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我不是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十三章审判!

  高挑女子看着横栏在自己面前的刀,又瞧了瞧青年脸上的冷意,摇头一笑:

  “既然你发现了还敢让我走这么近,虽然武者近战很强,但你现在身受重伤在我身旁还是很危险的。”

  她声音温温柔柔的和往常没有变化,但却暗藏着丝丝危险,像是条蓄势待发的毒蛇。

  “总要有个了断的。”

  江枫看着她问:“金瓶儿死了?”

  根据自己曾经写下的日记来看,以前的金瓶儿就是一个攀附权贵的女人,手段不算强,和现在的她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除了换人,没有其他办法能在短时间内有这么大的改变。

  “呵呵,死了多难听。”高挑女子发出银铃般的轻笑:“我更喜欢交易一说,她把身体给我,而所有得罪她的人都要死。”

  江枫这时终于明白为什么受害人中的女性大多都是红袖街上的人。

  这些人或多或少都与金瓶儿结怨,在她成为金瓶儿后被一一清算。

  “我知道了。”

  江枫平静颔首,眼中杀机扩散,横在高挑女子面前的刀锋瞬息之间挥向她的脖子。

  高挑女子轻飘飘的向着后面倒退,避开了这一刀,有些哀怨道:“江郎真是好狠的心啊。”

  眨眼间,她的容貌又变成了那张绝美脸颊,水汪汪的眸子中带着悲伤,赫然是金瓶儿。

  “唰!”

  刀刃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空爆声,青年的眼神越发冰冷:“还记得我在天台上说的话吗?”

  金瓶儿美眸轻眨:“应该不是我喜欢听的话吧?”

  江枫一字一句将之前的话重复出来:“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多么丑陋的面目,一直用着别人的面貌,像只老鼠一样不敢出现在阳光之下。”

  江枫原本以为自己见到金瓶儿后会犹豫,会不决,但在看到她随意用着别人的容貌时,心中更多的是一种愤怒。

  两人从最开始的接触,到后面的发展不过都是对方故意为之。

  自己始终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而先前她给自己送来的情报也是为了让江枫寻找凶手时把矛头对准她提前就准备好的替罪羊上。

  金瓶儿也不恼,而是点了点满是胶原蛋白的肌肤,轻笑一声:

  “可江郎你不是很喜欢这副面容吗,原本的她可没这么漂亮,太过妖艳,我融合了她的身体后又加了些清纯,这才让这张脸恰到好处,不然的话也走不进你的心里。”

  “男人不都是这样,一个个说着不在乎容貌,可心里却在乎的不行。”

  刀影闪过,金瓶儿再次轻飘飘躲过,但这次一缕发丝从空中缓缓飘落。

  青年没有说话,周身气压骤降,那双黑白分明的瞳孔中似有怒焰翻滚。

  “还真是失算,我给你下的药本来是能睡到明天早上的。”

  金瓶儿看着少了一截的断发,轻叹一声:“这样我们就能和往常一样过下去,我杀过很多男人,唯独你不一样,你能理解我的艺术,虽然好色,但又和那些男人不同,有着自己的坚持。”

  “讲实话,我挺喜欢你的,要不是立场不同,说不定……”

  “闭嘴。”江枫打断了她的话,“有人对我说过,漂亮的女人贯是会骗人的。”

  “你驱使禁忌害人,冒充别人,破坏社会稳定,意图熄灭人类文明之火,我以闭门者的身份对你进行……”

  望着昨日还满心满眼都是他的可人儿,江枫手中长刀轻颤:“审判!”

  话音落下,他化作一道黑影冲向金瓶儿,手中雁翎刀挥舞起来如同柳枝,翩翩起舞间带着美感。

  旁边矮矮女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向着楼梯间逃去,被突然窜出的金发少女带走,与此同时,蓝色结界覆盖整个走廊,将两人包裹在内。

  “你逃不掉了。”江枫陈述着事实:“现在束手就擒还能算是自首。”

  “束手就擒?”绝美脸颊上的笑容一点点散去,金瓶儿不屑道:“拼死挣扎尚有一线生机,束手就擒只会让自己堕入地狱,这个道理我从儿时便知道了。”

  “江郎,既然你不顾及往日情分,那就成为我的祭品,彻底与我融为一体,永不分开。”

  她脸上露出病态笑容,身后的阴影中突然伸出一只纤细利爪,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足足十二只利爪伸出,随后一只磨盘大小形似蜘蛛的禁忌生物从金瓶儿的阴影中爬出。

  而随着这蜘蛛形状的禁忌生物出现,走廊内的温度陡然降低,阴冷之感环绕如同太平间一样。

  它刚一出现血红眼球就亮起,江枫周围的空间粘稠起来,需要用三到五倍的力量才能达到原本一倍力量就能做到的效果。

  “血祭生人,饲养禁忌,你我之间便是有情分,也已经没了。”

  江枫冷着脸,手上戒指亮起红色光晕,走廊表内的温度开始回温,耳边响起火焰燃烧的声音,粘稠感开始减弱。

  禁忌生物爬上金瓶儿的身子咬住了她的脖子,血色纹路顺着伤口开始蔓延,金瓶儿身上出现力量波动,九阶,八阶……

  气息还在变强,连江枫都感到有些心悸。

  金瓶儿的境界停在了七阶,雪白身躯被血色纹路布满,两只玉手也出现异变,像是蜘蛛的爪子般弯曲锋利,她抬起左手挡住江枫挥来的雁翎刀,右手利爪直接刺出。

  江枫感觉自己的刀像是劈到了石头上般,反震力震得虎口发麻,面对那袭来的利爪双腿发力收刀闪身。

  “七阶对你来说还是有些勉强。”无常说道:“她借助禁忌生物的力量增强自身,凭你现在的实力破不开防御。”

  这家伙要是开口肯定是有办法,江枫问道:“怎么处理的,这样下去我会先撑不住受伤。”

  说着,他横刀挡住那突然袭来的一击,强大的力道震得他双臂发麻,连气息都紊乱起来。

  “很简单,我出手便是。”

  无常声音带上傲气:“禁忌生物也是有强弱之分,若我全盛之时,这种货色也只能给我捏腿捶背,小子,看好了。”

  念在祂无条件出手帮忙的份上,江枫没有在意这家伙的不敬。

  江枫再度闪身躲过金瓶儿的一击,利爪贯穿水泥建造的墙壁掀起阵阵灰尘,而在灰尘之中一把刀破空袭来。

  金瓶儿冷笑道:“江郎,普通手段对我可是无用的。”

  她抬起左爪挡向攻击,等利刃破开灰尘金瓶儿才发现那雪白刀身被附上一层像是脉络般的纹路,而抵挡攻击的左爪居然被一刀之直接砍断。

  江枫顶着灰尘冲出,刀锋一转挥向她的胸口,冷声道:

  “那现在呢?”

一只百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