所作吗?”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秦淑玉。

  秦淑玉坚毅的点头似乎这一切都是白科明一手计划的,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话。

  现在的情况只一有两种,一正如秦淑玉所说这确实是白科明干的。

  即使是白科明所做的事情,以我现在的身份还不配判审白科明。需要交给上面的处理或者请示上级。

  这就导致了秦淑玉出现了有苦说不清的情况,这又违背了我做官的初衷。

  到时会陷入一种两难的境地。

  二是秦淑玉故意为知的,是受到人约束的。当然现在的情况我更希望第二种更有可能,也不能妄下结论。

  “老林,先告退一下!”周明的声音传入耳中,我看向站在秦淑玉旁边的白科明。

  “什么事啊?”我看着周眠不解的询问道。以周明好奇的性格不会这么早走,即使有事他也会提前预知到的。

  证明这个反常的举动让我有些不解,他并没有解释直接走了。看着周明洒脱的背影叹了一口气,有些羡慕他了。

志野生幕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