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赵元升马府探虚实

  第二天下午,老莲花酒坊。

  杨掌柜在柜台里扒拉着算盘,这时酒坊进来了一个年轻伙计,走到柜台前,用手指敲了敲柜台,杨掌柜抬起头听来人说道:“掌柜的,要两坛二十年陈酿的老莲花,送到马爷府上!”

  杨掌柜一听,是马俊府上要的酒,微微一笑说道:“小哥放心,我马上安排人给马爷送去。”

  那伙计走后,杨掌柜叫来赵元升,拍了拍他的肩膀,颇有深意地轻声说道:“元升,马俊府上定了两坛二十年的老莲花,你给他送过去。”赵元升心里一惊,正想着怎么去马俊府上探探虚实,如今机会自己找上了门。

  抱了两坛酒,赵元升飞一般地直奔马俊府上。

  马俊的宅子座落在名扬街西口。东西走向的名扬街是莲花城最繁华的一条街,十里八乡有名气点的商铺都集中在这条街上,有酒坊,有玉器坊,还有莲花城出名的风月场所红桂坊,大一点儿的收瓜老板和棉花贩子,在这条街也都有自己的铺面。名扬街东口和西口,是几处气派的宅院,莲花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多住在这里。

  到了马俊府门外,两个家丁拦住了赵元升,问道:“干什么的?”赵元升答:“马爷要的酒,我给送过来了。”

  一个家丁问道:“你是老莲花酒坊的?”赵元升赶紧点头答“是”,“跟我进来吧!”家丁在前面带路,赵元升抱着两坛子酒紧紧跟在身后。

  赵元升跟着家丁经过院子,然后又过了一条长廊,向客厅里走去。赵元升左右打量着这个院子,长廊一侧的一间厢房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厢房的门大敞着,但是门口却站了两个家丁。再往他们腰间一瞧,好家伙,这两个家丁腰里竟然别着枪!

  赵元升暗暗思忖,这马俊果然有情况,平日里大门口不见一人,如今门口有人守着不说,院子里也都有了荷枪实弹地守卫。

  赵元升心想,果然还是江家的势力强大一些,连马俊这样的角色都给下人配了枪,其他人物自然不用多说。牛家兄弟那边,怕是没有这个实力。

  赵元升心里琢磨,这马府进来一趟机会难得,一定要挖出点有用的消息来才行。

  于是放下酒之后,他快步走到厢房前,两名守卫显然发现了他,立马拔枪对着赵元升,喝道:“干什么的?你走错地方了!”赵元升哪里见过这个阵仗,吓得他腿都开始哆嗦,但是脸上还是笑容可掬,他拿出送酒的票据,颤着声说道:“我是……我是老莲花酒坊的伙计,有送货票据需要马爷给盖个章。”

  家丁一把夺过票据瞅了半天,才慢慢地收起了枪,说道:“这里不让外人进去,你拿着票据到院子里等着。”

  赵元升假装着急地说道:“不行啊大哥,我这还得急着赶回去送货啊,耽误了送货杨掌柜会打死我的。”

  “那也不成,过去等着!”一个家丁吼道。

  赵元升一看自己的办法行不通,又不甘心放弃,于是便后腿了几步,站在那里想办法。

  正在这时,厢房里走出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男的三十岁出头,身材高大,步伐坚定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女的也是三十来岁,头上挽着精致的发髻,插着一支碧玉簪子,簪子上垂下一串珍珠,落在她耳边,随着她的步态摇曳生姿。

  这女的赵元升认识,她是名扬街红桂坊的老鸨柯秀兰,她也是老莲花酒坊的老主顾。红桂坊的客人免不了在那里饮酒作乐,赵元升自然也少不了要送酒过去。

  她来这里做什么?赵元升大脑快速运转着。突然,李大宝的话印入脑海!

  李大宝曾说马俊要把抓回来的姑娘们调教一个月,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江汉。是的,这就对上了。

  可是他原本以为的调教,是教她们琴棋书画、接物礼俗之类的,原来马俊竟然是让这皮条客教她们风尘女子的奇技淫巧!想到这里,赵元升在心里不禁问候了马俊的十八辈祖宗。

  这时,一个家丁向那男的耳语了两句,然后又指了指赵元升,那人向赵元升走了过来。

  “你是杨掌柜的人?以前没听说过要签章啊?”男子问道。

  赵元升点头哈腰答道:“您是马爷吧,我们掌柜的说,最近柜上有伙计酒没送到就回去交差,所以让我们送完货找客人签章才算完活。”

  “哈哈哈……你们杨掌柜可真有他的!来,我给你签。”马俊笑的前仰后合。

  说话间,马俊从胸前衣襟里面取出印章,哈一口气,给赵元升的凭据上面盖了印章。赵元升一看再没有理由继续待下去,于是便一点头算是打招呼告别,就要离开。

  赵元升刚转过身,便听得身后“啊”地一声惨叫,他回头一看,一个赤裸着身子的年轻姑娘,刚跑出厢房门槛,就被后面跟着的一个大汉一棍子打翻在地,那大汉又抡起棍子,狠狠地向姑娘后背打了一棍子,姑娘已经被打得没有力气叫喊,趴在地上,头发凌乱地遮住了半边脸,嘴角挂着血,重重地喘着粗气,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里,满满的全是恐惧的泪水。

  赵元升脑袋“轰”地一下,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九岁的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一个女人的胴体,却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形之下,那洁白的皮肤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如同一朵盛开的白百合,而现在,这株刚刚盛开的白百合即将凋零。

  看到院子里有人,那大汉停下了手中的棍子,向马俊说道:“马爷,这个臭娘们太不听话,总想着逃跑!”

  马俊脸色一沉,走了过去,看了看趴着的那姑娘,又看了看满脸横肉的大汉,他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用刀刃拍了拍大汉肉鼓鼓的脸,恶狠狠地说:“女人是要调教的,不是要打的,你把她打死了,我的事怎么办,啊?”

肥悟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