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奥的异世界幻想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吾友啊!你才是我的太阳!」

  『波动的源头应该就是这个方向…注意隐藏气息…埃米尔———』

  『嗯…知道了———』

  月光下,两个披着黑色披风的人影穿梭在树林之中。

  『呐……埃米尔……你不害怕吗……?』

  艾利亚斯和埃米尔小跑着,用淡淡的语气询问着。

  『你怎么了?艾利亚斯…』

  埃米尔转过头对着艾利亚斯一脸担忧的说着。

  『我是说…刚刚被波动震慑到的时候…你我不都是无法动弹了吗…那个感觉实在太可怕了…你为什么还要自荐调查队呢…?』

  艾利亚斯低下头,埃米尔似乎听出了艾利亚斯语气里的担忧,沉默了一下,便开口到。

  『呐…———艾利亚斯…你知道吗?我们暗精灵在千年前被白精灵排挤,随后发动战争但还是败了…存活的暗精灵只有不到十分之一———』

  『嗯…?我知道啊…后来存活下来的暗精灵…也就是前一代长老带着幸存者们躲进这个托南大森林…建起了与世隔绝的结界…过去千年了,外面的人应该认为暗精灵灭绝了吧…怎么了吗…突然说这个…———』

  艾利亚斯接话到,之后用不解的眼神转头看向身旁的埃米尔,等待他给出答案。

  『艾利亚斯啊…我也是第一次和你说…』

  『嗯?说什么啊…』

  『关于我小时候晕倒那次…其实我做了一个梦…很真实的梦…』

  埃米尔缓缓说着,艾利亚斯没有再打断,静静的看着埃米尔。

  『我在梦里听到一个声音…那个声音非常的温柔有吸引力…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是个男性的声音…并且我被深深吸引住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长老也是啊…平时非常严肃…但就是让人感觉他很慈祥平易近人…那么…那个声音说了什么?』

  艾利亚斯继续问着,埃米尔悠悠说出了答案。

  『「你有对自己身为弱小种族感到过不甘心吗…」「你会为了变强放弃自己的种族吗…」「这个世界很辽阔…」「有着无数的未知…」「我能够超越一切…」「我掌管着世界…」「来吧…放弃自己的种族追随我吧…」』

  埃米尔一句一顿的说着。

  『看来…你脑子确实烧坏了…之后呢…?你回答他了吗?』

  艾利亚斯无语的接着话茬。

  『嗯…我没有发出声音…我也看不清他的样子……我只记得他俯视着我慢慢把手伸向我的时候我就醒来了…』

  『真短暂的梦啊…但是你知道你睡了7天吗…大家都以为你快不行了……想尽办法都叫不醒…甚至那个长老提出要不要带你去结界外面寻求帮助…』

  艾利亚斯感叹着。

  『嗯…后来听说了…你知道吗…艾利亚斯,就是从那一天起,我每天想着那个梦里的声音祈祷着,希望有一天能真正见到他…』

  『所以…你不打算做暗精灵了?再说那只是个梦啊』

  『不是的…艾利亚斯…虽然暗精灵不得见世面,又弱小,也只能聚齐生存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森林…但我并没有打算放弃做暗精灵,我很喜欢自己的种族,我喜欢长老…我喜欢村子…喜欢村子里的大家…还有你艾利亚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埃米尔说着微笑着看着艾利亚斯。

  『咦…———别肉麻我———』

  艾利亚斯做出个嫌弃的表情。

  『所以啊…艾利亚斯,因为「这个世界很辽阔」「有着无数的未知」啊!所以我想一直变强一直变强…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要走出结界走出森林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当然我想和你一起旅行!』

  埃米尔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着艾利亚斯,艾利亚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说到。

  『唉…你啊…———长老他们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的…不过嘛…「世界很辽阔」吗…那不是挺有吸引力的吗…我勉为其难陪你一起去吧!毕竟你这笨脑子肯定会吃亏的』

  『嗯…?———你在害羞吗…?艾利亚斯真是傲娇呢…噗哧…嘻嘻嘻…』

  埃米尔右手捂着嘴坏笑着。

  『滚啊!!———你这臭小子!烦死了!———』

  『哎呀~别害羞吗~艾利亚斯真可爱~———』

  『你再说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两人一边小跑一边嬉笑着。

  过了一会儿,艾利亚斯伸出右手拦住埃米尔,左手比出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安静。

  『前面就是波动的中心点了…安静点…开始隐蔽气息慢慢走过去吧…』

  『嗯…知道了…』

  埃米尔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两人隐蔽了气息,蹲下身子慢慢前进着,最后在一个树丛后边停了下来。

  『艾利亚斯…你看到了吗…那里好像有个人啊!快去救他…』

  埃米尔惊讶的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树下躺着一个人。

  那人满是肌肉的身体仿佛经过非常严格的锻炼,他的皮肤像瓷器一样光滑,没有一丝瑕疵,金色的头发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如同夏日的阳光一般温暖而耀眼。

  他闭着眼睛躺在树荫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周围的环境变得静谧无声,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偶尔还会听到远处的鸟鸣声。

  男人的手平稳的放在地面上,仿佛在倾听大地的心跳,在这漆黑的夜晚,感觉男人就像是这森林的一部分,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看着他安静的样子,自己的心中貌似也充满了平静和满足。

  『别!别冲动!埃米尔…白色的皮肤…那是白精灵吗…?不…不对,他没有精灵耳…难道是书上写过的「人类」?但书上写人类是弱小的,偶尔会出一个极端个体很强大而已…并且人类是群居生物…所以弱小的「人类」不可能到这个危险的森林来…难道…刚刚的波动跟他有关吗…———』

  艾利亚斯左手托腮一脸认真的分析着,没注意到身旁的埃米尔已经摘下披风放进背包里,然后掏出了一个装有红色液体的玻璃小瓶。

  『是不是「人类」都无所谓啊!艾利亚斯!既然有人倒下了!那我们就得去救啊!』

  埃米尔站起身,右手握着瓶子,向着那棵大树底下前进了两步,之后瞬间被艾利亚斯一把抓住后脖衣领用力扯了回来,衣领勒住埃米尔的脖子使得他发出一声干呕,随后坐在地上眼角泛起泪光咳嗽起来。

  『唔….———咳咳…———勒…到我了…你干…嘛…』

  『蠢蛋!都说了现在情况非常危险啊!什么都不知道你都要往上冲!你的心到底多大啊!?』

  『咳咳…———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咳咳———』

  『总之波动的原因大概率和那个躺着的人有关!现在我们先回去向大家汇报情况!听到没有!波动过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个人还躺在那没事,甚至全身干净得一点伤痕没有!说明他不会有事!总之!要是还在意的话!就尽快回去叫上大家一起行动!』

  『好啦好啦…———知道了…———』

  『真是受不了你…———』

  两人的争吵声即使有压低声音但还是在寂静的森林显得很明显,甚至掩盖过了一个悄悄靠近的巨大黑影。———

  「咕咕…———嘎嘎嘎嘎…———」

  「吸…———」

  「咕咕…———噶啦嘎啦———」

  两人争吵声瞬间停止,靠近看的话可以看见两人皮肤上寒毛直竖泛起鸡皮疙瘩,脸上留下冷汗,一动也不动,似乎在用身体仔细听着这个声音。

  这个声音就像一排骨头无规律但高频率的碰撞在一起,沉重的呼吸声,伴随着牙齿摩擦发出的嗝嗝声,就如同地狱之门打开了一般,在寂静的夜晚使人不寒而栗。

  『这……这声音是……「撕裂者」……不…不可能…「撕裂者」怎么会…怎么会在南之森……』

  艾利亚斯呆矗在原地,眼睛瞪得都快掉出来,全身颤抖着,磕磕巴巴的小声说着。

  『别…别害怕!艾利亚斯!「撕裂者」会追寻猎物恐惧的气息!你越害怕越容易被发现!冷静点!』

  埃米尔压住嗓子,用很小声的声音试图唤醒艾利亚斯,但艾利亚斯颤抖着身体仿佛不听使唤,像失了神一般。

  『没事的没事的…你听…声音没了…它应该走远了…冷静点艾利亚斯…快跟我回村子———』

  埃米尔慢慢向艾利亚斯诺动着身子,右手抓住艾利亚斯的手臂,艾利亚斯在这一次回过神来,发现眼前这个男人的手臂也是止不住的颤抖。

  『嗯…———回去吧———』

  艾利亚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准备行动。

  此时,埃米尔和艾利亚斯突然注意到,月光照射到地上的自己的影子,被有个更为巨大的黑影慢慢升起完全遮住了。

  俩人顿时停住了呼吸和动作,在一瞬间恐惧无尽的在全身蔓延,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紧紧掐住了心脏,让人无法呼吸,心跳如擂鼓般狂野,恐惧像一块刺骨的冰,想逃跑但又找不到出口。

  「嗝嗝……———噶…啦…嘎…啦———」

  像寒冰一样刺骨的声音再次在两人身后缓缓响起,两人瞪大双眼,脸上的汗水如同雨滴般落下,缓缓回过头。

  只看见一个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鼻孔喘着粗气,没有嘴唇只有两排牙齿发出嘎嘎声,粘稠的口水流淌着,佝偻的身体弯曲着的怪物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的脸离怪物的头只有10厘米。

  埃米尔和艾利亚斯瞪大双眼全身发抖,似乎只有呼吸停止但心脏在疯狂跳动。

  「嘶哈!———」

  怪物突然张嘴大叫一声,吓得两人以飞快的速度连滚带爬的跑了。

  『快跑!别回头!』

  『快!快跟上!』

  『疾风加速!———』

  埃米尔大喊一声,身体微微闪过一道淡光,随后右手一把抱住艾利亚斯胸口,像抱着一个人体模型一般飞奔。

  『荆棘啊!化作利zen…不管了!藤蔓!』

  艾利亚斯似乎咬到了舌头,但还是发动了法术,逃跑时的路径升起一根一根黑色藤蔓,藤蔓慢慢汇聚编织成一道一道障碍,在完全遮住怪物样子的一刹那,艾利亚斯似乎看到怪物牙齿上扬,好像是笑了。

  『怎么!…怎么可能…!』

  艾利亚斯惊呼。

  『别想太多!艾利亚斯!快忘记刚刚看到的东西!别害怕!』

  埃米尔抱着艾利亚斯一路狂奔。

  ———————————————

  俩人以非常快的速度跑了大概10分钟,在一条小溪流旁停了下来,溪流上流是一个小瀑布,从峭壁上流下。

  两人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着,稍微缓过一点劲之后贪婪的喝着溪水,就像在沙漠里迷失了很久终于在临死前见到绿洲一样。

  『唔哈…———唔哈…———』

  『我…我们…逃脱了吗…呼哈———』

  『希望…希望是的…但…但我最后我看见…它笑了…』

  『你别…吓唬我了…呼哈……』

  两人喘着气说着,慢慢站起身。

  『「撕裂者」它能隐去身影依附在猎物的影子里,只要害怕它就会被它探索到,所以只要不害怕那应该还是有办法讨伐它的…但是那个杀意…那张脸…真的有人能不害怕吗…?』

  埃米尔仰头望着天,淡淡的说着。

  『额……———嗯…———是的啊…毕竟那可是领主级的怪物…埃米尔……你真的好勇敢啊…要是我也…』

  艾利亚斯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不再继续说下去。

  『嗯?———你在说什么啊?艾利亚斯…从小到大你都很勇敢啊!不论什么时候你都会陪着我鼓励我,我犯错你都会纠正我!说你像我的太阳一样照耀着我也不为过啊!走吧!回家了!』

  埃米尔开朗的笑容似乎刚刚的一切没发生过,说完便跨过溪流朝森林走去,在埃米尔走出几步后,呆在原地的艾利亚斯微微苦笑朝着埃米尔的背影小声的说着。

  『埃米尔啊…你才是我的太阳啊…』

  『啊?你刚刚有说什么吗?』

  埃米尔回过头一脸疑问。

  『没事,我说回家吧,村长还等着呢!』

  艾利亚斯拍了拍脸打起精神跳过溪流跟了上去。

  埃米尔又说又笑的走着,艾利亚斯仿佛有什么心事一般,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着,走了5分钟,穿过了这一块树林,来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地。

  皎洁的月光照在这片空地上,显得静谧又神圣,微微平坦的地面没有杂乱的草,只有紫色白色的花朵,还有一些绿草的嫩芽萌生着,这片空地的植物只长到脚踝处,不高但显得格外美丽令人舒心。

  『原来森林还有这么漂亮的地方!艾利亚斯!』

  埃米尔激动的说着,身旁的艾利亚斯也稍微被眼前美丽的景色镇住了。

  『嗯…确实很美啊———』

  艾利亚斯和埃米尔环顾四周慢慢前进着。

  突然埃米尔停下了脚步,左手一把抓住艾利亚斯的右手腕,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着。

  『艾…艾利亚斯…你…你的影子呢……?』

  艾利亚斯听见这句话,就像被箭射中心脏一样,瞬间呆住,缓缓低下头。

  只看见两人的脚下,只有埃米尔的影子在前方,月亮明明在身后。

  艾利亚斯低着头缓缓转过头,发现月亮和自己的影子竟然同时在身后。

  艾利亚斯缓过神来,一脸苦笑望着埃米尔。

  『呐…———埃米尔…其实…从刚才开始我一直在害怕啊…我在害怕你会消失了…我在害怕再也见不到你的笑容了…它…好像缠上我了……』

  艾利亚斯颤抖着,望向埃米尔,脸上已经看不出是笑是哭,只是呆呆的站着。

  艾利亚斯说完,身后的影子开始扭曲变形,随后慢慢升起,在地面上缓缓汇聚出一个巨大的黑影。

  「嗝…嗝…噶啦…———噶啦…———」

  熟悉的恐怖声音再次响起,还没等艾利亚斯反应过来,「撕裂者」左手臂分裂出一条带着血的骨刃,以闪电般的速度朝艾利亚斯砍去。

  『艾利亚斯!———』

  埃米尔在「撕裂者」现身时就全神灌注,手放在剑柄上做好了战斗姿态,但奈何「撕裂者」速度太快,来不及拉走艾利亚斯,埃米尔只能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撑着剑刃做出招架动作,一个飞身把艾利亚斯撞开。

  「啪嗒———」

  「唰———」

  埃米尔的剑像纸一般一瞬间被切成两半,骨刃透过剑在埃米尔右胸到左腰位置切出一条长长的伤,伤口瞬间喷出大量鲜血,可以看出伤得很深。

  「撕裂者」在挥下左手骨刃后并没有停止,顺势向右转身,甩动着那条粗大的尾巴,重重的砸在埃米尔右脑门上,埃米尔的整个右边头部发出碎裂的声音,之后旋转着飞出去。

  埃米尔收到冲击在地上翻滚着,背包也被磨得破烂不堪,在外侧的口袋全损,掉出几个装有红色液体的玻璃瓶摔碎在地上,最终埃米尔撞到一个树旁停止了。

  『埃米尔!!!不要啊!!』

  被撞飞出去的艾利亚斯撕裂般的声音大喊着,眼睛不知何时已经湿润了。

  『可恶啊!!「撕裂者」!这里!我艾利亚斯在这里!我不会怕你了!』

  艾利亚斯站了起来,紧握着法杖,恶狠狠的盯着「撕裂者」。

  「咕咕…———噶啦啦?———」

  「撕裂者」发出声音,语调微微上扬,似乎在嘲笑着眼前的生物。

  『荆棘啊!向吾展现你的真实吧!———Thorn rose———!!』

  艾利亚斯大喊着,高举法杖汇聚全身魔力,地面随着一阵颤动,窜出一个和「撕裂者」一样高的巨大红色花朵,花朵下身连着一条一条巨型荆棘藤蔓,扭曲的动作像是一个巨型章鱼。

  『去死吧!』

  艾利亚斯法杖一挥,巨大的荆棘花朵挥动着触手一般的藤蔓朝「撕裂者」扑去。

  「撕裂者」面对迎面而来的攻击,不慌不忙的举起右手,同时分裂出一条带血的骨刃,以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速度迎接着每一条袭来的藤蔓。

  藤蔓即便再粗壮,碰到骨刃的一瞬间也被切断,就像是用打磨了无数遍的菜刀用来切豆腐一样,「撕裂者」纹丝不动。

  激烈的打斗声使得一度昏迷的埃米尔睁开眼,埃米尔看着眼前的战斗,握紧了手中的断剑,但已经没时间犹豫不决了。

  『艾利亚斯!噗哈!———用那招!你先缠住它!』

  埃米尔艰难站起身,边说边咳出一口鲜血,艾利亚斯听见了呼喊,看向埃米尔,沉默了一下,随后坚定的眼神回应。

  『噢!———』

  听到回应的埃米尔,双手握着断剑,面向「撕裂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疾风加速!———心剑意念!———不屈意志!———』

  埃米尔全身淡光一闪,仿佛做好了准备,同时「撕裂者」也察觉到什么,一边把头转向埃米尔,一边无所谓般的接着攻击,艾利亚斯也察觉到什么,脸上表情非常凝重。

  『就是现在!———艾利亚斯!———』

  埃米尔大呼一声,坚定的眼神貌似能破开任何困难,「撕裂者」同时骨刃用力一挥,瞬间切开了所有藤蔓,朝着埃米尔袭去。

  『荆棘啊!助我最后一次吧!』

  艾利亚斯泛着泪光大喊着,随即「撕裂者」面前窜出一堵藤蔓墙拦住了去路,在埃米尔身旁窜出一道道藤蔓,捆住了埃米尔,将他举在空中,之后像传递物品一样,在埃米尔身后出现一条条新的藤蔓捆住并接着埃米尔送他远去。

  『唔哇!———艾利亚斯!!———你!你干什么!放开我!!』

  埃米尔身负重伤已经无力挣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远离战场。

  『呐…———埃米尔…———你才是我的救赎啊…———』

  『能认识你…———能陪你一起长大真是太好了…———』

  『我不能陪你去旅行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活下去啊…———』

  『谢谢你…———再见啦…———』

  艾利亚斯站在原地,双手下垂,眼泪止不住的流,鼻涕也流到了嘴巴上,但他还是非常开心的笑着,在月光下,这个暗精灵的脸庞显得格外让人心疼。

  『混蛋啊!———艾利亚斯!———放开我!———我来救你!!———』

  『不要啊!!———艾利亚斯!!———』

  埃米尔被送得越来越远,终于战场最后的一点视野也被树木完全遮挡住,藤蔓还是没有停下来。

  在埃米尔撕破喉咙般的呐喊声中藤蔓越来越小,越来越细,直到彻底消散没有长出新的藤蔓。

  『呜呜呜呜哇哇哇!!———呜呜呜呜哇哇!———』

  『艾!利!亚!斯!———呜呜呜啊啊啊!———』

  已经离开战场两分钟了,不知道被送走了多远,埃米尔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双手时而捶着地面,时而用力的扣着土壤,直到指甲被剥开,直到手指沾满泥土,埃米尔也没有停下来。

  『艾利亚斯!———呜呜哇哇啊啊!———你这个混蛋!!———耍什么帅!———唔哇啊!———』

  『你让我怎么跟长老和大叔交代啊!!呜呜哇哇啊!———』

  『你这个混蛋啊!!———总是这样擅自作主!———呜啊啊———』

  埃米尔无助的哭喊着,即使已经出血过量,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撕心裂肺。

  哭过一阵后,埃米尔右手握着断剑,艰难的扶着树木挪动脚步,他已经眼神恍惚,被血液遮蔽住双眼,不知道哪边才是回家的方向,血液在一路上滴答滴答淌着,就像是海绵里的水被用尽全力扭动试图榨干一样,已经没有多少了。

  最后,埃米尔在一个峭壁下的裂缝前倒下了,手中握的剑也松开了,埃米尔用尽最后的力气,艰难的向洞里爬去,最后靠着墙壁躺下了,哭干的泪水,空洞的眼神,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洞里。

立花烬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