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章 赵元升为常开出头

  常开在老莲花酒坊留了下来,内心十分高兴,因为他每天可以吃饱肚子了,而且还有了住的地方——跟赵元升住在老酒坊的同一个房间。

  常开平日里陪着赵元升给老主顾们送酒,或者在酒坊干点活,他眼里有活,又很会说话,店里的伙计们也都跟他要好。

  常开对赵元升也很尊敬,一口一个“师父”地叫着。

  这天,常开出去送酒,送完之后从外面急匆匆地跑了回来,拉着赵元升说道:“师父,师父,你猜我看见谁了?”

  赵元升说道:“你别着急,慢慢说看见谁了?

  常开大口喘着气说道:”我看到那天抢我钱的俩人了。”

  赵元升瞬间来了兴趣,说道:“在哪儿?他们有几个人?”

  常开答道:“就他们两个人,上次也是他们俩,就在名扬街南边的一个破房子里。”

  赵元升说道:“好,有固定的地方就行,咱们先忙,晚上酒坊打烊之后,咱们找他们去。”

  常开兴奋地说道:“好嘞,师父。”

  晚上酒坊刚打烊,上了板之后,赵元升往怀里揣了一根棍子,然后叫上常开,常开也学着赵元升的样子,揣了一根棍子,师徒二人向城南走去。

  到了一个破院子跟前,常开指了指说道:“师父,就是这。”

  俩人悄悄走到门口,大门没有上锁,赵元升轻轻一推,门便开了,屋里面亮着灯,两个看上去有十七八岁的小混子在狼吞虎咽地吃着一只烧鸡。

  “别抢,给我留点啊。”大点的一个说道,说着扯下一只鸡腿塞到了嘴里。

  “你已经吃了一只鸡腿了,这一只该是我的了吧。”边吃边随口说道。

  赵元升带着常开,仔细地往院子里瞧了瞧,发现这是一个几乎破败的院子,里面只有两间房,一间房已经坍塌,另外一间也是有好几处破洞,这二人也不知道修补一下,下雨的时候可就遭罪了。

  在确定屋子里没有其他人之后,师徒二人拿出手里的家伙,冲了进去!

  赵元升对准大一点的混子,当头一棍子,那个大点的混子瞬间趴在地上,捂着头嗷嗷直叫,头上的血汩汩流出。

  另外一个混子看到这情景,拎起屁股底下的木头板凳向赵元升砸了过来,赵元升敏锐地躲开之后,凳子落在房间门口,摔得碎了一地。

  赵元升冲了过去,对准他的胸口就是一脚,那混子躲闪不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常开也冲了过去,拿起棍子对着小混子的头上、身上,就是一顿暴打。

  小混子一看大势已去,连忙求饶,“啊……好汉饶命啊,我们无冤无仇,这是为啥呀?”边求饶边呲牙咧嘴地叫着。

  打了一会儿,赵元升拦住了常开,说道:“行了常开,再打就把他打死了。”

  这时,那个被赵元升打翻在地的大混子,挣扎着要爬起来,赵元升飞起一脚,又把他踢出一米开外,大混子捂着肚子“啊”“啊”地叫着,边叫边向二人摆手,艰难地说道:“大哥,大哥,稍等一下,你们这是因为啥呀?”

  赵元升怒视着两个混子,指着常开说道:“你们俩还记得他吗?”

  二人向常开望了望,说道:“不认识啊。”

  常开气愤不已,上去对着那大混子的肚子上又是一脚,只听那混子“啊”地一声,瞬间便蔫了下去,大口地喘着粗气,说道:“大哥饶命,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常开说道:“半个月前,就是你们两个混蛋抢走了我卖瓜的钱,还打了我一顿,害得我回不了家。”

  常开说着,又踢了一脚,这才解恨。

  这时,赵元升说道:“你们俩抢的钱呢,还给我徒弟,咱们两清。”

  那个小混子爬了过来,低着头,说道:“大哥,我们俩平时能偷点抢点,当天就花完了,哪里还有钱啊。”声音小到几乎听不清楚。

  “那我的钱怎么办?我活该被你们抢吗?”常开气愤地问道。

  “大哥,你们给我三天时间,然后再告诉我们个地方,等我们再弄点钱,一定给您送过去。”大混子说道。

  “怎么?瞧你这意思,还要出去祸害别人吗?”赵元升问道。

  “大哥,那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啊,不偷不抢的话,我们俩连肚子都吃不饱啊。”小混子答道。

  赵元升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俩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大混子答道:“我叫李一,他叫李二,是我亲弟弟。隔壁土田县的人,我爹被当兵的打死后,我们在那边混了两年,脸太熟了,混不下去了,再加上马步芳派人过来抓壮丁,我们听说莲花城这边不归马步芳管,这才跑到莲花城来的。”

  师徒二人又是一阵叹息。赵元升心里清楚周边县城的情况,一看他俩也是两个苦命人,便说道:“你们俩年纪轻轻的,找个正经营生,混个肚子圆,应该不成问题。以后别再偷抢了,要不然再让我看见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二人一听,连连点头,师徒二人这才离开,回酒坊去了。

  回到酒坊,常开说问:“师父,你说以后他们俩会不会来酒坊报复我们啊?”

  赵元升说道:“应该不会,他们俩刚来这莲花城不久,要找上门报复,谅他们也没那么大胆子。”

  常开笑嘻嘻地说道:“师父,我看您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今天一见,您身手不错啊。”

  被徒弟这么一夸,赵元升心里美滋滋的,但是他自己知道,今天只是趁人不备,而且先下手为强,占了便宜,要是一对一或者二对二的摆好了架势再来一遍的话,他们师徒二人不一定是那李一李二的对手。

  李一,李二,又想起这两个人的名字,赵元升觉得好笑,说了一句:“他俩的名字,倒也简单。”

  没有听到常开的回答,赵元升便不再说话。扭过头看了看常开,他已经沉沉地睡去,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赵元升心想:这小子,想必是今天报了仇,可以睡一个好觉了。

  恍恍惚惚之间,赵元升看到了冯青莲。

肥悟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