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说我不是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十四章任命

  清晨时分,阳光破晓。

  逢魔之时结束,披着风衣制服的青年走出住院部,来到了前面的小花园。

  朦胧的晨雾还未完全散去,凉风吹过树叶挂在青年脸上带着丝丝凉意,四周鲜花绽放,露珠挂在花瓣上,随着他手指触碰“啪”的掉落在地。

  他身上被蛛矛贯穿的伤口已经恢复,甚至皮肤看上去比之前还要更加的白嫩,一点也不像是个粗糙的武夫,让婶婶看到肯定要露出羡慕的表情。

  “嗒嗒嗒……”

  轻盈急促的脚步声从花园铺的石子路响起。

  江枫转头看去,金发少女双手背在身后,蹦蹦跳跳的走进花园。

  在他问询的目光下,司月吐了吐舌:“不是我要来打扰你破你的悲伤氛围啦。”

  在她的身后,穿着针织毛衣,带着眼镜像是一位德高望重大学教授的老人缓缓走来,那张满是沟壑的脸上依然是往日的慈祥与和蔼。

  “大执法官。”江枫低声问候。

  “恢复的如何了?”诸葛远来到青年身前打量着他:“这次太冒险了,你身体还未康复就贸然动手,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我可不好交代。”

  “是我冲动了。”

  “我来这也不是为了责怪你,司月。”

  诸葛远招呼一声,金发少女从挎着的包包中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还有一个小盒子。

  “这是古城区闭门者分部组长的任命文件。”

  老人拿过本子递给江枫,但又在他即将接过时停住:“结果这份任命书,你就彻底和楚家为敌了,这些年来楚家私下里不少小动作都是通过古城区进行。”

  “没了古城区的掌控权,楚家可以说四肢断了三条。”

  看着面前的任命书,青年没有犹豫直接接过。

  为了一己之力行天理难容之事,江枫看不过去,更何况,他和楚家早就不可能站在一起了。

  见他下定决心,诸葛远脸上露出笑容,拿过小盒子:“这是你的表彰勋章,二等功,之前的一等功勋章是我赠与你的,不好放在明面上看。”

  “古城区的组长有分配住房的额度,外加你身负功勋,我破例给你分了住房,等恢复好了就带着家人乔迁新居吧。”

  江枫看都未看便将盒子装进了口袋中,对诸葛远问道:

  “大执法官,河街路……”

  他想要询问河街路走私的事情眼前老人是否知道,如果知道,为何又默认。

  “知道一些。”诸葛远打断了江枫的话:“一颗大树哪怕生长的再好,也难以避免体内有蛀虫,只能借助啄木鸟来蛆虫,更何况三号城市。”

  “自百年前禁忌复苏,先辈们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最后由实力最强的一批先贤们号召人族建立城邦,抵御禁忌,就算如此这些年来也时有惨剧发生。”

  “豫省建立的城邦原有数十座之多,可截止今日还存在的不过六座城市,加起来人口不过两千万。”

  江枫点点头:“我知道,癫火在城内作乱破坏秩序,禁忌生物趁机破城。”

  诸葛远坐在长椅上,幽幽一叹:“两年前七号城市陷入内乱,大执法官身死,执法官几近全灭,闭门者全军覆没,屠城灭族啊……”

  “整个七号城市的幸存者不过百人,这还是各方城池在第一时间派出支援的情况下救回的。”

  江枫理解了老人的话中之意,皱眉道:“您的意思是,楚家和癫火有关系?”

  “谁知道呢。”

  老人摇头一笑,正欲在说些什么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金毛少女吓了一跳,赶忙刚找起包,最后找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了一枚圆溜溜的药丸递给老人。

  “大执法官,药。”

  老人拿起药丸放进口中直接咽下,剧烈起伏的胸膛这才舒缓下去。

  “老了老了。”他望着升起一半的朝阳轻声道:“坐在这个位置上所言所行都必须思虑再三,不可轻举妄动,江枫,你可愿意帮帮老头子?”

  在那双沧桑的目光下,江枫认真道:“只要不违背伤天害理,违反律法,小子绝不推辞。”

  “你有武夫的莽劲还有心眼,可惜境界不高,不过也够了。”

  老人缓缓说道:“我要你牵制楚家,尽你最大能力的去干扰他们,我无法在明面上为你站台,所以楚家的压力你要自己扛着。”

  江枫说道:“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做。”

  “和楚家做对手会很危险,你要小心些。”诸葛远叮嘱道:“我知道你和许山海关系不错,若有困难可以告诉他,你们二人都无法解决,我来给你们想办法。”

  “这是关于那个姑娘的调查,也是个可怜人,尸身已经安排火化了,之后来执法署取。”

  一份文件递给江枫,他默不作声的接过,送老人离开了花园。

  “你不跟上?”

  等大执法官离去,江枫才将视线落在了还留在这的金毛少女身上。

  “当然是有事,跟我来。”

  司女侠挺了挺小胸膛,拉着江枫的手就向着医院外面走去。

  “什么事这么着急,我出院证明还没办呢。”

  “出院证明小事情,我之后给你打个招呼就好了。”

  “所以我们去哪?”

  “我家。”

  ……

  溪林湾一单元1102号。

  江枫转头打量着熟悉的小区和面前的别墅诧异道:“你还挺有钱。”

  “不是我买的,是我老师的,不过他走的比较早。”

  “抱歉。”

  “这有什么,谁买的而已不重要。”

  司月大拇指放在指纹锁上,随着“滴”的一声,别墅门开了。

  别墅内是中式装修风格,实木地板,客厅只有一张沙发,最中央摆放着书柜和字画,有些简陋,仅仅只是装修就能感受到主人的为人,大气不拘小节。

  有一种镶金马桶的感觉……江枫看完别墅后凭借道:“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你还学过陋室铭。”

  司月来到书柜前将柜门打开取出一个平板竖放在桌上,又从沙发拿了个软垫放在江枫面前的地上。

  看着平板面前的香炉还有地上的软垫,江枫心中生出了一个猜测。

  这姑娘不会带自己来祭拜她那逝去的老师吧?

  她祭拜就算了,把自己这个外人叫上是不是不合适?

  “江枫,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

  金毛少女神色认真,一副饱经沧桑的模样:“我替我老师观察你很久了,老师他老人家很看好你,所以就让我代师收徒。”

  看,看好我?

  江枫满脸疑惑,大姐,你真的睡醒了吗?

  难道老人家晚上托梦告诉你他看好我?

  “这……拜师乃是大事,给我点时间。”

  觉得这姑娘没睡醒的江枫决定先把这件事情拖着,等司月清醒了就不会再提了。

  “哎呀,这还有什么犹豫的,老师在那边地位很高的,你拜师后肯定吃不了亏,将来横着走都行,看谁不顺眼直接一巴掌抽上去。”

  在那边地位很高?将来我能横着走?

  江枫看了看满脸认真不像在说谎的司月,突然觉得是自己没睡醒。

  “司月。”

  温和低沉的嗓音从平板扬声器响起。

  司月转过头有气无力道:“知道了,内敛,不可张扬。”

  江枫顺着声音看去,原本黑屏的平板不知何时亮起,屏幕上是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帅大叔,鬓角打理整齐,给人一种温和想要亲近的感觉,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位成功人士。

  “江枫。”

  他的目光转向青年,温声开口。

  看着屏幕上的人影,江枫鬼使神差的跪在了软垫上,中年男人刚露出笑意,就听到青年说:

  “这大白天的您老就能……就能现身啊?”

一只百里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