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解之迷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那是一条白色的走廊,走廊的尽头是一扇紧闭着的门。

  阳光顺着走廊两边的窗户照进来。

  在投下一片金黄光晕的同时,也映照出一个女人的影子。

  随着脚步的临近,一个女人优美,且带着韵律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就是那个大难不死的孩子吧。”

  听到这话,我驻足在了原地,警惕的同时也在好奇她到底在指什么。

  既然我不回答他,既没有催促,也没有恼火,只是依旧仰头看着那片天。

  目光微动,那个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她问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你知道这里为什么是荒野吗?”

  兴许是见我久久不回答,她只能自问自答道:

  “其实曾经这里也有人居住过。

  那大概在上个世纪,由于人口的飞速增长,已有的土地渐渐不够用不够分了。

  于是开始有人提出拓荒,而顺理成章的便有人看上了你我现在脚下所处的这块地区。

  最开始来的是远方一户姓朱的人家。但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其实并不是这里,而是打算去陈家村。

  可陈家村当时早已人满为患,别说接纳他们了,村子里自己的人都吃得紧。

  所以陈家村并没有接纳这户人家,相反还有一户本地村民跟着这户人家一起离开了陈家村。

  你也知道陈家村说虽算不上偏僻,但地理位置特殊,除了这块荒地之外并没有其他平地。

  于是乎这两家人便顺理成章的留在了这片荒地上,并开始开垦。

  一开始两家人都住在各自所搭的棚子里,白天老左晚上歇息,也没发生什么怪事。

  也就是这时零散散的,又有几户人家搬了过来。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变好,人们开始在这片荒地上建起了房屋。

  其中朱家和另外两户人家因为当时的形势所迫建的是单门房屋

  而陈家则根据当地的传统建了双门房屋。

  建房子这件事在当时本来是一件大喜的事,但就在这四户人家住进去的头一晚上便发生了怪事儿。

  就在四户人家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的都听到了敲门声。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声音,一般来说,根据当地的传统人敲门都是三下一敲。

  但那天的敲门声则不然,在那天他们听到的是两下为一个单位的循环敲门声。

  而且那声音的间隔也均匀的可怕,不管怎么听都不像是人在敲门。

  一般情况下,听到这种敲门声,大多数人是不会开门的。

  但凡是都有例外,就比如说这四户人家中的朱家和陈家。

  这两户人家中的当家人都是胆大之人,尤其是陈家那位当家人。

  不过胆大归胆大,陈家的那位当家人,当时是不打算开门的。

  但敲门声却吵着的他们一家都睡不着。

  再加上陈家的当家人,一向是暴脾气的,他根本忍不了这没完没了的敲门。

  于是他骂骂咧咧的从床上下来,然后走到了门边。

  但就在他的指尖碰触到门的一瞬间,整木门砰的一声炸开了。

  而在门炸开的一瞬间,门的夹缝中涌出了一片白灰。

  然后这诡异的白灰,便子霎时间裹住了陈家当家人的整副身子。

  那些白灰像是被粘了胶死死的粘在那陈家当家人的身上。

  紧接着,眨眼间这些白灰便开始往陈家当家人的皮肤里钻。

  也就是这时,陈家当家人才反应过来。

  他一边尖叫,一边痛苦的倒在地上来回打着滚,试图将这些白灰给蹭掉。

  但显然这么做,除了增加恐惧之外,毫无作用。

  在他的惨叫声中,他的妻子从床上猛然坐起。

  随着他妻子的眼神聚焦,一声凄厉的尖叫划破了漆黑的夜,直传到朱家。

  本来这诡异的敲门声,就弄得朱家当家人十分烦躁。

  再一听到自己好友老婆的尖叫声,朱家掌家人瞬间坐不住了。

  秉着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因自己而受牵连,甚至是遇难的原则。

  他想都没想,便直接打开了房门。

  紧接着又是碰的一声,还没等朱家掌家人反应过来。

  发生在陈家掌家人身上的事儿,便也复刻到了他的身上。

  不对准确来说并不是复刻。

  因为除了他那被吓得瑟瑟发抖的妻子之外,在他妻子的怀里,还有一个同样被弄得瑟瑟发抖女儿。

  就连两方妻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

  她们的丈夫所粘有白灰的皮肤都开始不受控的向下凹陷下去。

  就好像那层组织被腐蚀掉了一样。

  恐惧在屋子里蔓延,这些反应过来的是朱家的那位妻子。

  她一把拉住了,向朱家掌家人身上扑去的女儿。

  她一边安抚女儿,让她坐在床上。

  一边拿起一旁的稻草,用力向她的丈夫身上抡去,试图用这种方法扫去一些白灰。

  但那些白灰却纹丝不动,没办法她只能一边拼命的扫,一边大声求援。

  大概又过去了几分钟,远处的嘈杂声终于到了近处。

  虽说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抱怨大晚上吵什么之类的,但在她听来这无疑是一种安慰。

  而另一边,陈家的妻子,也反应的过来,虽然有孕在身,但一向胆大的她还是扑向了丈夫。

  可就在指尖触碰到那些白灰的一瞬间,一股火烧般的疼痛便在她的指尖蔓延开来。

  惊恐与疼痛使她本就因为怀孕而变得无力的身子,重重摔到了地上,鲜血一下子染红了衣服。

  她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变得越发干瘪,自己身下的血越流越多。

  她能感觉得到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的流逝。

  但就在她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什么都不想,只是单纯迎接死亡的时候。

  她家的侧门被人猛然打开了,一时间她的耳边变得无比嘈杂。

  但处于失血过多和极度惊恐之下,她除了的那只持续发痛的手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不知为何,讲到这儿,眼前的女人突然什么都不讲了。

  她只是抬着头看着天花板,眼角存隐隐闪光,就像是在回忆什么悲伤的往事。

未卜之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