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我不是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十二章你只是做给别人看的

  黑暗中,青年抱着刀走过一间间病房,熟睡中的病人们并未发现和察觉门外的身影。

  门外身影走过时静悄悄一片,连脚步声都轻的低不可闻。

  他所在的中心区第一医院是三号城市内医疗力量和环境最好的医院,住院部只有五层,每层六间病房,和第四人民医院二十层的住院部比起来就如同蜂巢和别墅。

  这也大大为江枫节省了时间。

  如果自己的猜测是真的,那么金瓶儿肯定会挑人下手。

  而禁忌生物的反噬可比放高利贷的那群人还要凶狠,若不能及时满足它们……

  喝血吸髓,不得好死。

  这也是为什么执法署对癫火零容忍的原因,从一开始双方就不可能和平相处。

  执法署与闭门者是人类文明的捍卫者,而癫火是只会吸取文明血液,毁灭文明的水蛭。

  但还有一点是江枫担心的,那就是如果自己的想法是真的,金瓶儿会不会为了隐藏身份去对医院外的人下手,这样才会不暴露她。

  怀揣着重重心事,江枫来到楼梯向下走去,却在楼梯拐角看到一个黑影。

  黑影坐在轮椅上,手中把玩着一块四阶魔方。

  “改玩四阶了?”江枫记得他之前玩的是三阶魔方。

  “人总是要进步的。”黑影转动轮椅来到江枫面前:“这么晚了不睡觉还跑出来溜达?”

  “这句话我也想说。”

  江枫注意到许山海身后还有个身影,“司女侠,你这是……?”

  金发少女双手背在身后,有些尴尬的左顾右看:“啊,今晚天色不错,我出来看看星象。”

  许山海轻声道:“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大晚上的别乱跑了。”

  江枫盯着他眼神有些复杂:“背叛人类文明与癫火勾结,这是杀头的事情,你……”

  许山海出现在这里,更加坐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红袖阁的姑娘们可以乱玩,但话不能乱说,谁背叛人类文明了?!”

  轮椅上的腐败分子脸色大变,为自己辩解起来。

  “那你还拦我?”江枫问。

  “你当真要继续找下去?”许山海目光复杂的盯着青年:

  “做人不要太较真,凶手已经伏诛,你更是风头无量,前途一片坦荡,佳人在怀,亲人陪伴,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青年没有说话,绕过轮椅继续向楼下走去。

  “你会后悔的。”许山海转头看着他的背影一字一句道:“江枫,回去吧。”

  没有过恋爱经验的司月看着两人,只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自己融入不进去的氛围。

  “我为什么要回去?”江枫没有回头,轻声说:

  “你们都在拦我,无非是认为她一定是那个幕后凶手,可我偏偏不信,你们知道的或许比我多,但既然瞒着我,那就不要阻拦我的决定。”

  “我相信她只是睡不着出来散散心,看看月亮,而现在我要把她带回去,就这么简单而已。”

  “要是真就这么转身回去,心中的猜忌藏一辈子?那我才是真的会后悔。”

  江枫不清楚许山海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的端倪,但联想到自己醒后他那莫名其妙的话和现在的阻拦。

  “太过无情公正只会让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为什么就不能自私一回?”

  轮椅上的男人语气中满是愤怒。

  “有些事可以自私,可以无所谓,但也有些事不行,我若真的因为私心装作看不到,只会害了更多人,也……害了她。”

  青年说完径直下楼,已然下定了决心。

  “咔……”

  四阶魔方摔落在地,许山海像是被抽走了所有的气力般,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望着青年那笔挺的身影渐渐消失。

  “司月。”

  过了片刻,他才重新开口:“启动阵法吧。”

  司月点点头,从怀中拿出一块精致一看就十分珍贵的罗盘,随着手指拨动,罗盘上的指针开始转动,天空之上的星光似是受到牵引垂落下来。

  “接下来你稳住阵法,谁也不能进,谁也不能出。”许山海说道。

  司月维持阵法的同时问:“你怎么改主意了?刚刚不是还要劝他回去吗?”

  “我没有这个资格。”男人苦笑一声,自嘲道:“人的决定关乎了自己一生的命运,哪怕是再成功的人也没资格为他人做决定,更何况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青年的语气是那么平静,温和,和平常没有什么变化,可只有他听出了那隐藏在平静水面下的激流。

  ……

  三楼,江枫走进走廊,静静的向着前方走去。

  走廊内有些昏暗,只有每隔五米才有一盏的夜灯散发着微弱光芒,却更加显得四周的黑暗可恐。

  六间病房都关着门,屋中一片漆黑,像是一座囚笼,下一刻就会有凶兽破开牢笼的门冲出,用尖锐的牙齿和锋利的爪子撕断猎物的脖子。

  “嗒……”

  脚步声在寂静的走廊响起,是那么明显。

  青年像是没有发觉自己泄露了脚步声,继续向前走着。

  “嗒嗒嗒……”

  脚步停下,江枫站在了走廊的中间,肩膀靠在墙上,从口袋中拿出了刚刚顺来的烟和银色复古火机。

  “咔哒!”

  火苗升腾,江枫深吸一口,望着加速燃烧的烟叶突然说起话来:

  “刚刚有人拦我,希望我能回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睡一觉,等到第二天早上一切都会步入正轨,我会走上光明大道,而你在红袖阁欠的钱我也会帮你还上,甚至根本不用出钱。”

  说到这,青年拇指摩擦起怀中刀柄:“红袖阁幕后的老板很大可能会为了跟我交个朋友,直接把这笔不合理的钱免了,省得我秋后算账,三号街区那种地方能有几个干净的?”

  他自顾自的说着,声音不大,但在掉针可闻的走廊中很清晰。

  而除了江枫的声音外,四周再无半点动静,虫鸣,风声……一切杂音都像是被世界屏蔽了一样,安静的不像是医院,反而是庄严肃穆,挂满白布的灵堂。

  江枫也没有动作,透过走廊今天的窗户看着窗外升起的光芒,阵法快完成了。

  等到阵法完成,都不需要江枫动手,或许十分钟,又或许半个小时,但最多不会到天亮,执法署和闭门者们的中坚力量就会抵达。

  那时,一切也自然会解决。

  “咔……”

  病房门开了,但不止一扇。

  两名病人分别走出病房,有些不满的看着青年:“大晚上的你嚷嚷什么,大家都睡觉呢。”

  江枫看着两人,都是女生,一高一矮,长得不算很惊人,但也十分耐看。

  江枫淡淡道:“抱歉,我有些话痨。”

  “你就算是话痨也不能大晚上扰民吧,想说话去天台说,没人管你。”

  左边高挑女生不满的瞪了眼江枫,就向着楼梯间走去:“我这就去找保安过来,你别跑,什么素质啊。”

  矮矮的女生有些茫然的看着她,这点事需要去找保安吗。

  江枫任由她向着自己走来,只是在走到他身侧时轻声道:

  “你每次不安时小拇指就会弯曲来进行缓解,我以前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想想,你这样的疯子会注意不到这样的小动作?”

  矮矮女生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手,发现小拇指正弯曲着,顿时一惊。

  高挑女子还在向前走,但一截雪白的刀身拦在了她的面前,随之而来的还有青年逐渐冰冷的声音。

  “现在我才明白,你只是做给别人看的,好在关键的时刻混淆视听让自己脱身。”

  “但你应该换换沐浴露了,玫瑰花味道再怎么浓郁,也压不住你身上的血腥味。”

一只百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