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默的警察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16章 借你脸用一用

  就在龚队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林默则是继续道。

  “我刚才重新问了一次杨望飞,他说自己在帮段世忠收拾衣服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对方的手机,手机是亮屏状态,没有关。”

  “所以,他才能查看段世忠的手机,看到自己女友的信息,而手机上的秘密锁……是吴黛的生日。”

  闻言,龚队长顿时也是皱起眉头,反应过来了。

  “你的意思是……你怀疑是吴青黛故意打开手机……诱导杨望飞犯罪?可是,你的推理存在巧合啊,万一段世忠放下手机的时候,确实没息屏呢?”

  “嗯,这个也有可能,但是根据杨望飞的证词,手机当时的页面停留在与钟玉珍的聊天框内,然后又刚好被杨望飞看到,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林默神情凝重道。

  龚队长深吸口气,显然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当机立断,立马摇人准备去吴青黛家里。

  ……

  另一边。

  结束新闻发布会的吴青黛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她看着满屋子的贵重陈设,怎么看怎么顺眼,这一切已经都是她的了。

  她再也不用看段家人的脸色生活,也不用整日为丈夫的日夜笙歌感到郁闷。

  吴青黛坐上了梦寐以求的位置,也是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正当她还在为身居高位而兴奋得表情扭曲时,背后传来的声音吓了她一大跳。

  “吴女士,看样子代理董事的位置让你很开心啊。”

  吴青黛猛地扭过头去,却见不知何时起,沙发上居然坐着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人,脸上还戴着金丝边框的眼镜,颇为英俊,与道士的身份格格不入,如果换上白大褂当个坐班医生可能更为合适。

  “嗯,大师?你怎么来了。”

  吴青黛看清来人后,顿时放下心来,走了过来坐在对面喜笑颜开地问。

  “只是来看看,吴女士的心魔是否除了。”

  年轻人露出和蔼的笑。

  “嘿嘿,多亏大师指点,除了除了,我现在已经成了段氏集团的代理董事,这些可都是仰仗大师您啊。”

  吴青黛笑着,恭恭敬敬道。

  要说自己与这位大师的相遇,事情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其实吴青黛早就曾察觉到了丈夫整日外出晚归是陪着一群女人鬼混去了。

  不过,身为一位普通人家出身的吴青黛又如何有那个能力敢去对段世忠多嘴,她所能做的只是扮演好一个段夫人,作为生育工具的段夫人。

  不止丈夫轻视自己,就连丈夫的父亲也同样不曾给过自己好脸色看,生活在这样的家庭,表面虽然风光,实际却十分压抑。

  所以为了缓解压力,吴青黛经常会出入一些道观,求老道解惑。

  人嘛,就是这样,虽然知道一些东西压根不科学,但是没有一个信仰支撑,如何去过活。

  吴青黛就是这样,早一个月前她去过本地最大的道观,下山途中偶然便撞见了这位大师。

  当时觉得怎么这么年轻怎么就跑出来当江湖骗子了?吴青黛觉得好奇便上去询问了一下具体情况。

  大师说她有心魔,而且就是她的丈夫,还说如果要铲除心魔,她有一个好法子能够帮她。

  吴青黛信了,于是便照做了。

  尽管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有些莫名奇妙,她只是按照大师所说的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简单的小事,但是那个让她心烦意乱的心魔却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而且她没有付出任何代价,轻而易举就坐上了段氏集团代理董事的位置。

  此刻,在吴青黛心里,眼前这位年轻人赫然就是一位真正的大师。

  “不客气,我的所作所为微不足道,这次过来除了道喜,其实还有其他事。”

  “其他事?大师但说无妨,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无论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够做的,一定满足你。”

  吴青黛一口答应了。

  “嗯……吴女士,那就多谢了。”

  “我……想要借你的脸用一用……”

  “啊?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青黛愣了一下,还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二十分钟后。

  一具无脸尸躺在了客厅的正中央。

  “人啊,就是这么有意思。”

  “世间万般变化皆有因果,我只是埋下了一颗罪恶的种子,真正使其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的,却是人们心中的贪念。”

  年轻人喃喃自语,将一张面皮一样的东西放进塑料袋后便提箱离开。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龚队长的警车也抵达了现场。

  当林默等人气势汹汹冲进现场后,赫然便发现了躺在客厅中央的那一具无脸女尸。

  又是他(她)!

  林默咬咬牙,一拳砸在了墙上。

  他们还是来晚了一步。

  现场的线索还是如同往常那般稀少,没有过多的打斗痕迹,一击致命的概率很大,凶手肯定不是个普通人。

  102割脸案后来由罗峰市专案组介入调查,在林默的建议下,与之前的医院割脸案已经并入调查。

  林默在调查没有头绪后便与夏秋露一起回到了胡阳。

  路上。

  林默副驾驶的夏秋露自从去过段家看到吴青黛的尸体后就陷入了沉默,索性便提起了之前遇到的几起割脸案。

  “你很早之前就遇到过?”

  夏秋露愣了一下,算是理解为什么当时林默要问割脸的事了。

  “嗯。遇到了,凶手比我们想象得要狡猾,他可能参与过背后的凶杀案,但是一直都是处于边缘人的位置,像是一个躲在阴暗角落的观众,把自己隐藏得很好。”

  林默叹了口气。

  已经很久没碰上这么有预谋还让人觉得棘手的案子了。

  “嗯……听你的描述,这位幕后凶手参与的犯罪活动基本都只围绕在案件的边缘,很难让我们注意到。”

  “另外,我观察过吴青黛的脸,上面留下的刀功让我觉得……有些熟悉。”

  夏秋露突然道。

  “熟悉?”

  “跟谁熟悉?”

  “一位师兄的,也有可能是我判断错误,毕竟我与他也就是一起解剖过尸体的关系,并不是很熟。”

  夏秋露耸耸肩。

七天下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