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王晓梅卖瓜被带走

  吴耀坤接手莲花城的总管大权不久,便收到了马步芳的密信,吴耀坤一字不落地看完密信,唠叨了一句:该来的总会来啊!

  原来,马步芳当时的七日之约并没有向莲花城发兵,正是收到了吴耀坤的亲笔信,吴耀坤表示愿意拿莲花城三成的税赋收入孝敬马步芳,如今马步芳这是来信催钱了!

  吴耀坤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悔意,如果不是他给马步芳送信,今日也不会有这般危机。但是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当初他的这一封信,或许莲花城的五十万百姓早就成了马步芳的枪下亡魂!

  想到这里,吴耀坤叫来马雷和江蒙,告诉他们需要给金城上贡一事,江蒙瞬间就不愿意了,“三成?姓马的这不是明抢吗?”

  马雷说道:“他这本就是明抢,弱肉强食,我们不这么做,他可真就要过来抢了,到时候恐怕就不是三成的事!”

  吴耀坤正色说道:“你们二位尽快通知下去吧,各乡农户的和城里各商铺的税银都要翻一番,赶在十月初一之前全部交齐,有不配合的,叫牛二去收拾他们!”

  江、马二人看到主子下命令了,也便不再多言,应了一声,出去办差了。

  莲花城外最近的一个乡,叫环城乡,这里的土地是全城最肥沃的,农作物主要为棉花和西瓜。莲花城有一半的西瓜出自于环城乡。

  二十岁的赵元庆是环城乡农户赵有机的大儿子,这天正顶着炎炎烈日在自家的瓜田里把老爹摘好的西瓜往田埂边搬,老爹赵有机则弯着腰撅着屁股,一个一个把西瓜从瓜秧上面扯下来,然后每三五个放成一小堆,方便赵元庆搬送。

  七月的西北,正是全年最热的时候,从远处向田里望去,仿佛有无数个火焰交织的火网弥漫在空中。

  豆大的汗珠从爷俩额头一滴一滴砸在土壤里,赵元庆喊一声:“爹,咱们的瓜田不用浇水了,我们都给她浇透了!”说完自顾自地“嘿嘿”傻笑着,赵有机没有搭理他,转过身也开始往路边搬西瓜,说了一声:“抓紧一些吧,一会儿县城收瓜的车队要过来了。”赵元庆“哦”了一声,搬送西瓜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起来,一趟接一趟把西瓜运送到路边……

  这时候忽然听路边有人喊一声:“爹,大哥,我回来了!”父子俩停下脚步,同时抬头望去,一个穿着干净衣服的少年,站在路边向这边招着手,赵元庆笑着应道:“老二回来了啊?”赵有机说了一句:“回来了就赶紧帮忙干活,一会儿来不及了!”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父子三人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把摘好的西瓜全部搬到了路边,这时候收瓜的马车队也正好叮叮当当地赶了过来。很快卖了瓜,赵有机把钱认真的数了两遍,揣进兜里,笑眯眯地对收瓜老板说道:“对着哩。”瓜老板面无表情,晒得黝黑的嘴里露出一排黄牙,挤出几个字:“差不了你的。”赵有机赶紧说道:“就是,就是,你肯定不会差我的,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我们摘好了等你!”“再看吧,明天来不来还不一定,你不知道县里面事情多吗?”说罢,瓜老板瞪了爷仨一眼,“驾”地一声,赶着他的车队向县城出发了。

  赵有机看了老二赵元庆一眼,说道:“你刚从县城里回来,县城里咋了?”赵元庆说道:“听说是马步芳要打莲花,吴老三为了保平安要给马步芳上贡,所有农户和商户的税银要翻一番。”“不可能!吴老三瞎闹,他老子可不糊涂,跟了马回回,以后能有他的便宜占?”赵有机反驳到。

  “吴老爷死了,吴老三接班了。”看到老父亲不相信,赵元庆解释道。

  “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那……那他老大老二呢?”赵有机追问不舍。

  “哎呀,我也说不清楚,都是外面瞎传的,反正现在就是吴老三是莲花城主子!”赵元庆嚷嚷道。

  赵有机愣在地埂子边上,半天没回过神来,最后还是赵元庆喊了一声“爹”,他才嘟囔了一句:“要变天了啊。”

  正说着,隔壁田里的王晓梅跑了过来,冲着赵元升微微一笑,然后跑到赵有机跟前说道:“赵伯伯,你们的瓜卖完了吧,给我家帮忙搬一下瓜吧!”赵有机没有表情,对着俩儿子说了一句:“行,走吧。”

  爷仨跟着王晓梅,几步路便走到了王晓梅家的瓜田里,王晓梅的父亲王虎正弯着腰在摘瓜,赵有机走到王虎跟前,一边弯腰给他帮忙,一边问道:“收瓜的车都走了,你这会摘下来,放到明天不是蔫了?”

  王虎抬起头,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拿下头上的草帽给自己扇扇凉风,然后说道:“刚才那个收瓜的我看见了,不想给他卖,王八蛋价钱比别人的便宜。”

  “哦,能便宜哪儿去,早点卖完拉倒算了。再一个,我咋听说城里面最近动静大的很?”赵有机有意无意的问道。

  “就是啊,我也听说了一些,不过这些当官的抢江山,跟咱们老百姓没啥关系,谁上来不都是这个样子。把自己的瓜卖好就行啦!”王虎回答道。

  这时候,赵元升跑过来说:“王叔,换一个县太爷可不一样啊,有的仁慈,有的残暴啊。”

  王虎没有搭话,赵有机直起身子来,表情严肃冲着赵元升嚷道:“干活去,你晓得个啥!”

  赵元升没有说话,赶紧跑过去跟老大赵元庆一起搬瓜了。正在这时,地埂子边上来了三个人,冲着瓜田里面喊道:“谁是王晓梅,跟我们走!”瓜田里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向路边望去,来的三个人都是赤裸着上身,这在这个季节不足为奇,为首的是个胖光头,脑壳被日头晒到黑得发红,抬起胖手擦了一把汗,不耐烦地吼道:“谁是王晓梅,快点的,聋了吗?”

肥悟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