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赵元升回忆过往

  晚上,赵元升躺在床上,想起了跟王晓梅的点滴过往。王晓梅虽算不上大家闺秀,可是自小就生的漂亮大方,有一种超出同龄女孩子的成熟和优雅。

  记得十六岁那年,赵元升的母亲因为一场大病,丢下父子仨人撒手去了,赵有机越发变得沉默寡言,对俩儿子也是动辄大骂,王晓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时不时做一些吃的给三个光棍送过去。

  那个时候的赵元升,最盼望的事情就是王晓梅能来他家里,哪怕是坐一会儿,父亲的脸色都会好看很多。

  十七岁那年,有人来王晓梅家里提亲了,邻乡富户的儿子,家里面有上百只羊和几十头牛,在周围几个乡里面也算是有点实力的人家。王虎对这门亲事没啥挑剔的,可就在快要答应人家的时候,王晓梅却不见了。后来也是直到天黑,才被赵元升带着从县城回来了。气得王虎拿着大棒追着俩孩子跑了二里地。

  从那时候起,左邻右舍就都拿王晓梅打趣,都说她是赵家的儿媳妇儿,王晓梅也不否认,每次都是脸一红,就甩着两个大粗辫子跑开了。

  可是即便如此,王虎还是瞧不上赵元升的家境。在他的意识里,姑娘找婆家一定要找家境比自己家好很多的,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处境,也就不用一辈子在田地里刨光阴了。

  后来,王虎找赵有机侧面唠叨过两次,赵有机是个要强的人,两个儿子虽然没有太大的能耐,但也是乡里数一数二的俊后生,跟着他干活也踏实,尤其是老二赵元升,脑瓜子聪明,待人接物灵活有度,今后什么样的姑娘领不回来?

  为了让王虎不再唠叨,他托人把赵元升送到了城里杨掌柜的老莲花酒坊,一是让他出去闯荡闯荡,兄弟俩不能都窝在家里的田地里,以后或许能有个好点的出路,兄弟俩也能互相照应;二是孩子大了,和王晓梅俩人经常混在一起,难免让人戳脊梁骨,也免得让王虎说那些不中听的话。

  想到这里,赵元升皱紧了眉头,他不知道自己这两天的折腾会不会起作用,也不知道如若自己真的跟这些人搅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更不知道何时能把王晓梅救出来。

  他又想到了王晓梅的老爹王虎,他怎么就那么势利眼呢?我赵元升哪儿点配不上你家姑娘了?这些年因为惦记你家姑娘,我跟长工似的给你们家出了多少力气啊!就算我把王晓梅救出来了,你还是瞧不上我的话,又该如何是好?

  转念一想,万一真把王晓梅救出来了,王虎一高兴,没准就答应了呢?那下一步又该从哪里着手呢?王晓梅被马俊带去,会不会被欺负?

  想到这里,赵元升更加愁容满面,今夜怕是无法安睡了,再加上夜里天气闷热,他干脆一骨碌翻身起来,想着跑到外面凉快凉快,顺便找点水喝。

  赵元升来到酒坊的大院里,却看到杨掌柜在院子里踱着步,双手背在身后,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杨掌柜今年四十岁出头,中等个子,身材健硕,他经营的是祖上三辈人传下来的酒坊,也算是莲花城里这名扬街上响当当的人物。他家的酒,货真价实,口感浓郁,回味悠长,而且全是纯粮酿造的粮食酒,不光这莲花城里的大人物青睐他家的酒,甚至金城的达官显贵们,路过莲花城的时候也会捎带一些回去,或者自己喝,或者送礼。而且老莲花酒坊有一个别的酒坊没有的规矩,就是会给那些整坛子买酒的客人送货上门。

  正是因为这层原因,杨掌柜跟许多官场上的人,甚至是江湖上的人物,都有着复杂的关系往来。

  注意到赵元升来到了院子里,杨掌柜停下了步子,问道:“元升,怎么还没睡觉?”

  赵元升答道;“太热了睡不着,出来找点水喝,掌柜的,您也没休息啊?”

  杨掌柜招了招手,说道:“是啊,既然你也没睡,来,陪我喝两盅。”

  赵元升受宠若惊,欣然应允。

  伙计们都已经休息了,杨掌柜自己跑到后厨切了二斤牛肉,又装了一碟花生米,主仆二人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定。杨掌柜说道:“元升,想喝哪个酒,你定。”赵元升抬眼环视了一圈酒架上的好酒,说道:“掌柜的,您定,我都成。”

  杨掌柜指了指一坛十八年陈酿的老莲花,说道:“那就这个,自己人喝,喝点好的。”赵元升说道:“得嘞,谢谢掌柜的!”赶紧起身去搬了过来,刚打开,酒香四溢。赵元升不禁赞叹:“果然是好酒,真香啊!”

  杨掌柜并未搭茬,往酒壶里倒满一壶,然后拿起酒壶,给赵元升斟满一盅,赵元升赶紧双手扶着酒盅,以示恭敬。然后杨掌柜又给自己斟满,说道:“来,走一个。”主仆二人一碰杯,都是一饮而尽。

  赵元升主动又给两酒盅都斟满酒,双手举起酒盅,说道:“掌柜的,我敬您。”杨掌柜拿起酒盅,却没有碰杯,微微一笑,问道:“敬酒得有敬酒词,你敬我什么呢?”

  赵元升一愣,平时跟小伙计们也常常会在一起喝酒,但都是碰杯之后一饮而尽,就是图个痛快,哪里想过有什么敬酒词,被杨掌柜这么一问,倒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顺嘴说了一句:“嘿嘿……敬您关照我。”

  杨掌柜说道:“也成。”拿起酒盅放到嘴边,慢慢地品尝一般喝了下去。

  就这样你来我往,主仆二人喝了一阵之后,赵元升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了红晕,反观杨掌柜,还是清醒如初。

  这时候赵元升想起了白天的事情,再加上有酒劲壮胆,便试探性

  问道:“掌柜的,您了解江汉这个人吗?”

  杨掌柜先是一愣,然后答道:“知道,你打听他做什么?”

  赵元升赶紧说道:“没啥事,就是听说过这个人,跟您打听打听。”

  杨掌柜把手里的酒盅重重地放在石桌上,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缓缓问道:“元升,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肥悟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